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您為何不生氣?(之一)

醫師,您為何不生氣?一.服務醫師沒有加入勞基法,比工人還不如。二.醫師調劑權被剥奪,醫師處方權被瓜分。三.醫療風險沒有去刑化,醫師誤診還要判刑。四.健保利用廉價勞工成就大業,又要醫師自行承擔系統性醫療糾紛責任。五.生意人可以投資開醫院,商業行為霸凌醫界。六. 台灣醫療獨步全球,台灣醫界忍辱負重妄自菲薄。七.醫師法律人沒有舞台為醫服務,學無所用。八.有正義感的醫界人士被政壇網羅,同流合污。醫師,您為何還不生氣?

 

一.    服務醫師沒有加入勞基法,比工人還不如

不可思議的是各行各業,甚至護理人員,藥師等醫事人員都已納入勞基法,為什麼獨獨醫師沒有勞基法的適用?重點是每次在全聯會的理事投票中都反對服務醫師納入勞基法,理由再冠冕堂皇,也擺脫不了許多理事都是身兼大型醫院院長,一但通過勞基法首當其衝,遑論成千上萬服務醫師的財團醫院,一但通過勢必遏阻其無限設立醫院招募廉價醫師勞工攬財的野心,千方百計也要阻擋通過,所以是自己人為私利或被收買而在力擋自己人的福利而已。

管理階層與服務階層利益衝突,故在涉及自身權益的投票時,為了避嫌,避免自肥,有開設醫院或財團醫院高級管理階層的醫師理事都要自行迴避或聲請迴避,或由主席依職權裁量迴避,否則有可能面臨決議無效的命運,甚至要考慮公投,由4 萬名醫師會員投票表決,否則獨獨服務醫師這個行業沒有加入勞基法,醫生您為何不生氣?

 

二.    醫師調劑權被剥奪,醫師處方權被瓜分

藥師獨占調劑權,就應全權負藥事糾紛責任

藥師調是醫療主要行為還是輔助行為?,要在,難道藥師就可為所欲為,出事再找醫師負責?調劑若是主要行為,但至少要與專科護理師執行特定醫療行為一樣必須在醫師監督下,否則藥師必須負擔全部藥事糾紛責任,調劑行為若是輔助行為,則醫師因選手監督之責,至少也要承受一半的藥事責任,但同時也不可剥奪醫師的調劑權,正如注射是護理職責,難道醫師親自注射就違反了護理人員的注射權嗎?遑論緊急調劑權,因為任何醫事人員都有緊急醫療救護權了,甚至連民眾也都有緊急醫療權了,遑論調劑權?何況看病就是要藥物治療,調劑權本來就是醫師的固有權利,何勞藥事法的施捨,法外開恩?

如果藥師要單軌制不需要醫師插手或把關,固然專人調劑專業最好,調劑豈止於看藥名,對照藥物有沒有拿錯,這只要認識英文字母的工讀生都能做到的事,民眾期待藥師的不只是拿對藥而已,還要藥師一五一十的告訴民眾如何服用,尤其病人體質有沒有過敏?有否服藥禁忌,如蠶豆症?藥物的副作用如何?對什麼藥物會有交互反應?或有沒有不能使用的埸合,如有氣喘不能使用他阻斷劑βblocker的降壓劑等種種任何與藥物有關的事項都有說明義務,否則一但發生任何與使用藥物有關的醫療糾紛,全權由獨攬高調劑大權的藥師全權負責民刑行政責任,民眾看病才會有更進一步的保障。

 

醫師處方權也要嚴格厲行單軌制

藥事法第50條第1 項第3: 須由醫師處方之藥品,非經醫師處方,不得調劑供應。但左列各款情形不在此限:三、依中華藥典、國民處方選輯處方之調劑。暗渡陳倉的藥師處方權也可以畫上句點了,一來是國民處方箋早已落伍不符時代需求,當年醫藥不發達,診所就醫不多,尤其離島山地偏遠地區,方才需要藥師就近提供醫療之權宜之計,反而把醫師的處方權移花接木,甚至藥局都可以看病診斷處方調劑一手包辦。時至今日,診所林立,仍沿舊法開放藥師依中華藥典、國民處方選輯處方之調劑,,結果凡是在藥局由藥師直間診斷調劑的包括處方用藥,管制藥品(RU486墮胎丸)通通都是國民處方箋用藥,多年來藥師都可以一手包辦了,本末倒至,至今台灣藥局那有在區分是不是處方用藥的必要?

醫師不但要要求修法癈除國民處方箋,恢復處方單軌制,政府還要嚴格執行若藥師在沒有處方箋時調劑處方用藥,就必須比照醫師違法自行調劑,一案一罰,每一行為行政罰鍰5萬平等待遇外,並以違反醫療法第28條密醫罪名移送法辦,處以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殺雞儆猴絕不寬宥。

 

三.    醫療風險沒有去刑化,醫師誤診還要判刑

風險是否容許,應依危險行為之社會有利性而作決定,若醫療風險是屬於可容許之風險,為什麼還有法律責任,甚至沒有除罪化還要追究刑責?而刑法規定,過失行為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一般而言,醫療過失未達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明,何況刑事責任需考慮「刑法謙抑原則」和「罪刑法定主義」,所以醫療過失應該沒有刑事責任。

刑法容許被告偽證,認為不自證己罪是人之常情,接受被告逃匿,毀證都可以減刑或免刑,因刑法容許犯罪人,在罪責方面,對犯罪人無期待可能性,尚可認為逃匿,毀證情有可原而網開一面放他一馬。但當醫師面對病危病人需要急救時,本身沒有犯罪,又因正當醫療行為而阻卻違反,而在執行無期待可能性的醫療行為時,明知病人九死一生,甚至可能是無可避免性的自然死亡或疾病歷程,醫師內心天人交戰,尚需掙扎是否要死馬當活馬醫,爭取病人的最後一線生機時,其醫療行為的無期待可能性是對第三者的生命身體法益,而非個人私益的情況下,醫師冒險犯難盡力搶救,即使,也是履行醫師的救人使命,本身對醫師來說,就是無期待可能性,若社會不允許這種道義存在,成者為王敗者為寇,處罰面對九死一生的病人,醫師無期待可能性的救命醫療行為,今後還有醫師有勇氣甘冒刑法罪責,違法去冒險救人嗎?尤其高危險醫療行為本身就無期待可能性,連故意犯都無罪責了,遑論其他過失?加上醫療風險本身即為可容許之危險,不成立客觀構成要件,行為主觀上也是無結果迴避可能性,除非是故意或未必故意,主觀上醫療行為怎麼會有知的意圖傷害或致人於死?盡力迴避都來不及了,怎更怎麼可能使之實現?加上醫學上理由可以阻卻違法,知情後同意更是超法規阻卻違法,刑法三階段的犯罪理論怎麼可能成立?

結論應是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因故意或過失負民事責任,而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但求醫療風險免責化,醫療過失去刑化。否則救人不成反要作監服刑,醫生您為何不生氣?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