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會訊第227期編後語

 

本期熱門報導有二,一是本會要推動「生育補償條例」,二是16 歲以下未成年少女懷孕,都一律需要通報。

祕書長報告中提到,醫糾法目前立法院未能通過,而我們的「生育補償條例」目前正由黃昭順立委在提案中,真是令本期執行編輯再度捏一把冷汗。蓋「生產風險救濟」是指生產過程中所遭遇到意外風險如羊水栓塞、腦性麻痺等,正如祕書長所言,同藥害救濟和預防疫苗注射過程中病人引發的過敏或意外,理當用國家賠償的精神來負責救濟,以利政策之推廣,證之我們學會用「生育事故爭議事件試辦計畫生產」,三年內把相關醫療糾紛訴訟鑑定的案件降到約72%,就是拜「風險救濟」的效果。但「生育補償條例」講的是「事故補償」,是在懷孕十個月及分娩過程中,凡發生醫療事故包括自然流產,胎死腹中時,「不論對錯,無關過失」一律給予病人補償。聽到「事故補償」的無限上綱大而不當,醫師又要負擔三成經費,各科都紛紛避之惟恐不及,只有我們婦產科誤把馮京當馬涼,勇敢的自願要承接「生育事故補償」,實在令人不可思議,此條例註定會流產,不然各科都眼睜睜等著看我們的下場好戲。

現在衛福部要求婦產科醫師通報16 歲以下少女懷孕者,不管是否合理的性行為都要視為性侵害而需要通報。可能因而造成青少女不敢來找合法醫師,或轉為地下醫療,甚至造成殺嬰或棄嬰等更嚴重的問題,因此學會透過立委及向媒體發佈訊息,大多數有識之士都認為這樣的操作過於粗糙,衛福部也受到輿論壓力,故在今年827日針對16歲懷孕通報義務,召集學會、法界及立委等召開共識會,擬訂通報原則,問題是結論仍維持原議。翻閱衛生福利部的研商會議記錄可見,至今許多不食人間煙火的社會學者、女性專家居然仍懷抱三師之醬缸思想(為之君,為之師,為之父),一致認為站在為照顧正在發育中的無知少女的立場,都贊同婦產科醫師有法定通報義務。現實問題是,如果自己的未成年女兒懷孕了,是否保證就會跟自己溝通?是否母女間都存在著良好的親子關係?連自己都懷疑的時候,為人父母的能夠接受社會局的人上門訪視,告訴說您自己的寶貝乖女兒懷孕的事情嗎?實在也令人不可思議。

其實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八條的通報規定,修法理由明文指出係因為其他性侵害犯罪皆已改為非告訴乃論,為免有影響司法程序進行之嫌,且相關人員於執行職務知悉有性侵害事件發生時,如能及時通報,可使政府及早介入。但未滿16歲 之兒童及少年懷孕,即使不是合意性行為也是屬於告訴乃論,為保護受害人及尊重其隱私,解釋上亦應回歸九十四年一月二十一日第八條修法前,原第六條之二第二項所規定的尊重受害人自主權的精神:「前項通報之內容,應徵得被害人、法定代理人或依法負責執行監護事務者之同意;其不同意者,應以犯罪事實或犯罪嫌疑人資料為限。」。怎麼現在反而變本加厲,針對非告訴乃論的案子也必須在未應徵得被害人同意下,私下通報?反正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就是了。

本期「通訊繼續教育」慣例是由李耀泰、陳福民、郭宗正撰寫的學術論文:「陰道自然生產仍需灌腸嗎?」一文。因世界衛生組織(WHO)於1997 年宣布,陰道自然生產要避免灌腸,主要理由有:(1) 灌腸無法證明有上述之效用;(2) 灌腸後的水狀糞便反而會增加母、嬰受到感染的機率;(3) 增加產婦的不適及開銷;(4) 增加護理師的負擔,甚至有少數病例因灌腸產生副作用。本文特探討實證醫學,對陰道自然生產者是否需要灌腸?作一詳細分析,以供同仁參考,結論是陰道自然生產前的常規灌腸,在台灣行之多年,但懷孕生產應屬自然過程而非疾病,不應予以太多人為干預,今日醫院均在推行友善多元溫柔生產的照顧,實證醫學證實,已獲世界會生組織正式建議,自然產婦勿需灌腸。然灌腸已成深植在醫護人員的舊觀念,需經再教育予以改變,建議先從常規產前醫令中剃除,僅用在有特殊理由的產婦。

本期會員園地亦由李耀泰、陳福民、郭宗正撰寫「9價子宮頸疫苗」,鑑於最近更有9 價(9-valentHPV疫苗研究,除原有HPV 6111618 四種HPV外, 另加上HPV 3133455258 等五種有致癌性HPV,本文特加以整理探討,分析其效益。結論是,人類乳突病毒會造成癌症(如子宮頸、陰道、外陰、肛門、陰莖、口咽)、癌前病灶及生殖道疣。近年來,因2 價和4 HPV 疫苗接種普遍,這些病灶日漸減少,最近,9 HPV 疫苗已通過FDA 認可,初步試驗反應良好,但長期效果和抗體濃度,有待長時間的追蹤觀察。至於已經注射2 價和4 價疫苗者,是否須再追加9 價疫苗?抑或追加幾次?所費與效益是否值得?均有待日後的研究加以證實。

「法律信箱」則由本期執行編輯高添富撰寫「針對楊玉欣立委『病人自主權法』草案之法律意見」,主要是應全聯會的要求,要我們學會表態提出法律意見。因本期執行編輯曾參與817日的「探討病人自主權國際趨勢與我國立法可行性之研究計畫」的公聽會,事先也曾與楊立委與孫老師討論過,公聽會中王皇玉教授也建議應該把十六歲以下未成年少女的醫療自主權納入,所以整理出本份法律意見報告。尤其針對全聯會代表以個人之見持反對看法,當場被其他醫師砲轟,質疑沒有作過問卷調查,全聯會如何代表全體醫師之意見?到底草案有否好好唸過一遍,都令人懷疑。此文雖然也是個人淺見,但也必須在會訊上公開發表,就教各位賢明,若有任何高見或不同意見,仍歡迎不吝賜教,法律沒有一言堂,何況真理是愈辯愈明。

9 20日本期執行編輯親赴台大兒童醫院B1講堂,二度參加台灣婦產科醫學會104年度「青少女健康照護繼續教育訓練課程」的法律與倫理議題演講,題目正是:「青少年保密性和電子病歷Adolescent Confidentiality and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s.」。其實會員最關心的仍是未滿16歲之兒童及少年,不論是否為合意性行為,皆屬法定應通報所帶來的困擾,搞得人心惶惶不可終日。會後有女會員諮詢本期執行編輯,若通報被社會局社工訪視後,病人來診所鬧場,揚言要告醫師洩密,怎麼辦?其實會員的過慮是對的,若未滿16歲 兒童及少年懷孕而來門診產前檢查或諮詢流產事宜,門診結束後醫師在未告知病人下逕行依法通報,第二天社會局派人去她家訪視,病人不回頭找醫師麻煩者幾稀,甚至暴走族的男友或老爸上門興師問罪的亦恐不乏其人。若醫師看診完畢,當場告訴病人奉令要向社會局通報,病人反悔哭鬧,要求退號或索回病歷,糾纏不清一定不肯罷休,問題是健保卡已刷過卡,資料業已入檔,衛福部或社會局要篩檢出十六歲以下少女懷孕之病人名單輕而易舉,此時病人要退掛號都已無濟於事,除非醫師偽照文書,檔案上不寫病人懷孕,只寫月經過期,電腦才可能搜索不出。

所以明哲保身的方法就是,醫療院所必須先貼出門診公告,事先說明本院依法必須通報懷孕之未滿16歲兒童及少年,若不能接受通報者,請另請高明。門診公告內容建議如下:

一.    衛福部規定,凡十六歲以下少女懷孕就診,本院奉令必須一律通報巿政府社會局。

二.    十六歲以下懷孕病患亦可改赴全台各地青少年親善門診(Teens'幸福9號)就診或諮詢(https://www.facebook.com/TeensNine)

三.    特此公告週知。      OOO婦產科診所   敬啟/中華民國1046 17

走筆至此,本期執行編輯乏天無力,不禁感嘆萬千,咱們婦產科醫師中學法的醫師法律人最多,長江後浪推前浪江山輩有人出,不乏也有不少投入十多年的心力在鑚營醫療法的研究者。本期執行編輯不材,講了研究六年的「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十二箴言,上屆的會員學術大會居然請了一位非法律人士的政治人物來演講「風險補償」,本期執行編輯還擔任主持人,差點當場中風。明明婦產科醫療糾紛最多,身受其害刻苦銘心,唸法律的醫師也最多,居然還請了一位家庭醫學科的醫師法律人,來教婦產科的醫療糾紛,禮失而求諸野,令人瞠目結舌。

尤其本期執行編輯多年來孤軍奮鬥爭取醫師權益,鞠躬盡瘁死而後己,不勝餘力堅持認為「醫療行為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以及「醫藥分業,藥師自負藥事糾紛責任」,偏偏敲鑼打鼓孤掌難鳴,醫界高層照常不聞不問,反正事不關己,隔岸觀火冷眼旁觀,甚者還要引清兵入關打擊異己,聽任正統法律人的欺壓淩遲。像這樣連醫師同行都看不起的醫師法津人,以為都不過是玩票性質,成不了氣候的泛泛之輩,當四面楚歌之時,如何教那些自視甚高的法律學者,會相信這種半路出家的醫療法律人懂個什麼?臨危受命自是孤掌難鳴,孤立無援寸步難行,妄想爭取醫師的權益自然處處受阻難如登天,甘苦又有誰知?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