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您為何不生氣?(之二)

[前文提要]

醫師,您為何不生氣?.服務醫師沒有加入勞基法,比工人還不如。二.醫師調劑權被剥奪,醫師處方權被瓜分。三.醫療風險沒有去刑化,醫師誤診還要判刑。四.健保利用廉價勞工成就大業,又要醫師自行承擔系統性醫療糾紛責任。五.生意人可以投資開醫院,商業行為霸凌醫界。六. 台灣醫療獨步全球,台灣醫界忍辱負重妄自菲薄。七.醫師法律人沒有舞台為醫服務,學無所用。八.有正義感的醫界人士被政壇網羅,同流合污。醫師,您為何還不生氣?

 

.健保利用廉價醫師勞工成就大業,又要醫師自行承擔系統性醫療糾紛責任

今天台灣的健保制度會成功,舉世聞名,不過是建立在縮減醫師的費用上而已,現在基層醫師看病收入點數值已降至0.8,而且逐年下降每下愈況。如今醫師已覺悟開始紛紛離台出走了,政府竟仍一味繼續壓榨醫師勞力不思改進,又縱容財團血淚醫院吸金,健保署當局只會一再的把外國失敗或理論上的醫療政策如DRG等一一移植到台灣社會作實務試驗,屢敗屢試,只是成就社會保險失敗的論文發表,又縱容病人儘取所需,小病看大醫院,以至財團醫院有利可圖紛紛順勢分院林立,全民努力浪費醫療資源,大病無錢支付只好自理,癌症標靶藥貴也只好等死。醫師自身難保,只能在大環境下隨波逐流,以量補價,最後台灣社會付出的代價是把醫師逼上梁山,掏空台灣醫療資源,與國家經濟同歸於盡。

全民健保背離保險法規

全民健保花太多經費在行政費用loading,挪用被保險人繳納的保險費,順勢在推動國家醫療政策,包括濫發奬金鼓勵醫藥分業、家庭醫師制度、轉診等醫政問題,且花太多保費收入,在國民健康局應負責的預防醫學及產科業務,又挪用保費他用在如救災,SARS防疫等,背離保險法規,違法使用健保經費,並濫用健保資源為政治酬庸,提供不繳稅的華僑及陸生國民平等待遇,整體上侵占被保險人繳交保費,發生保險事故時應得的健康給付保險利益。所以全民健保必須導入正軌,回歸社會保險制度,恪守保險法規,而不是當作酬庸或籠絡民眾的政治工具。

自保險法理及社會保險角度,來看台灣的全民健保,必須依法行事:

一.    水災疫情之保險事故,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52條:「因戰爭變亂,或經行政院認定並由各級政府專款補助之重大疫情及嚴重之地震、風災、水災、火災等天災所致之保險事故,不適用本保險。」,應請政府由特支買單,讓全民健保集中在健康保險給付。

二.    向加害人代位求償,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95條第1 項:「保險對象發生對第三人有損害賠償請求權之保險事故,本保險之保險人於提供保險給付後,得依下列規定,代位行使損害賠償請求權:一、汽車交通事故:向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保險人請求。二、公共安全事故:向第三人依法規應強制投保之責任保險保險人請求。三、其他重大之交通事故、公害或食品中毒事件:第三人已投保責任保險者,向其保險人請求;未投保者,向第三人請求。」。全民健保不是在為減輕加害人的負擔,如頂新食安問題,造成罹病率之增加所花的健保費用就該由公害加害人負責,由健保署代位求償,那有加害人中飽不法所得,再由全民為受害人買單?

三.    提高自負額:一律至少30%,尤其不經轉診,直接到大醫院者,自負額可自50%起或全部自費,以全面抑止小病看大醫院。只限低收入戶,老人傷殘(由政府福州金補貼),或重大疾病可以免付自負額。

健保署獨享醫療成就光環,醫師自負醫療糾紛責任

如今台灣健保獨步全球,台灣有健保烏托邦之美名固全民與有榮焉,問題是榮譽歸功於中央健保署,醫療爭議與糾紛則歸咎於執業醫師,醫師您為何不生氣?

縱觀全民健康保險法全文一O四條條文中,沒有一條法條涉及醫療糾紛者,表示醫療糾紛根本就不在全民健康保險法的規範範圍內。相關的保險爭議條文只有第6條有關保險對象、投保單位、扣費義務人及保險醫事服務機構對保險人核定案件之爭議,及第80條有關主管機關為審議保險爭議事項或保險人為辦理各項保險業務,得請保險對象、投保單位、扣費義務人及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提供所需之帳冊、簿據、病歷、診療紀錄、醫療費用成本等文件或有關資料,或對其訪查、查詢之之規定而已。另外有關保險醫事服務機構之規定則有第 6 條第 40 條第 45 條第 50 條第 53 條~第 55 條第 62 條~第 64 、條第 66 條第 68 條~第 71 條第 73 條~第 75 條第 80 條~第 83 條第 87 條第 93 條,共24條的條文約束,足證法規層面昭然若揭,出了醫療糾紛,法律責任全都要由醫師自行負責,那干健保署何事?

查保險醫事服務機構與中央健保署簽約為特約醫療院所,則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為中央健保署的履行輔助人,也就是代理人或使用人。當保險醫事服務機構出了醫療糾紛時,中央健保署本應依民法§224(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時,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但當事人另有訂定者,不在此限) 與保險醫事服務機構負同一過失責任,即給付不全或加害給付的契約不履行責任。而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的醫師為特約醫療院所(保險醫事服務機構)之受僱人,醫師執行醫療業務若有醫療糾紛,依民法§188(1項前段: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僱用人即特約醫療院所應與受僱人醫師負侵權行為連帶責任;又因實務上撇開保險體系,病人到醫療院所掛號看診,是與醫療院所而非醫師成立醫療契約,所以醫師只是醫療院所的履行輔助人,醫療院所也必須依民法§224與醫師負同一過失責任,即給付不全或加害給付的契約不履行責任,因而醫師為民法第188條的受僱人得同時為民法第224條的履行輔助人,而生特約醫療院所(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的僱用人侵權連帶責任與債務不履行的競合(王澤鑑,法律思維與民法實例,三民書局,一九九九年五月,376。)。而若受僱醫師有醫療糾紛時,行為人本身即應依民法§184負侵權行為責任(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及依民法§226(1: 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給付不能者,債權人得請求賠償損害。)和§227(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為不完全給付者,債權人得依關於給付遲延或給付不能之規定行使其權利。因不完全給付而生前項以外之損害者,債權人並得請求賠償。)負契約不履行責任。

此所以一旦醫師發生醫療糾紛,行為人醫師本應負侵權行為責任與債務不履行的競合,此時特約醫療院所(保險醫事服務機構)也應負僱用人侵權連帶責任與債務不履行的競合,而中央健保局則應與特約醫療院所(保險醫事服務機構)負「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的契約不履行同一責任。

然而如今若有醫療爭議與發生醫療糾紛時,卻完全歸咎於執業醫師,由醫師單打獨鬥獨自面對,行為人除了要負刑事及行政責之外,連民事賠償責任也要醫師獨扛。不但保險醫事服務機構避重就輕,迴避應負的僱用人侵權「連帶責任」與債務不履行責任的競合,連必須與保險醫事服務機構負同一契約不履行責任的中央健保署更是事不關己避而不談,對與中央健保署簽署保險契約的特約醫療院當事人所負的醫療糾紛責任不聞不問,中央健保署甚至連為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或其受僱醫師成立醫療風險管理組織,或代付保費投保醫院或醫師責任保險的計畫都付諸厥如,更沒有主動出面為受僱醫師解決醫療糾紛困境的機制。光環健保署獨享,糾紛責任自負,醫師,您為何還不生氣?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