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應早日入土為安

「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草案立意良好。可惜敗在第一是名詞解釋不清,用詞觀念不對,根本背離保險法理,怎麼講也不通。其實名詞定義不清,用詞不當,都是因為不願意踐行「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的12箴言所致,可嘆鴨嘴大夫研究五年保險法,引經據典提出的研究理論,即使法學者無法駁倒,但也不願承認您們醫師懂什麼法律?當局者頑固不冥官大學問大,政治人物不學無術聲音比誰都大,最可怕的是這些政治人物有其管道及魅力,宣揚他的錯誤理論臉不紅氣不喘,讓不懂的人都信以為真,甚至有學法律的謙遜立委,自認對此法理沒什麼研究,也被其聲勢震撼,半信半疑下不得不全盤接受,導致如今許多枝枝節節都卡在一起,大放厥詞的人自己無法自圓其說時,就要用更大的錯誤歪理來解釋原來的錯誤觀念,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無法一以貫通自圓其說,結果愈來愈錯,而且錯得更離譜。

最簡單的法理謬誤就是不懂什麼是責任基礎,事故補償的責任基礎本來就是「限額無過失責任」,也就是不論對錯,無關過失regardless of fault,目的就是為了要保障醫療事故受害人,只要出醫療事故就無條件補償,而為了要即時,就要避免實質實查,或曠日費時的鑑定訴訟,方可達到三個月內予以受害人(而非被害人)一筆限額補償金的美意。補償標準唯一要排除的就是不可避免性的「非醫療事故」,如壽終正寢或癌症末期而已,所以才要採取所謂的「因果關係排除法」寛鬆補償標準,意思就是指只要是無法證明沒有因果關係的醫療事故,就一概承認有因果關係,而予以補償。

截至目前為止,多少抬面上的人物在解釋這一個名詞時,還未看過一個正解,信不信由您。蓋有將責任基礎解讀為既不是有過失也不是沒有過失的所謂灰色地帶者,故僅針對醫療事故屬於難以分明責任歸屬者為補償給付(草案第31條:醫療事故之補償,以中央主管機關作成審議時,有相當理由可懷疑醫療事故之發生非因醫事人員之故意或過失,亦非醫事人員無過失為限。)。或將之解讀作任意排除不補事項,如一、應依藥害、疫苗預防接種或依其他法律所定申請救濟。二、屬於病人原有疾病之病程進展致生意料中之死傷。三、非以治療疾病目的之美容醫學醫療行為。四、同一醫療事故已提起民事訴訟或刑事案件之自訴或告訴。五、病人同意接受人體試驗且所出現之傷亡明顯與人體試驗有關。六、申請補償資料虛偽或不實。七、本法施行前已發生之醫療事故。(協商版本的第三十八條),其實大家都忘了,事故補償的責任基礎就是「不論對錯,無關過失」,只要是醫療事故而且有因果關係者就予以補償,那有管那麼多,醬也除外釀也排除?根本就背離法理,不知所云。

本法第二敗筆之處在政府想一步登天,妄想用事故補償一下子就可來全盤解決全部的醫療事故,不但大而不當,而且不合時宜,怎麼樣也鑽不出牛角尖。事故補償茲事體大,政治人物在網路擷取到北歐不責難的全額事故補償制度,就要依樣劃葫蘆,其實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就是本法的最大敗筆。民進黨曾有三位立委提出過相同的事故補償條例草案,最後都紛紛走上流產的命運(OOO年沈富雄/醫療糾紛處理及補償條例草案,OO二年邱永仁/醫療糾紛處理及補償條例草案,OO六年賴清德/醫療傷害處理法草案),前車之鑑殷鑑不遠,不知道這三位曾經功敗垂成的立委位為什麼不出來說幾句公道話,揭示為什麼當初會走上流產的命運?也著實令人費解,可能只是政治因素,不願意攻擊自己同黨同志?或是要冷眼旁觀等著看好戲?

其實依台灣的國情民俗,迫在眉睫是必須解決醫療生態丕變的問題,及思考如何保障受害人,促進國內醫療發展為首要當務之急,而這點只要整合現成的「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制度」就綽綽有餘了,政府也不必花太多財務,即可達到解決占醫療糾紛七成的醫療風險的問題了,我們何必要學北歐社會福利國家的全額事故補償法?台灣國家財力不足,人民觀感不同,事故補償只想用80萬(200萬都嫌不足)當作全額補償,杯水車薪就想要來限制消弭民眾的醫療訴訟權,不只是螳臂擋車,還有違憲之虞。

而目前我國實施的藥害救濟制度或生產風險救濟計劃就遠比美國的維吉尼亞的生產神經傷害補償都好,只因為美國社會安全救濟制度完善,所以歐美國家沒有風險救濟的角色,如美國公費疫苗受害補償,名義上雖然用補償制度,但因為費用都是由國家提供,實際上就等於我國的預防接種救濟制度;同樣的紐西蘭意外補償也是用國家稅收支付,基本上也是一種全國性的救濟制度;而美國維吉尼亞的生產神經傷害補償,醫師也要負責出資,就是純粹的補償而非救濟了;瑞典的補償保險則是進一步把補償基金模式,改用補償保險的模式而已等一種強制責任保險制度。但歐美名義上的補償制度,大都因財政困難而走上瀕臨破產的命運,可嘆我國許多留美人士,為什麼總還覺得外國的月亮會比較大?即使要事故補償,台灣的車禍賠償也曾用募集基金的方式最後也宣告失敗,不就是前車之鑑?而最終仍必須改為強制汽車責任保險,用限額無過失責任基礎的補償方式,結果成效好到連日本都要來向我國取經,所以事故補償應可留待日後用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來解決。

目前迫在眉睫要先解決的是醫療生態丕變的問題,而要能馬上見效解決醫療風險的問題的方法就是整合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制度,目前在我國,已有3項包括藥害,預防接種及生產風險的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制度在進行中,已經有不少的功效浮出抬面,有目共睹。目前只要有政府立法加以整合,並加入手術,麻醉及急症三科之風險受害救濟,即可成立一個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委員會,立竿見影馬上可解決百分之七十屬於醫療風險的醫療糾紛,並因而六大皆空的風險問題沒有了,即可扭正醫療生態。何必捨近求遠,妄想一步登天,想用高不可攀的全額事故補償,就要一步登天進入可望而不可及的無醫療糾紛的理想大同世界?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