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用醫療風險理論分析裁判羊膜穿刺術後產婦敗血症致死案例

題目:試用醫療風險理論分析裁判下列案例,問醫師應負什麼法律責任?

[案例]台中一名懷孕四個多月34歲的孕婦,之前到一間知名的婦產科診所做羊膜穿刺術,術後兩天孕婦突然身體不適發燒送醫後,腹死腹中,接著不幸流產,兩天後,產婦本人也因為敗血症過世。據統計因羊膜穿刺而引起母親的死亡在文獻上還未被報告過,至於引起羊水發炎的機率約為千分之一,但頂多是引起胎兒流產,不致危害母親性命。1979 1980年統計發現做過羊膜穿刺的人流產率約為3.5%,大約只增加 0.3%。

 

答案:

懷孕四個多月34歲的孕婦做羊膜穿刺術,術後兩天孕婦突然身體不適發燒,送醫後腹死腹中接著不幸流產,兩天後產婦本人也因為敗血症過世。本案為羊膜穿刺術引起羊水發炎,為其醫療併發症之一種,接著母體因絨毛膜羊膜炎而引起發燒,造成腹死腹中,產婦復因敗血症而過世,則為絨毛膜羊膜炎的後遺症。本案可採用醫療風險理論的醫療事故分類法,來加以分析判讀:

(). 該醫療糾紛是否醫療事故?

除了不可避免的自然死亡如壽終正寢,或疾病歷程如癌症末期回天乏術者不是醫療事故外,本案因高齡產婦必須作羊膜穿刺術,以排除唐氏症等胎兒染色體疾病,不幸因而造成絨毛膜羊膜炎之醫療事故,屬可避免的醫療併發症,故是一種醫療事故。

(). 若是醫療事故,是醫療過失或醫療風險?

自有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來區分:有「結果迴避可能性」,但應迴避能迴避卻不迴避者,為醫療過失,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者為醫療風險。本案羊膜穿刺術引起羊水發炎的機率約為千分之一,醫療併發症難免會發生,醫師應不可能故意製造此種併發症,所以醫師理應會特別注意無菌操作,並使用高壓消毒的器械包布,盡最大努力去避免發生羊水發炎,但即使此種醫療併發症的發生率只有千分之一,但醫師盡力防阻最終仍會不免發生,可見該醫療事故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才會不幸發生,故本案應為一種醫療風險。

(). 若是醫療風險,是屬於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

自有沒有「結果預見可能性」來區分:有「結果迴避可能性」,但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者為醫療不幸。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也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者為醫療意外。

本案在作羊膜穿刺術前,醫師應已告知產婦有可能發生胎兒流產發生率約為3.5(大約只比一般人未作穿刺術者增加 0.3),以及羊水發炎率的併發症為千分之一。病人且在告知後同意,並簽署了手術同意書了,醫師才會實施羊膜穿刺術。而足羊膜穿刺術時醫師一定會盡力避免這些併發症的發生,但最後仍不免發生,足見本案根本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是屬於醫療不幸。

(). 若是醫療不幸,醫師是否有盡到說明義務?

病人是否在醫師說明後方才同意接受羊膜穿刺術?包括醫師有否說明失敗率?可能的併發症,包括胎兒流產,羊水發炎?且醫師有否告知病人其他替代治療方式的選擇,如採較不精確的抽血方式檢驗。

(). 若病人已在說明後同意接受治療,醫師是否有盡全力防阻該醫療不幸的發生?

除非病人或病家能證明羊膜穿刺術時,醫師沒有盡全力防阻該醫療不幸的發生,或能證明醫師能力經驗不足,其醫護照護標準並沒有達到當時,當地醫療水準,醫師才有罪責。

(). 小結

本案為「羊膜穿刺術」之併發症,是一種醫療不幸。事先病人已被醫師告知說明後同意接受羊膜穿刺,並且醫師已盡全力防阻該醫療併發症的發生,何況羊膜穿刺術造成羊水發炎或胎兒流產者,也是偶爾會發生的不幸現象,可見醫師施行羊膜穿刺術並無疏失責任,故病家依業務過失傷害,或致人於死控告醫師的刑事、民事官司都敗訴。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