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祭出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十二真言

 

看到後進醫師法律人在推動「強制醫療救濟險」很感動,深感吾道不孤!可嘆一後進書唸太多,一開始就又陷入保險觀念及名詞用語的泥沼中,一如鴨嘴大夫當年萬箭穿心的窘態。忍不住多事,建議後進先區分清楚「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三種不同的情況來討論。施兄智慧超人融會貫通,已能解讀所謂三種不同的情況的意思即是:醫療上的<風險>,是以<救濟>來處理,是政府的責任;醫療上的<事故>,是以<補償>來處理,是全民的責任;醫療上的<過失>,是以<賠償>來處理,是醫師的責任;事件的性質,責任要先搞清楚,才能決定錢由誰出,要做怎麼樣的處理,也頗有見地,雖然方向是對的,不過事情那有那麼簡單?好歹鴨嘴大夫自2004年到2009年之間日也思夜也夢,整整思索研究了五年。結合醫學,法學,保險學胡思亂想,承先啟後觸類旁通,一發現矛盾部份,半夜都要爬起來修改,一有應證閉塞不通之處,馬上陷入長考,五年後終於完成了一部廿萬字的博士論文,而其中的精髓,亦不過只有:「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十二真言而已。

鴨嘴大夫的重點是,要討論這個龐然大物的議題,首先必須必也正名乎?否則大家百花齊開百鳥齊鳴,結果各言其卻又沒有交集,明明是在說同一件事,卻又因名詞定義不清而爭得面紅耳斥。就像綠營說「事故救濟」被藍營拿去用了,他們就堅持標新立異要用「風險補償」來分庭抗禮。問題是真理只有一個,風險就要救濟,那有因政治對立,情緒抗爭就可攪和混為一談?結果誰也不服誰,兩黨都一齊抗拒正規使用「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講的人各言其是,任意排列組合,到處胡說八道,以至於到現在名詞仍莫衷一是,其實只是定義不明觀念不清,講的人錯把溤京當馬涼,而聆聽的人當然更是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

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理論其實簡單明瞭,一是過失賠償:過失責任要賠償indemnity,過失行為造成的醫療過失要損害填補。二是.風險救濟:無過失責任要救濟 Relief,非過失行為造成的醫療風險要定額救濟。三是事故補償:無關過失責任要補償Compensation,就是說無關過失,不論對錯下,包括過失行為及非過失行為造成的醫療事故要限額補償。也就是說:

. 過失賠償:損害填補,過失責任要賠償indemnity

過失行為的歸責原因是醫療疏失 Medical Negligence,其責任基礎為過失責任,所以必須依「損害填補原則」及「不當得利禁止原則」,以填補受害者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法源依據為民法第184 條:「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所以過失責任時要對被害人「損害填補」賠償。

. 風險救濟:定額救濟,無過失責任liability without fault:要救濟 Relief

非過失行為的歸責原因是醫療風險,包括醫療意外(即不可預知的疾病合併症及藥物過敏反應)與醫療不幸(可預知的即醫療併發症及藥物副作用)兩種。因為醫療風險為可容許的危險,其責任基礎為無過失責任Liability without fault,「無過失就無責任」,所以應該要由國家對受害者予以定額救濟。藥害救濟法第4:「因正當使用合法藥物所生藥害,得依本法規定請求救濟。

. 事故補償:限額補償,無關過失責任Liability regardless of faultt要補償Compensation

無關過失責任的歸責原因是醫療事故Medical Incident,無關過失,不論對錯之下,只要發生醫療事故傷害(包括過失行為及非過失行為),為保障受害人,就要先給予受害人「限額補償」。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7:「因汽車交通事故致受害人傷害或死亡者,不論加害人有無過失,請求權人得依本法規定向保險人請求保險給付或向財團法人汽車交通事故特別補償基金請求補償。」。無過失no fault 其實是指無關過失regardless of fault,其重點不在行為人有或無過失,而是不必去証明行為人有否過失下,即予以受害人基本保障範圍內的理賠。所以無過失之絕對責任,也可說是一種不歸責的不追究責任no blame liability型態,此亦可在日後作為醫界得以建立醫療錯誤通報系統,成立病人安全制度的一項重大法源根據。

而不論是補償,救濟或賠償都可選擇基金模式或保險模式來進行,「基金」或「保險」的最大差別就在於:基金模式是一分一毛拼湊,大家有錢出錢有難同當,但損失多少就要能賠多少,且只是一賠一的硬碰硬而已。保險模式來說,保險為射倖契約(Aleatory),醫師與保險公司採「對價平衡原則」,如婦產科醫師年交8~9萬保費,保險事故發生時時最高可理賠到200萬,全年累積理賠可達到400萬,依保險大數法則下有一賠廿以上的倍率, 「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每次演講鴨嘴大夫聆聽許多大師,一講到補償救濟或賠償時,演講者就開始自亂陣腳混為一談,要不就補償,救濟,賠償當作同義字,交互使用。畢業五年來,除了兩位論文指導教授,目前只有鴨嘴大夫的醫療法啟蒙楊秀儀教授,及黃淑英前立委聽得懂鴨嘴大夫在講什麼,也許要怪鴨嘴大夫總是辭不達意,每次口沫橫飛講完這個主題,光自提問的人的問題中就知道,問者聽了半天仍舊是有聽沒有懂。只要您懂了,自然就可把一切由不懂的人士所說的錯誤言論,所訂的謬誤政策指正出來,否則只會愈聽愈迷糊。鴨嘴大夫發現行政長官偏偏最樂於此道,總愛弄一些令人聽不懂的政策理論來突顯他的高深學問,因而才會訂出以下莫名其妙的這種草案條文:行政院院版「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草案第31條:

立法理由居然說是:「責任基礎為及時補償:不採取無過失補償制度,僅針對醫療事故屬於難以分明責任歸屬者為補償給付。」。非因故意或過失,亦非無過失,那到底是什麼東東?其實事故補償不就是「重點不在行為人有或無過失,而是不必去証明「行為人有否過失下,即予以受害人基本保障範圍內的理賠」,拐彎抹角,另創出難以分明責任歸屬者」,這樣有達到及時保障受害人的目的了嗎?

鴨嘴大夫的心願就是,希望有一天能上台為立委或立委助理們演講一場「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以統一用語,用共同語言對話;否則就請他們移駕去銘傳修法律在職碩士班,看下學年鴨嘴大夫有沒有機會教到他們。

最後把鴨嘴大夫近日在非死不可上回答一位後進知名人士的問題,公諸於世與大家分享,問題尖銳都有捉到重點,所以若能融會貫通上述理論者,更可一目瞭然。後進問曰:

一是強制汽車責任險,是否屬於不論過失責任,就是您所說的事故補償?鴨嘴大夫答曰:「是的!」;

二是瑞典的制度也是否也是傾向不論過失責任?答曰: 「開始是,後來因財務問題,限制愈來愈多。楊老師說是當作補充性的,其他保險賠完了不夠才賠,則已失去事故補償的真意。不過Sweden Compensation Insurance瑞典補償保險,就是事故補償的保險模式,所以不能翻譯成賠償保險。」。

三是生育事故試辦計畫較傾向風險救濟的概念?答曰: 「與藥害、預防接受害一樣都是風險救濟。」

四是手術及麻醉試辦計畫,也是傾向險救濟的概念?答曰: 「也是風險救濟,但官方偏偏不用風險救濟一詞,擾亂視聽。」

五是請教一讀通過的醫糾法第38條,改為,醫療事故之補償,以中央主管機關設立之審議會作成審議決定時,無法排除醫療事故與醫療行為之因果關係者為限。故解釋上是傾向不論過失責任?鴨嘴大夫答曰: 「事故補償責任基礎都是不論對錯、無關過失責任。第38條其實就是想學瑞典補償保險理賠基礎採用的「因果關係排除法」,也就是說醫療行為與醫療事故無法說沒有因果關係時,就要算是有因果關係,遑論醫療行為與醫療事故有因果關係時,更要理賠。原意是要放寬理賠標準,就像汔汽車強制責任保險,只要是汽車車禍事故就要三個月內作成審議理賠,但自行跌到受傷或毆傷打架殘廢致死,與汽車事故沒有因果關係,當然就不理賠。」。

總而言之,讀者、醫師或醫師法律人若看得懂以上對答,您就是繼楊老師及黃立委之後,第三位懂得鴨嘴大夫十二真言的醫療法律達人的不二人選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