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社團法人就是醫療有限公司

醫療法將醫療機構分類為四種:「一.公立醫療機構二. 私立醫療機構三.醫療法人,包括醫療財團法人及醫療社團法人。四.法人附設醫療機構(係指下列醫療機構:一、私立醫學院、校為學生臨床教學需要附設之醫院。二、公益法人依有關法律規定辦理醫療業務所設之醫療機構。三、其他依法律規定,應對其員工或成員提供醫療衛生服務或緊急醫療救護之事業單位、學校或機構所附設之醫務室)。其中本法所稱醫療社團法人,係指以從事醫療事業辦理醫療機構為目的,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登記之社團法人 (5條第3) ,至於本法所稱醫療財團法人,係指以從事醫療事業辦理醫療機構為目的,由捐助人捐助一定財產,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並向法院登記之財團法人 (5條第2) 。」

醫療社團法人屬醫療機構之一

當初醫療法在修第5條時增訂:「本法所稱醫療法人,包括醫療財團法人及醫療社團法人。本法所稱醫療財團法人,係指以從事醫療事業辦理醫療機構為目的,由捐助人捐助一定財產,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並向法院登記之財團法人。本法所稱醫療社團法人,係指以從事醫療事業辦理醫療機構為目的,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登記之社團法人。」,其中增訂醫療社團法人之立法理由是有鑑於:「私立醫療機構係由醫師個人設立,若該醫師無子女習醫,於其退休或死亡時,該醫療機構即有關閉危機。縱少數子女得以習醫繼承衣缽,亦多只能維持家族式之管理,面臨諸多困境,難以永續經營,不利國內醫療事業之發展。為使私立醫療機構得以社團法人型態設立,藉以輔導轉型,改善經營體質,提升醫療服務水準,並對國內醫療體制產生積極正面效益,爰修正之。」。目的雖冠冕堂皇,說是要使私立醫療機構得以社團法人型態設立,藉以輔導轉型,改善經營體質,提升醫療服務水準,並對國內醫療體制產生積極正面效益,其實是成立營利性醫療社團法人,遂給財團或生意人開闢一條入主經營醫院作生意弁利的管道。

醫療社團法人原是為了讓不是醫師的孩子繼承父業

蓋民法規定,法人非依本法或其他法律之規定,不得成立(民法第25)。 法人分為財團法人與社團法人,民法第60: 「設立財團者,應訂立捐助章程。但以遺囑捐助者,不在此限。捐助章程,應訂明法人目的及所捐財產。以遺囑捐助設立財團法人者,如無遺囑執行人時,法院得依主管機關、檢察官或利害關係人之聲請,指定遺囑執行人。可知在本法,財團法人均為公益性。但民法第45條又規定: 「以營利為目的之社團,其取得法人資格,依特別法之規定。」,民法第46條也規定:「 以公益為目的之社團,於登記前,應得主管機關之許可。」可知社團法人又分以公益為目的之公益性社團法人,及以營利為目的之私益性社團法人兩種型態。故可知私益性社團法人就是營利性社團法人,也就是等同公司型態,依民法第45: 「以營利為目的之社團,其取得法人資格,依特別法之規定。」,故營利性醫療社團法人即應依特別法,即公司法之規定成立,正如公司法第1:「本法所稱公司,謂以營利為目的,依照本法組織、登記、成立之社團法人。」

故營利性醫療社團法人成立的醫療有限公司,其主管機關在中央為經濟部;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公司法第5條第1項),但因涉及醫療衛生事業,故其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仍為衛福部。

營利性社團法人等同是公司型態

蓋依公司法第2條規定:「公司分為左列四種:一、無限公司,二、有限公司,三、兩合公司, 四、股份有限公司」。營利性醫療社團法人可能成立「有限公司」,即由一人以上股東所組織,就其出資額為限,對公司負其責任之公司,或找金主投資入股的「股份有限公司」:指二人以上股東或政府、法人股東一人所組織,全部資本分為股份;股東就其所認股份,對公司負其責任之公司兩種型態。也就是說,醫療法第三章為醫療法人,第30條到第41條為通則,第47條到第55條為醫療社團法人之規定。其實講的都是民法的概念,也就是說民法將法人分為社團法人跟財團法人;社團法人又分為營利性社團法人 (公司法)及公益性社團法人(人民團體法 )兩種。另財團法人分為公益財團法人 (基金會),特別財團法人:包括私立學校(私校法),私立醫院(醫療法),寺廟教會(宗教法 ),社會福利機構(各種社會福利法)。可見若是因為孩子不是醫生,無法繼承父業,而必須成立的醫療社團法人,絕不會是公益性的社團法人,而是營利性社團法人,所以應該比照公司法管理,換句話說,只有財團法人及公益性的社團法人才能引用醫療法管理。

話說有一次鴨嘴大夫與某健保高階的退休管理官員在吃飯聊天,說到當時醫療法在修法5條時的時候,針對這些老死的醫師,其孩子不是醫生時,必須關閉醫療院所,所以才想應該學學日本來讓這些醫院能夠持續維持下去,但是不知道要用什麼名稱的問題?大家傷透腦筋,因為醫療法從來都是規定只有醫師才能設立醫療院所,如今要由一名不是醫師的人來開設醫療院所,當然是名不正言不順。最後還是歸功這位醫管大師靈機一動,才想到用「社團法人」這個名稱,反正民本來就有這個名詞,而且相對於社團法人,以醫療財團法人名義設立的醫院也已行之多年了,問題是這些醫師之子繼承的,或找人投資擴充的醫療社團法人當然是以營利為目的,否則若當初要成立財團法人醫院或捐獻出來作公益性社團法人慈善機構,根本就不必另起爐灶,當然就是為了私益性,才要成立營利醫療社團法人,問題也就接踵而來了。

營利性社團法人的醫療有限公司比照公司法管制

蓋在醫療法內所規定的非公益性的營利醫療社團法人,醫療社團法人之社員即為出資之股東(醫療法第49條第2,3: 醫療社團法人每一社員不問出資多寡,均有一表決權。但得以章程訂定,按出資多寡比例分配表決權。醫療社團法人得於章程中明定,社員按其出資額,保有對法人之財產權利,並得將其持分全部或部分轉讓於第三。),比照公司法也社員也就是醫療有限公司的股東,若醫療社團法人發行股票上巿,持有股票者自然就都成了醫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了。故所成立的醫療有限公司都是必須適用公司法,而且是要當作營利事業,課徵營業稅。主管機關「在中央為經濟部;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公司法第5條第1項)」,也就是說主管機關應該是台北市政府,而只有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仍屬於衛福部。主要是,醫療有限公司內的從業人員都是醫事人員的身份,其資格,訓練,倫理都必須符合醫事人員的標準。

營利性社團法人的醫療有限公司當然可以上市發行股票,甚至作醫療廣告,但其醫療營利行為應適用消費者保護法和負無過失責任,不能比照醫療法第82條,只負故意或過失的損害賠償責任,方為公允。尤其甚者,既然是營利醫療社團法人,比照公司法,任何人依公司法第1:「本法所稱公司,謂以營利為目的,依照本法組織、登記、成立之社團法人。」都可以成立醫療有限公司或醫療股份有限公司,就再也不是當初立法理由所說的「若該醫師無子女習醫,於其退休或死亡時,該醫療機構即有關閉危機。縱少數子女得以習醫繼承衣缽,亦多只能維持家族式之管理,面臨諸多困境,難以永續經營,不利國內醫療事業之發展。」,而是開放給任何有生意眼光的金主,成立醫療公司,甚至發行股票成為上巿公司,踏入醫療商業行為謀利,可見當年根本就是當初立法錯誤,誤用了醫療社團法人這個名詞,當時就應該直接用公司法,成立商業性質的醫療有限公司或醫療股份有限公司,而與醫療法的醫療機構涇渭分明,就不會有今日假醫療行為之名,暗渡陳倉而行商業行為之實之弊端。

營利性醫療社團法人開放投資是立法錯誤

其實當初醫療法為實現第5條的立法理由,只是為了避免「不利國內醫療事業之發展」的目的,政府大可以鼓勵不是醫師的醫師之子,採取改成財團醫療法人,或限制只能作為公益性醫療社團法人的慈善機構方式,以揚其父之名之外,又可扺遺產稅足矣。把「醫療有限公司」的理念藉由一個錯誤的「私益性醫療社團法人」引入醫療法,與公立醫療機構、私立醫療機構、公益性醫療財團法人及公益性醫療社團法人及法人附設醫療機構相提併論,平起平坐,不但立法錯誤,而且與公司法疊床架屋,最重要的是從今而後,不是醫師的人也可以,藉「醫療社團法人」的名義開設醫療院所,堂而皇之避免營業稅及公司法的管制,大賺其醫事人員的血汗錢,這與律師法及會計師法維持一貫作風,非律師不能開律師事務所(律師法第49: 律師非親自執行職務,而將事務所、章證或標識提供與未取得律師資格之人使用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金。外國法事務律師非親自執行職務,而將事務所、章證或標識提供他人使用者,亦同。律師法第50: 未取得律師資格,意圖營利,設立事務所而僱用律師或與律師合夥經營事務所執行業務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金。外國人或未經許可之外國律師,意圖營利,僱用中華民國律師或與中華民國律師合夥經營律師事務所執行中華民國法律事務者,亦同。),及非會計師不能開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法第69: 取得會計師資格,而親自或僱用執業會計師執行第三十九條第一款有關財務報告之簽證或第四款有關營利事業所得稅相關申報之簽證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六十萬元以上三百萬元以下罰金。會計師法第71: 未取得會計師資格,以會計師、會計師事務所、會計事務所或其他易使人誤認為會計師事務所之名義刊登廣告、招攬或執行會計師業務,經限期命其停止行為,屆期不停止其行為,或停止後再為違反行為者,處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上一百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限期命其停止行為;屆期不停止其行為或停止後再為違反行為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四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金。),大異其趣,完全不可日而語。

非醫師只可開設醫療有限公司或投資醫療股份有限公司

影響所及,這次自由經濟區國際醫療中心要聘請不具本國醫事人員證照的外國醫事人員,全國醫師沸沸騰騰,蓋按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第50條(開放設立國際醫療機構)規定:「(第1項)國際醫療機構得聘僱外國醫事人員於機構內執行業務,其聘僱外國醫事人員之人數或比率,由中央衛生福利主管機關公告之。(第2項)前項外國醫事人員,須經中央衛生福利主管機關核准,不受須領有我國醫事專門職業證書之限制。其資格、條件、廢止及其他管理事項之辦法,由中央衛生福利主管機關定之。...」。醫師群情激憤,抗議為什麼自由經濟區內,聘請律師及會計師就規定一定要有國內證照者才能執業,唯獨自由經濟區國際醫療中心就可聘請不具本國醫事人員證照的外國醫事人員?

其實民國九十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修正公布全文123條,在增訂醫療法第5條社團法人時,允許非醫師開設營利性醫療社團法人的醫療有限公司,就已埋下伏筆。營利性醫療社團法人享盡醫療機構權益,又可迴避營利事業的課稅及監理。如今積弊已深為時已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再要來翻案修法,就要先把非醫師開設的醫療有限公司等的營利事業,踢出醫療法而重新納入公司法控管,比照公司課徵營業稅,並適用消保法,讓醫療社團法人與醫療機構壁壘分明劃清界線,按醫療法重新回復,只有醫師才能開設醫療機構的規定,非公益性的營醫療財團法人則完全以醫療有限公司控管。則今日國際醫療中心不須受領有我國醫事專門職業證書之限制的問題就可堂而皇之,比照律師法或會計師法的證照問題同等待遇處理就好了,而且具營利醫療社團法人身分的國際醫療中心,除了另繳特許費外(按草案第53條第1項規定:「辦理國際醫療機構之醫療社團法人,應依前一年度營運總收入之一定比例,每年向中央衛生福利主管機關繳納特許費。」),並應比照公司課營業稅,並適消保法無過失責任,則今日醫界憂心忡忡的醫事人員證照問題,或可迎刃而解矣。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