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補償的真諦

回歸鴨嘴大夫的「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十二箴言,事故補償的主要目的在保障受害人,就是在無關過失,不論對錯之下,只要發生醫療事故傷害(包括過失行為及非過失行為),為保障受害人,就要先給予受害人「限額補償」。其重點不在行為人有或無過失,而是不必去証明行為人有否過失下,即予以受害人基本保障範圍內的補償,也可說是一種不歸責的不追究責任no blame liability型態,此亦可在日後作為醫界得以建立醫療錯誤通報系統,成立病人安全制度的一項重大法源根據。

補償可以用基金模式,也可以用保險模式(強制責任保險)的方式,視國家財務能力。補償金額給付也有兩種方式:全額補償,如北歐社會福利國家全民買單,或限額補償,都是在三個月內不必鑑定下,只要是醫療事故,排除自然死亡或疾病歷程,即予死傷受害人或家屬一筆補償金,另外必要時仍再由訴訟決定醫師有否過失,需不需要賠償?惟若需要過失賠償,原來的限額補償金也必須由賠償金歸扣。

因為補償的機制中有可能醫師有過失,也有可能醫師完全無過失,理論上醫師當然必須負擔部份財務負擔,而依哈佛統計,醫師醫療過失責任的比率只佔醫療糾紛的30%以下,所以醫師要負擔的比例也不應該超過30%

我國目前的問題是:

一.    台灣不是高稅收的社會福利國家,何必一步登天,要學北歐全額補償,限制訴訟的大同世界制度?

二.    我國目前又才拿得出80萬全額補償,杯水車薪,比強制汽車責任保險限額補償的200萬還要少,算什麼全額補償?那裡有保障到受害人?

三.    我國目前財務困難,又要打腫臉充胖子,才想打醫師的主意。忘了全民健保制度下,醫師是健保署契約當事人醫療院所(履行輔助人)的受僱人,醫師本身就有兩個金主,出錢也應該是由健保烏托邦榮耀歸一身的健保署(70%)及賺飽血汗錢的醫療院所(30%)來全權負責,怎麼樣都輪不到醫師出錢。

四.    最後是,既然國家財務困難,本來就應該要採用強制責任保險方式補償,以分擔風險消化損失,大可比照強制汽車責任保險繳保費,公辦民營的方式,保費由健保署(70%)及醫療院所(30%) 負擔,俗又大碗,政府何必螳臂擋車,不自量力反而作繭自縛?

當年汽車業也曾集資補償基金解決車禍,及肇事逃逸找不到加害人的問題,最後也因財政問題而告失敗,如今我國的「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嗄嗄叫,連日本學者都來台取經,可惜衛福部仍矇矓不知,實在可悲!2009年鴨嘴大夫曾接過衛生署委託的研究計劃,早就已完成一份「醫事人員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草案報告,塵封至今無人聞問,殊為扼腕。

鴨嘴大夫只怕萬一「醫療糾紛與事故補償法」三讀通過,才是為我國醫療事業敲下喪鐘的開始,還好仍有些法律人士堅守法理,把關公平正義,不讓該諛民法案泛政治化通過。本屆立委開會期間只剩三個月,該法案註定是要無疾而終的,則為全民萬幸,全國醫師萬幸!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