診療室手記2001年8月14日  

 

.全民健保靠降低醫療品質苟延殘喘

聽說有的皮膚科醫師最高記錄一天可以看到三、四百人的健保患者,醫師一次可以掃瞄五位患者,每天最快也都要看到半夜一、二點才能結束。現在健保給醫師的診療費一人次只有250元左右,相對於皮膚科醫師一次可以看五個病人,婦產科醫師看一個病人加上整理服裝可能要十來分鐘,但都是同工同酬,雖然這也沒什麼好比較的。只是健保局一方面必須壓低醫師價錢,一方面又得限制給藥天數與藥價(一天70 ),才能勉強苟安,否則若比照美國看病一次診療費要台幣2000左右(只開處方箋),一天五百名, 一年光一位皮膚科醫師費就要向健保局請領3 6 千萬元,十名皮膚科醫師就可以顛覆健保,動搖國本了。反過來說,若有這麼高的收入,一天30 個病人就相同收入了,看一個病人就是給他半小時的時間慢慢聊天都沒關係,何苦一天看四百名病患?何況超過收入三十名限度的,國稅局就會用重稅金課醫師,相信也就不會有如此賣命的醫師,也不會有一天看幾百個病人這種不可能的任務事件每天發生。

這樣工業化的看病模式,就像鴨嘴大夫在長庚醫院當主治醫師時,一天二十四小時內,曾創下親手剖腹生產手術高達20人數的世界記錄(有手術記錄單証明)一樣,開到兩眼都發紅了終不悔,還大呼不過癮,除了有戲劇效果之外,實在看不出來有什麼社會教化啟示作用。正如一天看四、五百位病患一樣簡直是遺笑醫壇,一個病人看一分鐘,這叫什麼看病?只不過是按圖索驥的電腦遊戲而已,如此草率其實是做醫師的在自取侮辱。民眾就有點像當初排隊買蛋塔的一窩鋒心態,看名醫就像穿名牌衣服一樣---我們都是看這位名醫長大的?等的越久就越覺得醫師可貴,看得時間越短就越覺得醫師醫術高明,本來只要病情會好或有明顯改善,也沒什麼可以厚非的,即使誤診.只要不是什麼生死存亡問題,民眾也能體諒醫師:只看一眼當然難免會有閃失,也不會有人責怪醫師延誤,只是因而抹煞其他一些認真細心醫師的看診態度,以為他們經驗不足才要看那麼久,無法一次看五個病人,太順遜了?這樣就有點本末倒置了。。(900725)

. 一睡到天明

看到很多醫師朋友當年只要他有親戚朋友在市政府作官,或是他有門路參加地皮炒作投資,經由第一手的消息去買土地,馬上就可以很快就變更地目,大撈一筆,令人嫉妒不已。但是最近民進黨大力掃黑金,許多曾經炒地皮的陳年舊事,都被挖出來,許多相當人士都紛紛囹圄入獄了,相信現在有很多因為炒地皮而多賺幾千萬的人都都已經戰戰兢兢、忐忑不安,不知什麼時候箭頭會轉向自己,這時候才體驗還是不要違法的好,至少晚上都可以一睡到天明。

.財團醫院大賺健保錢

許多財閥的許多特權都讓百姓不知道什麼是守法的界線?因為近年來在台灣,只要你有錢有勢,即使你不選國會議員,照常可以透過政治的運作,依照圖利自己的路線去走。今天醫界最悲哀的就是,許多醫療的正常生態,都因為有這些財團外行人夾著財大氣粗衝著醫工便宜,用生意人那一套企業管理作耳目,染指醫療事業, 並因此量身定作竄改法律,為所欲為,賺飽了錢還當他是在作慈善事業。即使慈濟人是掛著宗教的名份,但是執行者若是企業家,仍是營利掛帥,把賺錢當作第一壎羺,他們還可以理直氣壯的說,賺錢是為了要救濟其他人。結果到處去小鎮開業,卻沒想到許多醫療平衡都被因此破壞了,不但當地許多診所都因為這些財團的無限擴張而紛紛不支倒閉,財團醫院又夾其財力把所有的資源都佔去了,因而破壞轉診制度大賺健保局的錢,加速醫療資源浪費,而且難道說把第一線診所基層醫療都廢除了就是百姓之福了嗎?把這些賺自健保局的錢拿去救濟非洲人或大陸人,因此改變生態,讓眼前台灣的同胞都無法健康生存下去,這樣做適值得的嗎?(900725)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