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事人員違反法定通報義務之行政處分

---針對醫師於執行職務之時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之法定通報義務之質疑

 

前言:行政處分晴天霹靂

當事人應為未滿16歲之少女

醫事人員的法定通報義務

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定知悉有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的通報義務

何謂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不是在保障兒童及少年的福利與權益嗎?

衛生局請院所勿自行判斷是否為性侵害案件而未盡義務通報責任

結論:行政處分無理由

 

前言:行政處分晴天霹靂

最近我們學會會員收到高雄市政府社會局中華民國10442日高市社家防字第10470410400號之公文,內容為:高雄市政府社會局處理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案件裁處書,內容如下,令人傻眼:

〔主旨〕

台端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第1項規定依同法第100條、行政罰法第8條及第18條第3項,酌量處罰鍰新台幣4千元整。

〔具體事實〕

一.    依據本局調查台端為婦產科診所 醫師,受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條第1項規定 ,因未成年人許○○及朱○○分別於?年1225日至貴所求診,貴所並協助二人進行引產手術,然台端卻未依規定於24小時內進行通報。本局業依行政程序法第39條規定,於104213日函請貴所於104312日下午230分許至本局家防中心到場陳述或提出陳述書,當日台端到場口頭陳述及提供對延遲通報之相關文件,坦承確有延遲通報情事,願受相關法令裁處罰緩之處分。

二.    查台端為法定責任通報人員,未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條第項規定,於執行職務之時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後,於24  小時內通報主管機關,依同法第100條、行政罰法第8條及第18條第3項,  酌量處罰鍰新台幣2千元,但本案分別為103822日及 1031225日違反通報義務,定處罰鍰共新台幣4千元整。

〔理由及法令依據〕

一.    注意事項:請於收到裁處書次日起30日內持繳款書(如附件)辦理罰鍰繳納。

二.    受處分人罰鍰逾期不繳納者,本局將依規定移送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所屬行政執行處強制執行。

三.    受處分人如不服本處分,請依訴願法第14條及第58條規定於本處分書到達之次日起30日內缮具訴願書(均需含附件)經本局向高雄市政府提起訴願;惟依訴願法第93條規定:「原行政處分之執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因提起訴願而停止」

註: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00條:「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教保服務人員、警察、司法人員、移民業務人員、戶政人員、村(里)幹事或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

行政罰法第8條:「不得因不知法規而免除行政處罰責任。但按其情節,得減輕或免除其處罰。」

行政罰法第18條第3項:「依本法規定減輕處罰時,裁處之罰鍰不得逾法定罰鍰最高額之二分之一,亦不得低於法定罰鍰最低額之二分之一;同時有免除處罰之規定者,不得逾法定罰鍰最高額之三分之一,亦不得低於法定罰鍰最低額之三分之一。但法律或自治條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 當事人應為未滿16歲之未成年未婚少女

開宗明義,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2條規定:「本法所稱兒童及少年,指未滿十八歲之人;所稱兒童,指未滿十二歲之人;所稱少年,指十二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

本案二名未成年人未註明年齡及出生年月日,行政處分書引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裁處,足證當事人應係未滿16歲之未成年未婚少女者。蓋該兩名病人雖未成年,若是16歲以上之未成年人已有性自主權,必不至於成為擬制強制性交罪(刑法第227:與成年性交罪)之被害人,而若是18歲以上之未成年人 ,更已不在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保護涵蓋範圍之內。惟該行政處分書竟未對當事人年齡適格與否加以說明,恐有誤導之虞,合先敍明。

. 醫事人員的法定通報義

醫事人員的通報義務有那些呢?依民國101221日衛生署署授國字第1010002089號,曾函復台灣婦產科醫學會10119日台婦醫字第101004號函曰:「一.醫事人員對於未滿18歲少女到診所驗孕,除非有迫切性流產、不完全性流產或子宮外孕等非正常懷孕情形者,必須進一步接受醫療處置而未接受,或要 求其定期回診而未依約診時間回診外,應得免予通報。二.另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第1 項規定: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施用毒品等情事,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又依同法第54 條第1 項規定: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 .醫事人員對於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事件之通報義務,除上開規定外,尚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家庭暴力、未成年從事性交易,以及醫事人員在法定傳染病或愛滋 病之通報責任,均另有法律明定其通報義務。」,由該函示可知,醫事人員包括婦產科醫師的通報義務有三:

. 婦產科醫師通報義務的免除

醫事人員如果在門診遇到未滿18歲少女懷孕個案,如有迫切性流產、不完全性流產或子宮外孕等非正常懷孕情形者,必須進一步接受醫療處置而未接受,或要求其定期回診而未依約診時間回診時,即符合「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6條第1項第2款『兒童及少年有立即接受診治之必要,而未就醫。』之規定,必須通報主管機關,反之則免。如違反通報義務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該法第100條)。

. 醫事人員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的法定通報義務

(). 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 條第1 項規定: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施用毒品等情事,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

(). 依同法第54 條第1 項規定: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係依照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54條第1項規定:「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教保服務人員、警察、司法人員、移民業務人員、戶政人員、村(里)幹事、村(里)長、公寓大廈管理服務人員及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

惟違者即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而醫事人員未通報者,本法並無罰責。原因依本條文之立法理由可知:蓋「本條係屬兒童及少年保護之預防性措施,並無通報時效限制,也無罰則規定,爰於前條第一項所定通報責任人之外,擴及於村(里)長及公寓大廈管理服務人員,以強化其兒童及少年保護之辨識敏感度,俾將兒童及少年保護預防性措施深入村里及社區角落,及早發現未獲適當照顧之兒童及少年,使兒童及少年保護網絡更為擴大、綿密。」

(). 出生通報。

另外還有出生通報,依本法第14條第1,2 : 胎兒出生後七日內,接生人應將其出生之相關資料通報衛生主管機關備查;其為死產者,亦同。接生人無法取得完整資料以填報出生通報者,仍應為前項之通報。」,違反出生通報之罰則為「接生人違反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者,由衛生主管機關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86條參照)

. 醫事人員其他特別法定通報義務

醫事人員對於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事件之通報義務,除上開規定外,尚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家庭暴力、未成年從事性交易,以及醫事人員在法定傳染病或愛滋病之通報責任,均另有法律明定其通報義務:

(). 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醫事人員有義務向當地直轄市、縣 () 主管機關通報(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第Ⅰ項),但違反此條通報義務,並無罰責。

(). 知悉未滿十八歲之人從事性交易或有從事之虞者,應即向當地主管機關或第六條所定之單位報告(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 9條參照) ,「違反第九條第一項之規定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但醫護人員為避免兒童、少年生命身體緊急危難而違反者,不罰。」(36條參照)

(). 醫事人員在執行職務時知有疑似家庭暴力情事者,應立即通報當地主管機關,至遲不得逾二十四小時(家庭暴力防治法第50條第1 項參照)。「違反第五十條第一項規定者,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但醫事人員為避免被害人身體緊急危難而違反者,不罰。」 (62條參照)

.小結:

足見醫事人員應通報事項,除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事件的一般通報義務外,還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家庭暴力、未成年從事性交易之特別規定的通報義務,此外,醫事人員在虐兒,虐老,或法定傳染病,愛滋病之通報責任,法律上都另有明文規定,唯獨對未成年墮胎通報或懷孕並無法律明文可見。

本案因當事人「為法定責任通報人員,未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條第1項規定,於執行職務之時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後,於24小時內通報主管機關,依同法第100條、行政罰法第8條及第18條第3項,酌量處罰鍰新台幣2千元….。」,故以下僅就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第1項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的通報義務,詳加討論之。

. 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定知悉有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的通報義務

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第1項規定之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的通報義務,條文如下:「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教保服務人員、警察、司法人員、移民業務人員、戶政人員、村(里)幹事及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

一.    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或其他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

二.    充當第四十七條第一項場所之侍應。(指兒童及少年不得出入酒家、特種咖    啡茶室、成人用品零售店、限制級電子遊戲場及其他涉及賭博、色情、暴力    等經主管機關認定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

三.    遭受第四十九條各款之行為。(指一、遺棄。二、身心虐待。三、利用兒童及少年從事有害健康等危害性活動或欺騙之行為。四、利用身心障礙或特殊形體兒童及少年供人參觀。五、利用兒童及少年行乞。六、剝奪或妨礙兒童及少年接受國民教育之機會。七、強迫兒童及少年婚嫁。八、拐騙、綁架、買賣、質押兒童及少年。九、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及少年為猥褻行為或性交。十、供應兒童及少年刀械、槍砲、彈藥或其他危險物品。十一、利用兒童及少年拍攝或錄製暴力、血腥、色情、猥褻或其他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出版品、圖畫、錄影節目帶、影片、光碟、磁片、電子訊號、遊戲軟體、網際網路內容或其他物品。十二、迫使或誘使兒童及少年處於對其生命、身體易發生立即危險或傷害之環境。十三、帶領或誘使兒童及少年進入有礙其身心健康之場所。十四、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及少年為自殺行為。十五、其他對兒童及少年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

四.    有第五十一條之情形。(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及少年之人,不得使六歲以下兒童或需要特別看護之兒童及少年獨處或由不適當之人代為照顧。)

五.    有第五十六條第一項各款之情形。(指一、兒童及少年未受適當之養育或照顧。二、兒童及少年有立即接受診治之必要,而未就醫。三、兒童及少年遭遺棄、身心虐待、買賣、質押,被強迫或引誘從事不正當之行為或工作。四、兒童及少年遭受其他迫害,非立即安置難以有效保護。)

六.    遭受其他傷害之情形。

違者依本法第100條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教保服務人員、警察、司法人員、移民業務人員、戶政人員、村(里)幹事或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

此外醫事人員以外的其他人員,包括藥局藥師,超商工作人員等也有知悉有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第1項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的通報義務,蓋依本法本法第 53 條第2項規定:「其他任何人知悉兒童及少年有前項各款之情形者,得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違者亦依本法第100條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依平等原則,無一倖免,不在話下。

. 何謂「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

本案受行政處分之理由是說:因當事人為醫事人員,身為法定責任通報人員,未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  條第1 項規定,於執行職務之時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後,於24小時內通報主管機關,違反通報義務,定處罰鍰共新台幣4千元整。

在此,首先要闡明的是何謂「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本文於此逐條一一檢驗第53條第1 項之各款規定之情事,看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條第1 項規定中到底那一款規定有符合「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而若醫師執行職務之時知悉時就必須通報者?」,結果如下:

第一款: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或其他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

本款中各情事涉及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濫用,完全與性行為無關,可見並無符合「…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者。

第二款:兒童及少年不得出入酒家、特種咖啡茶室、成人用品零售店、限制級電子遊戲場及其他涉及賭博、色情、暴力    等經主管機關認定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 (指充當第四十七條第一項場所之侍應)

本款中各情事涉及出入主管機關認定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完全與性行為無關,可見並無符合「…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

第三款:一、遺棄。二、身心虐待。三、利用兒童及少年從事有害健康等危害性活動或欺騙之行為。四、利用身心障礙或特殊形體兒童及少年供人參觀。五、利用兒童及少年行乞。六、剝奪或妨礙兒童及少年接受國民教育之機會。七、強迫兒童及少年婚嫁。八、拐騙、綁架、買賣、質押兒童及少年。九、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及少年為猥褻行為或性交。十、供應兒童及少年刀械、槍砲、彈藥或其他危險物品。十一、利用兒童及少年拍攝或錄製暴力、血腥、色情、猥褻或其他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出版品、圖畫、錄影節目帶、影片、光碟、磁片、電子訊號、遊戲軟體、網際網路內容或其他物品。十二、迫使或誘使兒童及少年處於對其生命、身體易發生立即危險或傷害之環境。十三、帶領或誘使兒童及少年進入有礙其身心健康之場所。十四、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及少年為自殺行為。十五、其他對兒童及少年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指遭受第四十九條各款之行為)

本款中各情事涉及遺棄、身心虐待,與性行為有關者只有第七目之強迫兒童及少年婚嫁、第九目為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及少年為猥褻行為或性交,及第十一目的利用兒童及少年拍攝或錄製暴力、血腥、色情、猥褻或其他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出版品、圖畫、錄影節目帶、影片、光碟、磁片、電子訊號、遊戲軟體、網際網路內容或其他物品,大多涉及有對價關係的色情買賣,並無符合「…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

第四款: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及少年之人,不得使六歲以下兒童或需要特別看護之兒童及少年獨處或由不適當之人代為照。(指有第五十一條之情形)

本款中各情事涉及兒童及少年獨處之照顧問題,並無符合「…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

第五款。一、兒童及少年未受適當之養育或照顧。二、兒童及少年有立即接受診治之必要,而未就醫。三、兒童及少年遭遺棄、身心虐待、買賣、質押,被強迫或引誘從事不正當之行為或工作。四、兒童及少年遭受其他迫害,非立即安置難以有效保護 (指有第五十六條第一項各款之情形)

本款涉及適當之養育、就醫照顧或遭受迫害等情事並無符合「…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

第六款遭受其他傷害之情形。

本款中涉及受傷害之情事並無符合「…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

以上各款情事,涉及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濫用(第一款),出入主管機關認定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第二款),涉及遺棄、身心虐待及有對價關係的色情買賣(第三款),涉及兒童及少年獨處之照顧問題(第四款),涉及適當之養育、就醫照顧或遭受迫害等情事(第五款),涉及受傷害之情事(第六款),可以確定的是,六款中均無本行政處分書所言符合「…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不知當事醫師於執行職務施行人工流產之時,如何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 條第1 項規定,又有何法定通報義務未盡可責?難道是說,只要知悉兒童及少年想要驗孕,或懷孕想要人工流產,醫事人員就要一口咬定該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就要馬上予以通報?即使該兒童及少年已婚,或由法定監護人帶來門診,也因「確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一律都要通報?推而廣之,兒童及少年買保險套或口服避孕藥,或吃事後避孕藥豈不更符合「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而更具有法定通報義務可責?

由此可見,依民國 100 11 30 日修正生效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中的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事件中,醫事人員的法定通報規定包括第53條的「知悉有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及第54條的「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主管機關竟因此而擴大解釋包山包海,認為16歲以下未成年人的懷孕及要求墮胎,都是屬於「兒童及少年之應保護事件」而要求醫師必須通報云云,如此一來等同是綁架醫師,把保障兒童及少年福利權益的工作,一股腦兒全推給第一線的醫事人員,問題是本法,尤其第53條的「知悉有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其所應通報之事項都有明文明確規定,偏偏均無所謂符合「…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者,更敎醫事人員無所適從,不知要從何通報起?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不是在保障兒童及少年的福利與權益嗎?

本案該兩名未滿16歲之少女因懷孕而來院要求引產,當然是鐵定「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無庸置疑,否則怎麼會受孕?問題是知悉未滿16歲之少女有疑似發生性行為之情事就有法定通報義務了嗎?或只要有懷疑就罪疑為重,有罪推定?問題是行政人員如此恣意妄為,有否法律保留原則?

文義解釋上,本法第53條應是特別指醫事人員執行職務之時,知悉有與未成年人性交之「擬制強制性交罪」者才有通報義務吧?故若該兒童或少年病人,主動告訴醫事人員,她是被其長輩或親友性侵,甚至苦苦哀求醫師協助報警,醫師站在保護病人的立場當然義不容辭,一定要盡法定通報義務,善盡「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的通報義務,不能因嫌麻煩而推卸責任,否則因而被行政處分並不為過。否則平白只要看到兒童或少年懷孕,就要幻想她們都是「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醫師不通報就要受行政處分,未免違反比例原則用大砲打小鳥,何況連違反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的通報義務,「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亦無罰則。所以說要是規定16歲以下少女來診所驗孕,只要是妊娠陽性反應,醫師就得通報疑似性侵,實在不可思議。蓋門診病人來掛號求診,又不是性侵現行犯的被害人,也沒有需要進入驗傷檢驗流程,通報了又能做什麼亡羊補牢的保護措施?

行政恣意妄為最大的後遺症是寒蟬效應,以後還有小女生敢來診所找醫師驗孕嗎?誰敢來診所檢查會不會是子宮外孕嗎?小女生只好隨便在超商買個驗孕棒,至少未必會被通報張揚,甚至連正常計畫生育的16歲以下已婚孕婦產檢都要被通報,豈不漠視未成年人之健康權,間接在摧殘民族幼苗?同樣道理,要是規定16歲以下少女要求墮胎時,醫師就要通報,等同間接鼓勵小女生逃之夭夭,避之惟恐不及,只好去找密醫,或去藥房買RU486自行了斷,萬一子宮外孕身亡,也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那何必再訂優生保健法的特別法來強調父母的同意權?通常一般未成年少女聽到墮胎必須告知父母時,都寧願挺而走險,不找優生保健醫師處理了,若醫院還要以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之事件或性侵通報主管機關來相逼,不等同逼上梁山趕盡殺絕?兒童及少年要不找密醫墮胎或買墮胎藥DIY,就得偷偷懷孕下去,最後自行在廁所生產血崩,或造成胎死悲劇。

未成年少女懷孕就診驗孕、未成年少女引產就要通報捉人,致使兒童及少年望而卻步不敢就醫,違憲妨害兒童及少年健康權就醫權。台灣社會竟會忍心逼迫一位16歲以下的小女生,孤援無助求救無門,最終必須走上絕路,至此大人還假慈悲為懷,藉口保護兒童及少年,而行所謂制度殺人之實,未免也太冷酷無情了。

此外若類推適用,醫事人員以外的其他人員,包括販賣驗孕盒給的兒童及少年超商人員,及違反販賣需到處方的事後避孕藥的藥局藥師,依本法本法第 53 條第2項亦都不能倖免,也都一樣有法定通報義務及罰則侍候,違者亦應依本法第100條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故若超商員工發現有少女要買驗孕盒,不但要先查未成年人身分證,若是16歲以下之兒童及少年,就要自動自發「…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不但不賣驗孕盒給她,還要當場作筆錄,以便通報社會局?推而廣之,藥局販賣事後避孕藥或甚至口服避孕藥或買保險套(足見兒童及少年有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犯意意圖)更要通報,遑論買口服墮胎藥Ru486之兒童及少年,更是證據確鑿,罪加一等?即依平等原則,凡接觸到兒童及少年者,人人也都不能倖免,有如瘟神,大人都避之惟恐不及,結果寒蟬效應,更是把兒童及少年推入火坑,事前不能買保險套意圖不法,事後不能買事後避孕藥亡羊補牢,連買驗孕孕盒代表行跡敗漏心中有鬼,非把兒童及少年置之死地而後生(小孩)不可,這到底是那一門子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是在保障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還是在虐兒?令人存疑。

最後我們要質疑的是,兒童及少年到底是誰在「使得兒童、少年陷於危險者」,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權益法100條規定罰鍰,除了侵犯了兒童及少年的健康權,隱私權及健康資訊祕密權外,瀆職因而導致兒童、少年諱疾忌醫挺而走險自行了斷,兒童及少年年幼無知,一但發生生命危險,要如何國家賠償呢?

. 衛生局請院所勿自行判斷是否為性侵害案件而未盡義務通報責任

而無獨有偶雪上加霜,最近高雄巿衛生局又來函行政指導,向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曰:「醫事人員無法客觀或主觀判定就診病患是否為性侵害受害者,基於法律為保護兒童及少年權益及福利之立法精神下,請院所勿自行判斷是否為性侵害案件而未盡義務通報責任(如:未成年少女懷孕就診驗孕、未成年少女引產……..等)並提高警覺留意相關情事。」否則: 「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醫護人員為責任通報者,因此,若無正當理由不通報,使得兒童、少年陷於危險者,依據本法100條規定:「醫事人員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台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落井下石,不禁令人質疑憑什麼行政官員可以恣意妄為,只要少女驗孕或產檢就認定少女「有疑似性侵害犯罪」?而急著要追究醫事人員的通報責任,反而忽略了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即使醫事人員違反通報義務,並沒有明文可罰的包容性。何況所謂「若無正當理由不通報,使得兒童、少年陷於危險者」,不但是不確定的法律觀念,而且相關法令亦無明文規定: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 條第1 項規定: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施用毒品等情事,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第1項六款中各款情事,涉及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濫用(第一款),出入主管機關認定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第二款),涉及遺棄、身心虐待及有對價關係的色情買賣(第三款),涉及兒童及少年獨處之照顧問題(第四款),涉及適當之養育、就醫照顧或遭受迫害等情事(第五款),涉及受傷害之情事(第六款),可以確定的是,六款中均無本行政處分書所言符合「…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不知當事醫師於執行職務施行人工流產之時,如何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  條第1 項規定,又有何法定通報義務未盡可責?

(). 同法第54 條第1 項規定: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有法定通報,係依照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4條第1項規定:「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教保服務人員、警察、司法人員、移民業務人員、戶政人員、村(里)幹事、村(里)長、公寓大廈管理服務人員及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

惟違者即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而醫事人員未通報者,本法並無罰責。原因依本條文之立法理由可知:蓋「本條係屬兒童及少年保護之預防性措施,並無通報時效限制,也無罰則規定,爰於前條第一項所定通報責任人之外,擴及於村(里)長及公寓大廈管理服務人員,以強化其兒童及少年保護之辨識敏感度,俾將兒童及少年保護預防性措施深入村里及社區角落,及早發現未獲適當照顧之兒童及少年,使兒童及少年保護網絡更為擴大、綿密。」

結論:行政處分無理由

一.    本案醫師於執行職務之時並無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之法定通報義務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第1項六款中各款情事,涉及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濫用(第一款),出入主管機關認定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第二款),涉及遺棄、身心虐待及有對價關係的色情買賣(第三款),涉及兒童及少年獨處之照顧問題(第四款),涉及適當之養育、就醫照顧或遭受迫害等情事(第五款),涉及受傷害之情事(第六款),可以確定的是,六款中均無本行政處分書所言符合「…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不知當事醫師於執行職務施行人工流產之時,如何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  條第1 項規定,又有何法定通報義務未盡可責?

難道是說,只要知悉兒童及少年想要驗孕,或懷孕想要人工流產,醫事人員就要一口咬定該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就要馬上予以通報?即使該兒童及少年已婚,或由法定監護人帶來門診,也因「確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更要一律通報?推而廣之,兒童及少年買保險套或口服避孕藥,或吃事後避孕藥豈不更符合「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而更具有法定通報義務可責?

二.    本案即使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並非無正當理由者

以衛生署署授國字第1010002089號行政函釋揭示婦產科醫師通報義務的免除,行政法禁止恣意原則,刑法保密原則,以及避免妨害少女健康權就醫權等有違憲之虞,作為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第1項知悉有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的法定通報義務之正當理由。

另外由刑法把強制性交罪,強制猥褻罪及未滿十八歲之人犯「與未成年性交罪」依刑法第 229-1 條為「須告訴乃論」,可見刑法連強制性交罪「確信有性侵之情事」時,連檢察官都不主動告發,也難怪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第Ⅰ項,醫事人員雖有義務通報,但違反此條通報義務並無罰責,也是在貫徹強制性交罪之須告訴乃論,故醫事人員未通報亦無罰責,就是為了尊重受害人自己的告訴意願,避免二度傷害,所以連「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第二百二十七條(與未成性交)之罪者,須告訴乃論」,也就是說,針對無性自主權的兒童及少年的「擬制強制性交罪」,連檢察官也都不主動告發,甚至從寬處理:「十八歲以下之人犯前條之罪者,減輕或免除其刑」了,舉重以明輕,則本案怎會因為醫事人員,身為法定責任通報人員,未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條第1 項規定,於執行職務之時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後,未於於24小時內通報主管機關,就違反通報義務定處罰鍰?可見本案醫事人員即使因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而未通報,理由系因「擬制強制性交罪」為告訴乃論,醫事人員不通報是為了避免受害人二度傷害,並非無正當理由者。

何況自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五十三條第一項逐款文義解釋,六款中完全無所謂涉及「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者。

三.    小結 ---行政處分無理由

依訴願法第 1 條第1項:「人民對於中央或地方機關之行政處分,認為違法或不當,致損害其權利或利益者,得依本法提起訴願。但法律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訴願有理由者,受理訴願機關應以決定撤銷原行政處分之全部或一部,並得視事件之情節,逕為變更之決定或發回原行政處分機關另為處分。但於訴願人表示不服之範圍內,不得為更不利益之變更或處分(訴願法第 81 條第1)。」

故本案訴願有理由,應撤銷行政處分。

[後紀]

本來Dr.Kao還在焦頭爛額處理訴願理由,預備野人獻曝作為律師撰寫參考,又接到祕書長轉來高雄巿衛生局的一份行政指導的公文,近乎荒誕不經的高權統治行為,要求醫師:「醫事人員無法客觀或主觀判定就診病患是否為性侵害受害者,基於法律為保護兒童及少年權益及福利之立法精神下,請院所勿自行判斷是否為性侵害案件而未盡義務通報責任並提高警覺留意相關情事。」。猶記得當年柏陽先生所嘲諷的「為之君,為之師,為之父的醬缸思想表露無遺。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婦產科醫師已是窮途末路,政府機關窮追不捨,連主管機關都落井下石,看來我們學會只有訴諸衛福部或內政部行政函釋來解套了。Dr.Kao又要挑燈夜戰擬公文稿呈理事長,再發文請求上級主管機關出來說幾句合乎法理的公道會,指示迷津。

一個優生保健法已令二十歲以下未成年少女,捨合法優生保健醫師而就密醫墮胎或藥局買口服墮胎藥自我了斷;一個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錯誤的解讀,使得孤助無援的十六歲以下未成年少女捨合格醫師驗尿檢查而就超商買驗孕盒DIY,捨醫師處方的事後避孕而就藥局亂七八糟的成藥,甚至捨懷孕仔細產前檢查,求教無門至無知產下胎兒危及母子生命。一個立意良好「為促進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全發展,保障其權益,增進其福利」(1)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到底是在保護兒童及少年或未成年少女?還是在殺伐民族幼苗,阻礙少女健康權就醫權呢?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