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福利部函釋新解

壹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於10469日以台婦醫字第104096 號函,請求衛福部統一解釋

本會建議如下:

一.    上述高雄巿社會局及衛生局高權行為,嚴重違反行政法不當連結之禁止原則,恣意禁止原則,及比例原則,致不當行政處分造成執業婦產科醫師動輒得咎,無所適從。況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條第2項通報義務亦延伸至醫事人員以外之人,寒蟬效應必置之兒童與少年求助無門,違反憲法所保護的就醫權、健康權及隱私權,莫以此為甚。

二.    是故,16歲以下兒童及少年至婦產科門診,若有主動告知或說漏嘴,致醫事人員於執行職務時發現有疑似家庭暴力、性侵害、或需國家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之情事,依據法規並評估狀況,致其生命或身體或自由有立即之危險或有危險之虞者,就應於24小時內通報社政單位,落實執行責任通報義務。若無上述情事,依情理法,醫師並無法定通報義務。

貳 衛生福利部於民國104 6 17 日以衛部護字第1040016069 號函,釋覆台灣婦產科醫學會

全文如下:

主旨:有關貴會函請本部就未滿16歲兒童及少年因懷孕至婦產科診所就診,相關醫事人員是否一律依性侵害案件通報之法律適用疑義釋明一案,復如說明,請查照。

說明:

一、復貴會10469日台婦醫字第104096 號函。

二、鑑於兒童及少年身心發展未臻成熟,為保障其權益,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以下簡稱本法)53條規定略以,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 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等,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遭受第49條各款之行為。包括身心虐待及對兒童及少年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等,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俾利其介入調查了解該兒童及少年是否需要給予保護及提供必要協助等。

經查刑法第227條規定,對於未滿14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另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條規定,觸犯刑法第221條至227條等之罪為該法所稱性侵害犯罪;同法第8條復規定略以,醫事人員、社工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等,於執行職務時知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者,應立即向當地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逾24小時。

爰依上開規定,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不論是否為合意性行為,皆屬法定應通報事項,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倘知悉兒童及少年有該等情事,依法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當無疑義。

三、實務上發現,未成年人懷孕,除可能對其身心發展造成影響,亦可能涉及觸犯相關法律之疑慮,爰醫事人員在兒童及少年因懷孕就診時,建議詳加了解造成懷孕的原因,並判斷是否有違法之虞,及應否依上開規定進行通報,俾利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及早介入評估處置,包括中止懷孕之心理復原及預防輔導教育、兒少孕產期之相關輔導措施與涉及法律訴訟案件之相關司法協助等。」

參 自衛福部函覆相關醫事人員是否一律依性侵害案件通報之法律適用疑義釋明之疑點

疑點一:該公函為解釋函說明函,行政函釋並非行政命令

一.    主旨即破題說,有關貴會函請本部就未滿16歲兒童及少年因懷孕至婦產科診所就診,相關醫事人員是否一律依性侵害案件通報之法律適用疑義釋明。

二.    說明二是說爰依上開規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刑法第227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不論是否為合意性行為,皆屬法定應通報事項,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倘知悉兒童及少年有該等情事,依法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當無疑義。

三.    說明三是於未成年人懷孕就診時,建議醫師應該有的醫療裁量,包括:

().詳加了解造成懷孕的原因?

().判斷是否有違法之虞?

().判斷應否依上開規定進行通報,俾利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及早介入評估處置?

可見該函根本就不是行政規則,行政命令,而只是行政函釋而已。

 

疑點二:爰依上開規定,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不論是否為合意性行為,皆屬法定應通報事項,爰依上開什麼規定?

說明二是解釋說「爰依上開規定,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不論是否為合意性行為,皆屬法定應通報事項,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倘知悉兒童及少年有該等情事,依法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當無疑義。」,在此,爰依上開什麼規定?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規定。

即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遭受第49條各款之行為,包括身心虐待及對兒童及少年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

即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一百條: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教保服務人員、警察、司法人員、移民業務人員、戶政人員、村(里)幹事或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

. 刑法第227條與未成人性交罪規定。

依刑法第227條與未成人性交罪規定。---依兩小無猜條款,為告訴乃論,連檢察官都不插手。兩小無猜條款指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一及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

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一:對配偶犯第二百二十一條之罪者,或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第二百二十七條之罪者,須告訴乃論。立法理由為:一、依現行法第二百二十一條之規定,並不排除婚姻關係中強制性交行為之有責性,然為兼顧夫妻間強制性交之特性,本條訂為告訴乃論,使婚姻問題之處理有轉寰之餘地,維繫家庭之完整。二、增訂未成年人犯第二百二十七條之罪為告訴乃論。

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十八歲以下之人犯前條之罪者,減輕或免除其刑。立法理由為:對年齡相若之年輕男女,因相戀自願發生性行為之情形,若一律以第二百二十七條之刑罰論處,未免過苛,故一律減輕或免除其刑。

.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規定

醫事人員於執行職務時知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者,應立即向當地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逾24小時。---但若醫師未通報呢?不通報並沒有罰責。

蓋九十四年一月二十一日第八條修法理由是:「對配偶犯第二百二十一條(強制性交罪)之罪者,或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第二百二十七條之罪(與未成年人性交罪)者,須告訴乃論。除此之外,其他性侵害犯罪皆已改為非告訴乃論,為免有影響司法程序進行之嫌,且相關人員於執行職務知悉有性侵害事件發生時,如能及時通報,可使政府及早介入,以提供被害人適切之扶助,保障被害人之權益,」,是鑑於性侵害犯罪皆已改為非告訴乃論,故為免有影響司法程序進行之嫌,且相關人員於執行職務知悉有性侵害事件發生時,如能及時通報,可使政府及早介入,以提供被害人適切之扶助,保障被害人之權益;

但對於其他須告訴乃論者,如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第二百二十七條之罪者,因並無影響司法程序進行之嫌,亦無需及時通報使政府及早介入,故精神上應沿用舊法第二項之精神,即「前項通報之內容,應徵得被害人、法定代理人或依法負責執行監護事務者之同意;其不同意者,應以犯罪事實或犯罪嫌疑人資料為限。」,雖法無明文,但至少應徵得被害人、法定代理人或依法負責執行監護事務者之同意,而非逕行通報,讓被害人二度傷害,並因而失去刑法修訂為「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第二百二十七條之罪者,須告訴乃論」之美意。

此外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八條性侵害通報義務除了無罰責外,甚至第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十二條進一步規定:「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性侵害被害人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居所及其他足資識別其身分之資料者,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應予保密。警察人員必要時應採取保護被害人之安全措施。行政機關、司法機關及軍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示之文書,不得揭露被害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居所及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且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施行細則(民國 101 02 03 日)第4條規定:「本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之通報方式,應以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等方式通報直轄市、縣 () 主管機關;情況緊急時,得先以言詞、電話通訊方式通報,並於通報後二十四小時內補送通報表。前項通報作業,應就通報表所定內容詳實填載,並注意維護被害人之秘密或隱私,不得洩漏。」對被害人的隱私及守密保護可說不勝餘力。

疑點三:「爰依上開規定,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不論是否為合意性行為,皆屬法定應通報事項,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倘知悉兒童及少年有該等情事,依法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當無疑義。」的結論,不知如何歸納出來?

一.    蓋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規定規定,係指醫事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遭受第49條各款之行為。包括身心虐待及對兒童及少年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與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不論是否為合意性行為造成的懷孕,風牛馬不相及。

二.    依刑法第227條與未成人性交罪規定。依兩小無猜條款,為告訴乃論,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懷孕,不論是否為合意性行為連檢察官都不插手了,醫事人員又何必吹皺一池春水?

三.    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規定,係因為其他性侵害犯罪皆已改為非告訴乃論,為免有影響司法程序進行之嫌,且相關人員於執行職務知悉有性侵害事件發生時,如能及時通報,可使政府及早介入。但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懷孕,即使不是合意性行為也是屬於告訴乃論,為保護受害人及尊重其隱私,解釋上亦應回歸九十四年一月二十一日第八條修法前,原第六條之二第二項所規定的尊重受害人自主權的精神:「前項通報之內容,應徵得被害人、法定代理人或依法負責執行監護事務者之同意;其不同意者,應以犯罪事實或犯罪嫌疑人資料為限。」。怎麼反而變本加厲,針對非告訴乃論的案子也未應徵得被害人同意下,私下通報?

四.    故爰依上開規定,對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懷孕,即使不是合意的性侵害行為,因為屬於告訴乃論,為保護受害人及尊重其隱私,也不皆屬法定應通報事項。何況即使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針對非告訴乃論的通報義務,該法並無罰責,張冠李戴,把醫事人員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條規定規定,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遭受第49條各款包括身心虐待及對兒童及少年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而未通報者的行政處分套在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的罰鍰,更是引用法條錯誤,不當連結之謬誤。

疑點四:函覆建議醫事人員應詳加了解造成懷孕的原因?判斷是否有違法?並判斷應否通報?是否表示通報與否應全權由醫師裁量?

說明二是說,實務上發現,未成年人懷孕,除可能對其身心發展造成影響,亦可能涉及觸犯相關法律之疑慮,爰醫事人員在兒童及少年因懷孕就診時,建議詳加了解造成懷孕的原因,並判斷是否有違法之虞,及應否依上開規定進行通報,俾利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及早介入評估處置,包括中止懷孕之心理復原及預防輔導教育、兒少孕產期之相關輔導措施與涉及法律訴訟案件之相關司法協助等。」

可見該行政函釋是意指,於未成年人懷孕就診時,建議醫師應宜先:

一.    詳加了解造成懷孕的原因?

二.    判斷是否有違法之虞?

三.    判斷應否依上開規定進行通報?俾利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及早介入評估處置。

所以可見,是否通報,醫師應有醫療裁量權才對!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