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審判時對醫療不幸事故的檢驗

「醫療不幸」雖有結果預見可能性,但醫療行為者若已經事先盡到一.告知後同意,徵得病患同意自承風險,且二.醫師已證明業已盡最大努力去防阻,但因事件本身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最終仍不免發生不幸事件,即發生診斷失誤或手術失敗的醫療不幸時,醫師不但刑事不罰,民事也應可免責。

問題是個人曾於2014410 日至高等法院演講醫療風險理論時,諸位法官共同的質疑就是法院怎麼知道本案醫療事故就是真的醫療不幸?如何證明醫師業已盡最大努力去防阻醫療併發症的發生?如何知道醫師不是經驗不足或能力不夠,草菅人命?此即涉及到醫療不幸的法院審判時的檢驗問題。

所以不論是上述的診斷錯誤或手術失敗等醫療併發症,要證實是醫療不幸而非醫療過失,就必須證明醫師確實已最大努力去防阻醫療不幸的發生,故必須通過下列三點檢驗:

(). 透過專科醫學會的學術鑑定,確認該醫療行為所導致的醫療併發症(即醫療不幸事故)的發生率有多少?

(). 透過專科醫學會認定該醫師的專業資格及臨床經驗,其醫學經驗是否已足夠操作這種醫療行為?且其所為醫療行為是否合乎一般醫療常規並符合當時當地醫療水準?

(). 由行為人醫師舉證其從事此種醫療行為的臨床經驗記錄,並粗估其執行該醫療行為成功率,及發生過類似的醫療併發症的比率有多少?

只有通過以上三點檢驗,才能證明醫師業已盡最大努力去防阻併發症的發生,醫療不幸才能免責。

否則主觀上,行為人未盡說明義務,又未盡最大努力防阻診斷錯誤或手術失敗,只是因經驗不足訓練不夠,竟以病人身體健康及生命實習練刀者,故因而導致診斷錯誤或手術失敗,並非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關係,因此也不符合醫療不幸的成立要件;再加上客觀上,醫療行為又未逹到一般醫療常規水準之注意義務,最後仍要回歸醫療過失的範疇。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