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您為何不生氣?(之三)

 

[前文提要]

醫師,您為何不生氣?.服務醫師沒有加入勞基法,比工人還不如。二.醫師調劑權被剥奪,醫師處方權被瓜分。三.醫療風險沒有去刑化,醫師誤診還要判刑。四.健保利用廉價勞工成就大業,又要醫師自行承擔系統性醫療糾紛責任。五.生意人可以投資開醫院,商業行為霸凌醫界。六. 台灣醫療獨步全球,台灣醫界忍辱負重妄自菲薄。七.醫師法律人沒有舞台為醫服務,學無所用。八.有正義感的醫界人士被政壇網羅,同流合污。醫師,您為何還不生氣?

 

. 生意人可以投資開醫院,商業行為霸凌醫界

醫療行為本應是「執業行為」而不是「營業行為」,醫師收入是執行業務所得,不是薪資所得。但自醫療法修法創設「醫療法人」制度之後,醫療院所可供任何人合法投資理財,商業行為可以公然進入醫療界,而使醫療逐漸商業化廣告化,企業經營成本會計化,醫德倫理不敵商業行為,醫療托拉斯有如量販店,而小診所則逐漸淪為路邊攤,醫德蕩然無存。

始作俑者就是「醫療法人」的創設。話說醫療法在民國九十三年全面修正,民國九十三年四月二十八日總統華總一義字第 09300083211 號公布修正全文 123  條;並自公布日施行。其中第5 條新創設出醫療法人一詞之定義為:「本法所稱醫療法人,包括醫療財團法人及醫療社團法人。本法所稱醫療財團法人,係指以從事醫療事業辦理醫療機構為目的,由捐助人捐助一定財產,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並向法院登記之財團法人。本法所稱醫療社團法人,係指以從事醫療事業辦理醫療機構為目的,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登記之社團法人。」,也就是說,本來醫療機構係指供醫師執行醫療業務之機構(醫療法第2)。也就是說,在原由醫師設立之私立醫療機構(4 ),及由政府機關、公營事業機構或公立學校所設立之公立醫療機構(3),以及法人附設醫療機構(5: 係指下列醫療機構:一、私立醫學院、校為學生臨床教學需要附設之醫院。二、公益法人依有關法律規定辦理醫療業務所設之醫療機構。三、其他依法律規定,應對其員工或成員提供醫療衛生服務或緊急醫療救護之事業單位、學校或機構所附設之醫務室。)三種醫療機構之外,如今新創設出一個「醫療法人」。

在醫療法第5 條文成立醫療法人,這個新穎的醫療機構怪獸的立法理由,冠冕堂皇是說:因為有鑑於「私立醫療機構係由醫師個人設立,若該醫師無子女習醫,於其退休或死亡時,該醫療機構即有關閉危機。縱少數子女得以習醫繼承衣缽,亦多只能維持家族式之管理,面臨諸多困境,難以永續經營,不利國內醫療事業之發展。為使私立醫療機構得以社團法人型態設立,藉以輔導轉型,改善經營體質,提升醫療服務水準,並對國內醫療體制產生積極正面效益,爰修正之。」。說白話一點就是說,從此以後,即使不是醫師,任何人都可以投資開設醫院或新設醫院了,也就是說從此全面開放給生意人,只要有錢就可以投資醫院謀利賺錢了。

問題是同樣是在執業,為什麼律師、會計師就不可以由非律師,或非會計師成立律師事務所或會計師事務所呢? 律師法明文規定:「未取得律師資格,意圖營利,設立事務所而僱用律師或與律師合夥經營事務所執行業務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金」(律師法第50)。律師會計師也有兒子,若兒女不是律師會計師,一樣也是不能繼承父業,難道也要網開一面,設個法律法人公司或會計法人公司,由非律師會計師者聘請一大堆律師或會計師來為他賺錢營業謀利嗎?為了解決醫師孩子不是醫師而大費周章大開方便之門,讓生意人的魔掌可以藉此伸入醫療領域大展鴻圖,其實醫療法人只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幌子而已,開放方便之門讓商業行為大大方方進入醫療領域才是真義。

否則若只是怕醫療院所繼承無人,大可限制必須是直系血親卑親屬身分者才可延襲父業,才可開設社團醫療法人的權利,其他閒雜人等就不能設立,一樣可以達到當初立法理由所言的目的,何以至如今大開方便之門,任何人只要有錢,就可堂而皇之開設醫院聘請名醫專家為他效力賺錢,尤其藝人紛紛爭相投資或開設醫美診所有利可圖之外,更懂得肥水不落外人。加上生意人善用推銷廣告手腕,把醫療行為全面商業化,把醫德留給負責醫師,把利潤盈餘全由金主概括承受盡取所得。開設醫療法人因不是營業行為,又不必繳交營業稅,名利雙收一本萬利,有錢不投資醫院者,幾稀。投資醫療院所穩賺不賠,只要一日醫師不納入勞基法,金主也樂得每月減少6%的提撥金。師。發生醫療糾紛也是受僱醫師負責人的事,由負責人當人頭,與金主無涉 ,反正財大氣粗,金主最多分擔民事連帶責任即可,到時賺錢的是金主,吃虧賠錢的還是人頭醫師。醫師,您為何還不生氣?

自我國新創的醫療法人醫療機構開始,醫療行為已蒙上商業氣息,廣告慶祝週年慶學生八折,醫學美白保養品特價優惠己是家常便飯,揪團優惠券,削價競爭,三人同行一人免費,更是雞毛蒜皮,種種商業廣告促銷手腕紛紛出爐,爭奇鬥艷,令人眼花撩亂。商業捲入醫療行為有如溫水煮青蛙,如今醫院林立,比裝潢、比設備、比豪華、比高級,醫界早已淪陷入商人之手。甚至有眼科醫院股票上巿,醫院成了公開發行股份的上巿公司,醫院完全脫離了醫師執業型態而成了商業公司,妾身不明,到底是衛福部要管,還是財政部才是主管機關?到底是要課執行業務所得,還是比照上巿公司課營業稅?簡直是不倫不類,滑天下之大稽。

其實最令鴨嘴大夫擔憂的是好不容易醫療行為在醫療法第82條通過後,才擺脫為商業消費行為,才自消保法的無過失責任脫身而出,法界也才剛開始承認為了避免防衛醫療,可以接受醫療行為不是消費者行為之際,這些醫美診所肆無忌憚的廣告商業化行為,有可能再為醫療行為的清白蒙塵。緊接著政政府推動的「自由經濟示範區開放設立專營國際醫療機構」更是徹底背離醫療公共性與非營利的本質,將醫療視為牟利手段之諸多違反醫學倫理的行為,如開立不必要的檢查、藥品甚至手術,使得「以人為本」的核心價值日漸土崩瓦解(劉梅君國際醫療招商引資,為誰辛苦為誰忙?http://www.thrf.org.tw/Page_Show.asp?Page_ID=1763)更是駭人聽聞。

相信恐有一天,法界開始質疑醫美是醫療行為?還是消費行為?甚至其他科別醫師也要和醫美科劃清界線。會不會有一天,醫界必須破斧沈舟,把不是治療疾病的醫美專科獨立出來,自成一種商業醫療消費行為,而自成一格適用消保法規定。若真如此,一但醫美醫療消費行為發生醫療糾紛,並沒有「無期待可能性」的免罪責性,因為醫美行為不可能會是因為病人危急存亡而必須冒風險為病人爭取最後一線生機的「無期待可能性」,最多只有病人對結果不滿意,收不到錢的無期待可能性而已。醫美醫療消費行為也沒有「可容許危險」的阻卻違法,因為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醫美有如買賣交易,除了有病人不交錢的呆帳賴帳危險外,那有什麼「可容許危險」的空間?所以醫美商業醫師就必須負商業契約不履行的加害給付或給付不全民事責任,及侵權行為責任的競合外,也難逃業務過失傷害或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的刑責,而且罪不可逭,這就是商業行為捲入醫療行為的後果,吃不到羊肉沾一身腥,醫師,您為何還不生氣?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