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業務過失坐牢至死

最近有一位67歲呂姓診所業醫師,依台灣新北市易字第1895號一審判決文中所示。應該是醫師基於醫療裁量,開給末期嚴重氣喘病人一顆10mginderal緊急治療病人的心悸,因為呂醫師本來就在治療病人頑固的氣喘病,知道病人已因嚴重米氣喘服用了許多氣喘藥物,仍因失控而導致心悸,命在旦夕。病人最後死因應是因多日來失控的嚴重氣喘所造成的心臟衰竭 CHF,那關一顆10mginderal在決定生死?結果一審法官仍自由心證,認為醫師居然過失不知治療心悸的inderal,不能使用於氣喘病人身上,故依業務過失致人於死,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本可易科罰金,但檢察官因病人不願屈服於2000萬元的近乎勒索式的高價民事賠償請求不和解,因而提起上訴,二審法官在加重判處一年有期徒後,法官亦因病人不和解而不予以緩刑。

結果呂醫師於今年71 日入獄,居然在9 3 0日抬出監獄,家人接獲通知才知道已昏迷,轉送送亞東醫院急診,早已回天乏術。死因是大葉性肺炎併發膿胸,致敗血病休克而死。相對於因近期醫療糾紛頻傳,根據衛福部醫審會醫事鑑定小組統計,全國每年約五百六十件醫療糾紛定案,平均每天約一點五名醫師挨告,每案審理動輒花上三至五年,但醫師被定罪比率僅百分之零點七。結果是囹圄入獄也罷,還被關到肺炎敗血病而死,中山醫院陳老爹甚至要求監委調查有否霸凌是否凌虐致死,也是合理懷疑。

令鴨嘴大夫感嘆的是,此事自事發到報紙零星片斷報導中,鴨嘴大夫還以為醫療鑑定終會還醫師一個清白,竟不知下場竟如此曲折迂迴,令人震驚悲慟。這中間每一個階段,自事發,與病人溝通,有否談判?有否調解?如何找對律師?陳報書如何撰寫?民事賠償如何切嗟?鴨嘴大夫都知道指點如何一一破解,找對的人作對的事,但當事人都沒有來請教鴨嘴大夫尋求醫療諮詢,指引解決方向 或如何風險管理,早日和解未必不能因而緩起訴或至才爭取到緩刑,何必拼老命對抗國家公器,挑戰國家司法權?

雖是事後孔明,鴨嘴大夫仍要質疑當事人必單打獨鬥,醫師為什麼不尋求管道幫忙,在第一個時辰找到對的同儕來同心協力協助幫忙?第一是諮詢階段,第二是調處階段,第三是選對律師,第四是送對醫學鑑定,第五是如何選用專家鑑定人出庭作證,至少要還原真相,呈現真實,聽說當事人木訥老實不善言語,連對自己有利的證據都講得模稜兩可,就可由書面陳報書或由專家鑑定人接受交互詰問,還我醫師清白,何苦竟因而含冤入獄,賠上一條寶貴的生命?

聽家屬說,醫療鑑定內容也寫不清不楚得,鑑定醫師居然寫出「無法斷定inderal是氣喘病人致死的原因,也無法排除不是氣喘病人致死的原因」,醫療鑑定的醫師必須先學習尊重親自診療醫師的醫療裁量,當時醫師的用藥考量是基於利多於弊?或因急救所需?都要審慎探求,身為醫療專家,居然把專業判斷的重大責任,交由醫療外行的法官去自由心證?也未免太沒有擔當了。何況醫療過程當中,病人危急存亡當中,鑑定醫師也要設身處地,試圖瞭解當事人醫師在親自診療的情況下的所見所聞,醫師應是考量病人氣喘藥都已正在服藥治療控制下,所以當時病人的心悸不適,根本不是氣喘本身的問題,而是間接併發心臟衰竭的症狀,所以才決定必須用Inderal來治療病人的心悸,使超過一百下的心跳先平靜下來,這應該正是屬醫療裁量的問題。試想病人已在服用好幾種,包括類固醇的氣喘藥,一顆10mginderal怎麼可能就會使所有的氣喘藥全部失效歸零,而氣喘致死?是說若病人有氣喘不知,更並未服藥控制,醫師不知是氣喘發作,還誤以為是心臟病,故誤診之下冒然開給病人吃了大量的inderal,方使氣喘惡化而致死,醫師才真的是罪不可逭。本案處方箋送至隔鄰藥局調劑,即使藥師有教病人拿回處方箋給醫師,醫師仍因確信他的診斷及裁量而堅持用藥無誤,更證明醫師是出於醫療裁量,而非出於無知。其實藥師更負責任的正確作法,應是由藥師親自用電話諮詢醫師並與醫師討論,由醫師向藥師作專業解釋,說明醫師採取醫療裁量之理由,藥師也可提出他的專業看法,不是有退回處方箋,語焉不詳打回票就可推卸藥師責任。最後病人的死因到底是嚴重的氣喘失控或併發心臟衰竭?病理解剖必須釐清,醫療鑑定更不能摸模稜兩可,把球丟給更不專業的法官自由心證作法學裁量,對臨床醫師的醫療裁量不屑一顧,甚至棄之如敝屣?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若偵查庭檢察官因被告醫師不願和解而起訴並再提起上訴,或審判庭法官因被告不和解而加重判刑,也不緩刑,竟都毫不考慮被害人家屬索賠的2000萬元和解金的要求是否太離譜,且不合常情?訴訟中調解雖不是刑庭任務,但檢察官法官都應能體諒醫師有否和解誠意?和解金是否有以刑逼民之嫌?醫師是不能和解非不願和解,司法官也應該出面來喬一喬,若在500萬之胥可接受的程度內,相信醫師也願意早日息事寧人,化錢消災。事實上民事法院第一審判賠600萬也知合理行情亦不過如此,被害人病家漫天要價,又要怪被告沒有和解誠意,司法官豈是不食人間煙火?

本案最悲情的是呂醫師因司法制度而死,死後民事賠償訴訟仍是沒完沒了,照常要向繼承人伸手要錢。本來一個人沒有了生命,他的權利能力也就跟著生命逝去而消失,但是他生前所擁有的權利,以及應負擔的義務卻仍然存在,這時如有繼承人出面繼承,除非繼承人在法定期限內拋棄繼承,這些權利、義務都自被繼承人死亡那一剎那開始,由繼承人概括承受,沒完沒了,夫復何言。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