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的秘密

八仙樂園的粉塵爆發,罹難者都是20幾歲活潑青春可愛的青少年,細嫩的皮膚轉眼間就被粘在皮膚上的火苗破壞殆盡。鴨嘴大夫下午四點多時還看到大家載歌載舞的青春洋溢的電視新聞報導影片,不料六點就出事了,真是恍如隔世。

看到罹難者大家皮破肉綻,體無完膚的慘狀,鴨嘴大夫不禁憶起一九七三年在馬偕醫院當實習醫生的時候,碰到過一位婦女因站到磚窯上披衣服,一不小心掉入窯中悶燒。該婦人被救起來送到醫院時,皮膚已是近乎百分百完全被破壞掉了,病人一直拉著鴨嘴大夫的手說:「我會死嗎?我會死嗎?」,年長的住院醫師只能猛搖頭表示無望,只能打麻醉止痛針劑及打點滴輸液緊急處理,不到三四個小時之後,病人逐漸脫水,心臟衰竭,聲音愈來愈微弱,不久就過世了。所以鴨嘴大夫看到好幾位年青人燒傷面積達90%,95%者,就知道大事不妙,雖然醫學在近四十年突飛猛進,但大面積的燒傷,體無完膚之下,就要看過不過的了脫水,肺嗆關卡,接著又有敗血症,多重器官衰竭的考驗,何況有的早已意識昏迷,心肺衰竭了,更是早已在鬼門關口徘徊。問題是,那位醫事人員不是心知肚明?但不約而同,沒有一位醫師會說出令家屬沮喪無望的話,大家都埋頭苦幹儘全力搶救,每一位傷者都是可救活的,不必檢傷分類,不必顧慮醫藥費,不必節省醫療器材,全民合作動用全部醫療人力,用盡全部醫療資源,為受難生命而奮不顧身,有的醫護人員加班作到爆肝,體力不支,誰都沒有怨言。

一直到有醫護人員在臉書上訴苦,請病患家屬協助搬動病人,或給病人勸慰打氣,但不要一直在旁挑剔找醫護人員的毛病,甚至有家屬忙著對醫護人員的言行,一舉一動都一直在錄音錄影搜證,吹毛求疵動不動就跑去向守候加護病房或燙傷病房門外的媒記者抱怨醫護人員的不是,重演爾虞我詐故態復萌的醫病關係,令人心寒,才知道開始有些人開始在變質了。其實粉塵火暴的後果不堪設想,醫護人員誰不是心知肚明?燒傷面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病人幾乎沒有任何奇蹟,救活的機會微乎其微,但是醫師也是絕對義不容辭,默默的儘心儘力救助,明知不可而為之,絕不會計算成本資源問題。而在法律上,這種急診病患,其死傷結果可說是具不可避免性,尤其燒傷的疾病歷程,更是連醫療事故都無法成立,也就是說這種災難疾病根本不是醫療事故,其結果不受醫療行為的影響,家屬的搜證,即使證明護士怠惰不換床單,或甚至換錯藥打錯針,也不可能是造成病人死亡的不可想像其不存在的原因。所以這個時候,大家都是應該同心協力,無怨無悔地為病人爭取一點生機才是,何苦以監督者自居,虎視眈眈處處要抓醫護人員的毛病?家屬也是心痛如割可想而知,更應該化悲憤為力量,在身體上心理上想辦法協助病人度過這個難關,分享他的痛苦,安慰他的失落,即使生命無望,也要鼓舞他有活下去的勇氣和毅力,發揮人性的光輝。

近日劉文勝醫師在臉書上,以台灣燙傷基金會歷年蒐集1萬多人的數據為基礎,列出Baux score計算公式:年齡+燒傷面積%=基本死亡分數(若有嗆傷,再加17),死亡分數乘上0.8就等於死亡率。以20歲的年輕人為例,若兩個大腿加上雙前臂灼傷再加年齡,36%+18%+20,基本死亡分數為65,乘以0.8計算下來死亡率為50%,若有嗆傷,死亡率則提高至65%。才明白的用實證醫學指出一開始的燒傷就註定了結局,並請大眾「諒解現在醫學的限制」。 (劉文勝在臉書PO燒傷死亡率公式。圖擷自劉文勝臉書2015-06-30 10:21:00 聯合新聞網 綜合報導)

也就是說,若是30歲的年輕人只要燒傷達95%時,死亡率就達100%,若有嗆傷,則只要燒達78%100%會死亡。若是25歲者燒傷達100%時,死亡率達100%,若有嗆傷,則只要燒達83%即有100%會死亡。換句話說,若燒傷達90%20歲的年輕人死亡率達88%25歲的年輕人死亡率達92%30歲的年輕人死亡率達96%,若有合併嗆傷,則20歲以上三者均死亡率均超過100%

所以請少數受難家屬不要再錄音錄影搜證了,公開燙傷死亡率是醫界避諱的禁忌,但其實那位醫師不是心知肚明?但也未曾有過私毫減損救急存亡之心,或減輕人溺己溺之情,就為那儘存的一線生機,醫護人員也都奮不顧身,家屬至少可以親情安慰病人,平撫他的肉體痛苦,鼓舞他的求生意志,儘量減輕病人的身心痛苦才是要事。若醫病關係因而惡化,有一天連醫師的白色謊言都成了醫師不實說明的罪狀,甚至醫師默默全力救助,爭取生機的美意,都被家屬拿來當作沒有告知後同意的醫療專斷行為,而被告違反說明義務,不尊重病人或家屬代理人的醫療自主權,至此醫病關係全部崩盤,醫護人員可就真的要自求多福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