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的法律責任

 

鴨嘴大夫為什麼要去學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實地訓練?其實是站在醫師風險管理的立場,如今的臨床醫師不能不會操作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不但操作要比一般民眾完美,而且身負重任,技術上更要比救護人員還要專業。因為第一就是就醫的病人對醫師急救設備及措施的期待可能性,若不符合或欠缺期待可能性,一但涉及業務過失致死或致重傷,醫師可能就無法阻卻罪責事由了。

 

什麼是期待可能性

民國88年,某診所曾有一陰道整型手術病人,因注射麻醉藥過敏而呼吸抑制,轉診不及腦缺氧而死。依88,,994業務過失致死判決要旨曰:「為婦產科專科醫生,本應注意於為病患施行全身麻醉手術之醫療行為時,其醫療場所應設置有適當之心跳及脈搏、血氧監測設備,俾以於病患接受麻醉藥物後,隨時監測病患之心跳、脈搏及血氧飽合度,更應注意於同時使用DemerolDiprivan兩種麻醉藥劑為病患施行全身麻醉時,病患於臨床上極可能會產生呼吸抑制或因喉頭痙攣而產生暫時性窒息現象之副作用,為此則須事先對病患給予充分預供氧氣及藥物防止垂涎,且於給藥後更應持續主動積極監測呼吸通氣狀態,設置適當之心跳及脈搏、血氧監測設備,用以連續監測病患之心跳及血氧飽合度,始得即時查悉全身麻醉手術中之病患是否因施用麻醉藥物而產生呼吸抑制(即缺氧)之現象,並得即時供應氧氣予病患及採取急救措施,避免病患因缺氧而導致心肺功能衰竭,如OO中心因限於物力及人力,而無法提供上開用以維護病人生命安全之必要醫療設備時,即不應於OO中心從事全身麻醉手術之醫療行為,且依當時情形,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而於未設置有心跳及血氧飽合度監測設備之OO中心為病患楊OO施行陰道整型手術,並於手術前為病患楊OO施用麻醉藥劑DemerolDiprivan從事全身麻醉之醫療行為時,僅使用鼻管(canula)預供氧氣,而亦未設置合乎麻醉標準之監視系統連續監測楊OO之心跳或血氧飽合度,僅令護士郭OO以與楊OO聊天之方式檢視楊OO是否已因麻醉而昏睡,並於郭OO告知Diprivan藥物注射完畢後,疏未查看楊OO之呼吸通氣狀態,即逕行對楊OO施行手術」是說病人來診所接受手術期待醫師一定有準備設置適當之心跳及脈搏、血氧監測設備。又「且依當時情形,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於發現楊OO發生呼吸抑制之情事後,未對楊OO採取一般麻醉醫療標準措施急救,而僅將楊OO之下巴提高,給予氧氣面罩及使用急救甦醒球壓迫氧氣予楊OO,並對楊OO施行靜脈注射及心臟內直接注射強心劑(Bosmin)等措施,致楊OO因未獲有效之人工換氣輔助而發生腦缺氧病變」,表示病人期待診所應有一般麻醉醫療標準的急救設備及正確的急救措施。

事實上依醫療機構設置標準第九條附表()診所設置標準表修正規定:診所應依業務內容,備有急救設備及急救藥品等,並無強制要求心臟電擊器等之急救專業設備,但醫師為了病人安全,並符合期待可能性,避免日後落人口實,準備一台AED以防萬一也是一種風險管理策略。惟AED一台要價近十萬,劉處長有建議可用租賃的方式,每個月約2000元左右,固定有人保養保固,並可隨時更新,亦不失為可行之道,但租賃應可由衛生局統籌辦理,壓低費用。

有疑點的是,為什麼飛利浦AED外包袋上註明NOT FOR CLINICAL USE(不使用於臨床) (如下圖) ?是否廠商有事先卸責之嫌?既然已事先告知診所不適用NOT FOR CLINICAL USE,若在診所急救病人電擊失敗搶救無功,是否完全與該機器無涉?衛生主管機關可要好好的查辦一下才好。

 

「善良的撒瑪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的救人不受罰精神

為了提高緊急患者的存活率,201289日衛生署特別修訂《緊急醫療救護法》,增加第14條之一,規定經公告之公共場所,應置有必要之緊急救護設備;但因民眾常會因施救之法律責任而卻步,因此再增訂第14條之二:「救護人員以外之人,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衛生署稱此為「善良的撒瑪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的救人不受罰精神,這在美國和加拿大,是給傷者、病人的自願救助者免除責任的法律,目的在於使人做好事時沒有後顧之憂,讓自願救助緊急傷病患的民眾,能夠免除刑責,亦即未來民眾若因施救,導致患者肋骨斷裂、皮膚灼傷等或急救失敗,草案提出施救者可免除民、刑事法律責任,不用擔心因過失造成傷亡而遭到追究,從而鼓勵旁觀者對傷、病人士施以幫助。

問題是緊急醫療救護法第14條之二的善良的撒瑪利亞人法是針對「救護人員以外之人」才能免除民、刑事法律責任,但醫師可不是救護人員以外之人,民、刑事法律責任甚至比救護人員還大。

. 民事責任方面

即使醫師是見勇為,即未受委任,並無義務,而為他人管理事務之無因管理,若管理人違反本人明示或可得推知之意思,而為事務之管理者,對於因其管理所生之損害,雖無過失,亦應負賠償之責。(民法第174),甚至若有惡意或重大過失,即使管理人為免除本人之生命、身體或財產上之急迫危險,而為事務之管理者,對於因其管理所生之損害,也要負負賠償之責(民法第174條:管理人為免除本人之生命、身體或財產上之急迫危險,而為事務之管理者,對於因其管理所生之損害,除有惡意或重大過失者外,不負賠償之責。)

. 刑事責任方面

遑論若不幸醫師急救不成,刑事責任上也可能該當「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刑法第284條第2 )或「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項(因過失致人於死者)之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刑法第276條第2 ),醫師責任自負,不可不慎。

 

醫師的緊急救治義務

有疑問的是,到底醫師是否有緊急救治義務?依醫師法第 21 條 :「醫師對於危急之病人,應即依其專業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醫療法第 60 條:「醫院、診所遇有危急病人,應先予適當之急救,並即依其人員及設備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有學者謂醫師的保證人地位來源,是「自願承擔保護義務」,這個義務的關鍵是契約,故當醫師尚未與病人成立醫療契約時,原則上醫師不負治療義務。(http://blog.udn.com/vchen123/778124)。

又除非是公立醫院之醫師,否則醫師亦不負緊急救治之責任;惟對於公立醫院設有急診處者,則具有緊急救治義務緊急救治為強制醫療義務,蓋公立醫院設有急診處者,對於公眾之安全負有保護義務,是以一旦人民發生緊急之傷病,即發生強制醫療契約,公立醫院無法拒絕救治

 

AED故障的法律責任

最後研討會的醫師學員在驗收訓練成果示範時,新光保全的AED因為額外需要搖控器,但臨時不知是否搖控器電池沒電,一直不能運作WORK,機器一直重覆著:請貼好貼片,而無法偵測充電預備電擊,眾人傻眼束手無策。若在現實場合,急救病人時分秒必爭,還要找搖控器的電池來換或AED一直無法運作,最後病人死亡了,到底是要由誰來負責任?要動用國家賠償法(3條第1: 公有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生命、身體或財產受損害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或要由儀器商或進口商經銷商或企業經營者(新光保全)負產品責任險?或國賠後再向包商或儀器商求償(3條第2 : 前項情形,就損害原因有應負責任之人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主管機關也必須事先釐清責任歸屬才好。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