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支援入監服刑醫師

20159 2 日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收到某位會員投書,要求學會聽聽基層婦產科醫師血淚的控訴,並請學會「全力支援入監服刑的醫師」。

鴨嘴大夫奉何理事長命,惠示意見如下:

會員來函控訴內容摘要

請全力支援入監服刑的醫師

婦產科醫師報載已經變成稀有動物,請聽基層婦產科醫師血淚的控訴。

報載民國1004月臺中有位婦產科大名醫蔣OO,被檢察官求刑15年,原因是指病患施打過期排卵針,該醫師被檢察官傳訊時,立即收押至看守所數月,該醫師形容看守所是豬住的地方,不但惡臭沖天,食如豬食,對醫師而言,簡直是人間煉獄,該官司纏訟數年,該醫師已得嚴重精神衰弱症,無人關懷,任其自生自滅,請問婦產科醫學會有無付出一點愛心?舉辦旅遊捐錢成立博物館,這些會員的血汗錢都沒有用在刀口上,何理事長,請全力成立婦產科人權基金會,請入監獄探問那些不幸坐牢的醫師,全國3萬多受刑人,醫師大約有185人,大都是誇大其詞的冤獄。最近又報載,某OO醫院精神科主任判刑八年入獄,原因是拿了一點藥商的回扣,OO大學附設醫院前院長被求刑15年,原因是92年拿了一點代理商11萬的水果禮盒,這些與葉仕文,林益世案簡直不成比例,請問台灣司法有公正嗎?

婦產科醫師不能在軟弱默不亢聲

1.      請成立婦產科人權基金會,號召大家捐錢支援那些官司纏訟的醫師。

2.      請到監獄慰問那些受刑的醫師,要求典獄長將其調到監獄診所擔任醫療醫師,以免浪費人力。

3.      請學會全力與檢察官交涉,勿誇大其詞亂扣冤獄帽給醫師。

4.      請高OO醫師擔任執行長,為台灣可憐的婦產科醫師盡力。

 

何理事長及全體理監事            全體婦產科會員   敬上                                                                                   

 

由本函,驚聞全國醫師受刑人高達185人,與法務部號稱醫師大都很少判刑罪,若被判刑亦大都予以緩刑之說法,大相逕庭。根據衛福部醫審會醫事鑑定小組統計,全國每年約五百六十件醫療糾紛定案,平均每天約一點五名醫師挨告,每案審理動輒花上三至五年,但醫師被定罪比率僅百分之零點七,但為什麼會有185位醫師受刑,其中罪名及刑期如何?有多少位受刑人是婦產科醫師都毫無資訊,實在值得本會重視及採取行動。

故有關本會員投書的意見,鴨嘴大夫提出以下四點意見及兩點建議來作回應,供大家參考:

意見一:到監獄慰問受刑婦產科醫師,迫在眉睫-針對本函請求2:「請到監獄慰問那些受刑的醫師,要求典獄長將其調到監獄診所擔任醫療醫師,以免浪費人力。」

想到1039 月新北巿一位67歲老醫師,服刑三個月後居然因肺膿瘍致死堅獄。呂醫師於10371 日入獄,居然在9 3 0日抬出監獄,家人接獲通知才知道已昏迷,轉送亞東醫院急診處時早已回天乏術,死因說是大葉性肺炎併發膿胸,致敗血病休克而死。確實對於目前正在受刑的婦產科醫師應有關心及慰問,發掘他的問題,若有感冒或重病,至少可以專家意見要求轉診或保外就醫,甚至如會員所說要求典獄長將其調到監獄診所擔任監獄醫療醫師的助手,人盡其才並不為過。

所以回應會員行文要求學會到監獄慰問那些受刑的醫師,我們學會確可組織一個「婦產科受刑醫師探視委員會」,由何理事長領軍,由婦產科之友朱先兆民檢察長協助安排行程。學會能做到的事雖不多,但就像及時雨關心一下,或許能解決那些受刑婦產科醫師的小小額外要求,也讓監獄管理員能夠給予合法的通融,協助受刑醫師渡過人生的黑暗期,意義十分重大。

一般接見,依法務部所屬矯正機關預約接見實施試辦要點,限於收容人之配偶、親屬或家屬。(一、為使收容人之配偶、親屬或家屬得以預約方式申請接見,以節省接見現場等候時間,特訂定本要點。),不是家屬必須申請特別接見。然依20150716日報載:特見浮濫矯正署修改特別接見規定:矯正署因爆發監所首長弊案,遭監察院 糾正受刑人的特別接見核准浮濫,為此,矯正署已修正「特別接見」規定,並把過去給人有特權印象的「特別接見」,更名「特別事由接見」,明確規範收容人家中因發生變故等5事由,監所首長才可核准,且須勾選准許的事由以示負責,有關特別事由接見,必須符合「收容人或家屬家中發生事故或有其他特殊情事」、「申請人身心障礙、罹病或行動不便時」、「收容人因語言溝通問題,有翻譯必要時」、「矯正機關因管教需要,須請申請人協助時」、及「其他經矯正機關首長認為有助於穩定收容人身心適應」等5大事由。且規定最多也是兩位可以去,所以必要的話曾透過朱兆民檢察長,或請立法委員為民服務協助「婦產科受刑醫師探視委員會」辦理特別接見,也是一個管道。

意見二:醫療訴訟關鍵在檢察官偵查庭階段-針對本函請求3:「請學會全力與檢察官交涉,勿誇大其詞亂扣冤獄帽給醫師。」

2013317 日台灣婦產科醫學會,在台南舉辦第二屆國際學術交流及第102年度第19 屆第4 次會員代表大會。我們的醫療倫理法律講座,特邀請了陳聰富教授,張瑜鳳庭長,熊誦梅法官,曾昭愷主任檢察官來演講。針對醫療案件偵查審判的重心---醫療鑑定乙事,不論是法學教授、法官或第一線的檢察官都異口同聲,有一個共同的體認就是:「幾乎百分之九十的醫療審判都是依賴醫療鑑定的報告來決定」,再三強調醫療鑑定的對錯或精確與否,人命關天不容忽視,尤其曾昭愷檢察官更對「快速鑑定」十分重視,因有鑑於往往檢察署、法院或雙方當事人、辯護人莫不都在引頸企望鑑定報告出爐,以讓謎題可以揭曉,好早日還原真相,偏偏等待都一再落空,無限期一直延宕下去。原先等待一個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報告出爐時間,規定只要六個月,但因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受理委託醫事鑑定案件數,統計顯示一直在直線上升,醫療糾紛鑑定案件從民國76年的145件,至民國98年達557件、99 年達499件、100年達547件,24年來共受理7726件鑑定案件。花費鑑定審議的時間已不得不延至一年以上,變成醫療審判案件曠日費時,延宕多年的關鍵時間點,自傷害發生到法院判決定讞,平均要花3.12年。

足見我們專科醫學會醫療學術鑑定舉足輕重,尤其我們婦產科醫學會維持三個月完成鑑定的速度,更是有口皆碑,會員到偵查庭或法院時,請求調查事項都要指定送我們學會作學術權威的專科鑑定,正符合曾昭愷主任檢察官語重心長地再三呼籲醫界,要重視費時一到二年的偵查庭階段才是醫療訴訟的關鍵,快速鑑定可以決定時間,專業鑑定可以及時不起訴,曾昭愷並再三強調:改良醫療鑑定,比醫療糾紛去刑化或刑責明確化的空口白話還要實際可行,尤其快速鑑定更可以減少刑事訴訟的冗長,等同不費分毫力氣就可達到了「醫療糾紛去刑事訴訟化」的訴求,醫界何必捨近求遠,不反求諸已還妄想要除罪化去刑化。可見檢察官不會誇大其詞亂扣冤獄帽給醫師,重點是當事人要提出讓檢察官信服的證據,這也是學會「醫療法制暨醫療糾紛委員會」多年來努力以赴,為會員服務的目標,會員要先懂得利用這個機制才好。

總之發生醫療糾紛時,婦產科醫師有許多管道可尋求幫忙,當事人醫師不必一個人單打獨鬥孤掌難鳴?醫師在第一個時辰找到同儕來同心協力解決困難?這過程中包括第一是諮詢階段,第二是調處階段,第三是訴訟階段慎選律師,第四是請求調查階段,送對醫學鑑定,第五則是如何選用專家鑑定人出庭作證,至少在法官面前,要能呈現真實還原真相。這些在學會都可以找「醫療法制暨醫療糾紛委員會」委員或學會的律師來協助,以還我醫師清白,何苦一個人單打獨鬥,竟因而含冤入獄。

意見三:強制醫師投保醫師責任保險-針對本函請求1:「請成立婦產科人權基金會,號召大家捐錢支援那些官司纏訟的醫師。」

相對於會員投書本會,號召大家捐錢支援官司纏訟的會員,只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其實只要衛福部一紙行政命今,強制醫師投保醫師責任保險就足以散風險,消化損失。目前只可以由我們婦產科醫學會統籌辦理集體投保醫師責任保險開始,婦產科醫師若已針對醫療過失的損害賠償而投保了集體責任保險,等同是「人人助我,我助人人」,對於無力支撐賠償或纏訟的過失醫師,涵蓋的理賠範圍及發揮的財務力量,人人會員都經由繳交保費來協助當事人渡過財政難關,也遠比會員捐錢支援還多,何況訴訟費用也可以用保險契約規定由保險公司支付。不過最終的目標還是要強制全國執業醫師投保醫師責任保險,大數法則之下才有足夠保險金支付賠償金。

意見四:推動修法:醫療行為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

其實推動「醫療行為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才是根本杜絕醫師被訴受刑之道。醫師只是要求就像司法官一樣,甚至與軍事指揮官一樣同等待遇即可。法官審判不罰過失犯,怕法官不敢審判,避免他們因過失判錯死刑,自己也要囹圄入獄,所以「審判行為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同樣軍事指揮官也是怕他以後不敢指揮進攻,明明因為指揮錯誤,誤判軍情軍覆沒,死傷數十萬大軍,也不可能因而被槍斃或解除兵權入獄,所以一樣「軍事行動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只有醫師,大家都不怕防衛醫療,連無心之過也要抓去監獄服刑,可能只是因為對千分之一病人的診療失誤,罔顧其他還有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需要醫師照顧的病患,無人診療,也非把不小心失誤的醫師捉去關不可,匪夷所思。

法律人要是講到業務過失致死不罰,就常舉計程車司機來跟醫師比較,咄咄逼人質問憑什麼醫師就可以拿殺人執照?問題重點是計程車司機可以拒載乘客,酒醉或來者不善都可以一溜煙開走,甚至可以轉行不幹司機,醫師可不能見死不救,何況計程車司機載的可都是健康完美的人,醫師要診療的卻都是面有菜色的病人,有病才來要來看病,體質上遠比法官和軍指揮官過失致死的凶狠犯人或強壯威武的軍人還要虛弱,不堪一擊。醫師既不能選擇病人,更不能拒絕醫療病人,但為什麼還必須還要因為無心之過,損害賠償之外,還要被關在監獄裡面拘束自由權來贖罪?我們不過只是要求與法官,指揮官同等待遇,修改醫療法第82條第二項:「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改為:「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這個問題就解決了,醫界明明振振有詞,何樂而不為?全聯會為什麼都不會在這方面,多做一點爭取醫師權益的著墨呢?

建議來函會員擔任婦產科人權基金會執行長

最後對這位有正義感的會員,鴨嘴大夫致上最大敬意之餘,真人不露相,高瞻遠矚,年輕有為其實才是「婦產科人權基金會」執行長的最佳人選,才能有效率的為台灣可憐的纏訟或受刑的婦產科醫師盡力,鴨嘴大夫身為醫師法律人,只能搖旗吶喊,提供法律依據之保護,並在此對這位有見識的會員提出兩個小小的建議。懇請下回務必以真實姓名通告學會,讓學會知道民間疾苦才能善盡服務之責,共同集思廣意,站在自己的岡崗位來為會員服務,相信以學會大老們的探監之行,不但可以法務提醒重視.落難會員的,假如當年吳醫師有定期探監服務,見其臉色不對或病情惡化,可以求後送或保外就醫,不但可以挽回老醫師,一命,又可以讓監獄減少被爭相指責及監察院調查的困境,亦是兩全其美的措施。

建議一:贊成成立婦產科人權基金會,並請這位有正義感的會員擔任執行長,籌組「婦產科受刑醫師探視委員會」,登高一呼萬馬奔騰。因為自文中可見他對許多問題都能深入挖掘,且頗有獨到見地,應是年輕有為的行政人材,鴨嘴大夫自願擔任法律志工,並在醫療鑑定方面大力支持,不在話下。

建議二:請來函會員下次來函大大方方用真名發表,義正詞嚴,何必隱姓埋名?或亦可委由會員代表或理監事為民服務提案,不但更具有凝聚力公信力,學會一定會有完整討論與交待,並報告執行成果。建議甚至乾脆直接參與下屆會員代表或理監事選舉,親自下海為民服務,成效更佳。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