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侵占偷竊的風險管理---誠實才是上上之策

 

管理一個診所或醫院,最可怕的可能就是員工偷竊或侵占的問題,自護士、藥師、行政人員到阿嫂,負責人莫不有如如臨大敵,不能掉以輕心。護士假日叫家人來診所拿點滴回家打,或吩咐病人在她假日值班時來免費拿慢性處方箋的藥,不過區區分文;偷拿醫師放在更衣室褲袋中皮包的錢,神不知鬼不覺,起碼失錢事小,但難免涉及員工猜忌不合,及護士整體形象問題的後遺症,但其中最可怕的還是護士侵占管制藥品,如安眠藥或口服墮胎藥RU486等,再私下販售或供給友人,本身除涉及管制藥品管理法刑事責任外,還害醫師及藥師因而遭受罰鍰行政處分,甚至因管理不週而被移付懲戒,全軍覆沒。

 

最不被懷疑的人其實就是小偷

鴨嘴大夫診所就曾有一位張性護士小姐,工作認真頗受好評,只不知是為了什麼,工作近兩年後沒說明理由就辭職不幹了。過了一週,長庚同事出來開業的王醫師打電話來向鴨嘴大夫深聽該員人品如何?鴨嘴大夫當然是有話實說贊不絕口,王醫師才坦然告知,本叫張小姐站門診櫃台負責收費,病人電燒手術明明才2000元,張小姐可不客氣向病人收3000元,淨賺多收的1000元,是該老病人向王醫師埋怨怎麼一下子費用漲那麼多錢?事件才終爆發出來。

另外有一位脾氣不太好,但工作能力甚強的楊性護士,因個性剛烈,工作二三年後,因敢跟鴨嘴大夫頂嘴而自行離職,到另外保安街一位前輩醫師的診所就業,前輩來電向鴨嘴大夫求證該員人品,鴨嘴大夫還替她背書說,除了個性強外,能力操守一流。不料不到一個月,前輩又來電說該楊姓護士因偷拿人工流產手術D&C病人的錢被逮,都是趁病人全身麻醉把錢包放在病房而遭竊者,鴨嘴大夫後知後覺才想到,之前自家診所發生過好幾件D&C病人掉錢的無頭公案,如出一轍,原來都是她的傑作。

尤其甚者,有位廖姓護士,每每私吞流產手術一次五六千元,只要把對帳的小單子都收起來,管帳的先生娘不察,不會注意到流水號不連續,輕而易舉,手術費六千元就歸她私有落袋為安。一直到有次一晚作了五台D&C,鴨嘴大夫特地向老婆煊耀自己有多辛苦,先生娘笑說吹牛,只有3個那有5 個?事情才爆發出來。估計一週侵占兩個手術費,廖姓護士一個月就多了4~5萬的贓款收入,比薪水還高,難怪一被捉包後一個月,沒有油水可拿,她就辭職不幹了,鴨嘴大夫也只能徒呼負負。

在這幾個偷竊案中可以發現一個定理就是,最不被懷疑的人其實就是小偷!因為她們早已妥善安排,刻意保持避嫌清白保釋,甚至讓箭頭指向無辜的護士成員,這不只是家賊難防,而且是精心設計,連醫師也被耍得團團轉。

 

法律責任職前教育文嚇武攻

但站在風險管理的角度上,對員工的職前教育中,偷竊侵占的法律責任一定要事先釐清,向員工詳加說明:

(). 刑事責任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刑法第320條第一項普通竊盜罪)。「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刑法第35條第1 項侵占罪)。而最重要是,除了未遂犯要處罰外,此兩罪又非告訴乃論,意思就是屬於公訴罪,一經告發就由檢察官接手提起公訴,告發人不能撤告,一但判刑服監,終生烙上竊盜侵占前科,永不能回頭。

所以在職前教育時,負責人必須再三強調公訴罪不能撤回的嚴重性,即使罪犯事後已歸還賠償、道歉、寫悔過書,並具結永不再犯,或約束一年內不得離職,最好的情況下也只能請事主代向檢察官或法官求情,法外施恩才可能緩起訴處分或緩刑,但若又在三年之內再犯竊盜侵占,則舊帳新案兩罪並訴,罪加一等。

大多數員工天生忠厚老實,文嚇武攻反正也無關痛癢,沒有什麼利害關係,但因此能讓少數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以為聰明的小女生,先知道事態的嚴重性,才是防患未然之道,否則不教而殺,有如大人仗勢欺人,醫師負責人也會被譏諷太沒有長者風範及氣度了。

(). 民事責任

即使不請求侵權行為的民事賠償,至少事主也要索回犯罪行為人的不當得利部份,絕不可能任犯罪者僥倖圖利。

(). 行政責任

記大過解職,不必支付資眼遣費與退休金外,必要時移付護公會懲戒。至少醫師負責人有權可以要求犯罪人寫悔過書道歉,並具結永不再犯,或應院方需求,約束一年內不得離職,或至找到人手為止。

 

僱主事先聲明,一定要告發

台灣人法制觀念薄弱,尤其許多護士天真,以為偷竊侵占了不起退錢還了就沒事,就可以全身而退。其實偷竊侵占罪都是公訴罪,不能撤回,問題是刑事責任,負責人必須在六個月內告發才有效,若醫師一味婦人之仁,縱虎歸山放任繼續或轉移陣地作奸犯科,到別家診所故態復萌,照常重施故計貽害同儕,害人害己,也間接害了犯罪人愈偷愈大。鴨嘴大夫診所的廖姓小偷,轉戰到服飾店當店員,仍繼續偷穿店內新衣服赴趴,回來再把標籤重新別上販賣,神不知鬼不覺還自鳴得意,令人無法恭維。

所以事主不但一定要告,職前教育時就要事先說明一定會告,絕無例外,務請員工不要心存僥倖。即使醫院找不到護士,必須留人而心軟,也至少可以用告發來要求犯罪行為人,必須等到院方找到人交完班才能離職,否則半年後告訴期一過就再見拜拜了,無可奈何,尤其若不要求行為人寫悔過書,事後只能眼睜睜地看她逍遙法外有恃無恐,自己連張書面證據都沒有,甚至有理說不清,反而還會被告誣告或譭謗。有的醫生老實,碰到刁蠻員工被免職了,就還會去檢舉醫師的醫療祕密作要脅,碰到更惡劣的護士甚至會反咬老闆一口,連她本人就是助理護士,也去向衛生局檢舉負責人違法聘用她本人無照護士,忘了她自己也是違法密護,甚至說不定還會謊報反告醫師性騷擾,醫師百口莫辯,就真的是惹上一身腥,跳到黃河也洗不清,這就是婦人之仁的後果,賠了夫人又折兵。

 

職前教育就是風險管理

護士來來去去,好護士何其多,但碰到一二位壞護士,即使百中遇一,醫師負責人還要為她負擔連帶損失,賠償失竊金錢財物的病人,監督責任難以負荷。甚至有剛畢業的護校生,離職時不滿就擅自銷毀電腦個人資料事小銷,毀掉全院病歷可當五年有期徒刑都渾然不知:「無故取得、刪除或變更他人電腦或其相關設備之電磁紀錄,致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二十萬元以下罰金。」(刑法第359),雖是告訴乃論,醫院要將檔案恢復過來,豈是舉手之勞?養虎為患更是有如飼老鼠咬布袋,可見護士的法律職前教育,在醫師的風險管理上占有多重要的地位。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