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問題要用法律解決

--- 20151018 日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104 年醫法論壇(北區) /台灣醫事法律學會(原中華民國醫事法律學會)高添富理事長應邀致詞

 

王司長,劉院長,翁理事長,張召集人,各位前輩,各位醫師,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大家午安!

一.    感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翁林仲理事長及張朝凱召集人的邀約,能夠與我們中華民國醫事法律學會合作,舉辦這次北區醫法論壇,也是我們中華民國醫事法律學會的榮幸。

二.    最近自台北高檢調回台南的曾昭愷主任檢察官,二個月前就聽到我們這次要舉辦的醫法論壇,就特地來診所找我,再三交待不要忘了在論壇表達他對醫療訴訟的看法。尤其現在大家都在瘋行地方法院的訴訟前調解,但根據衛福部醫審會醫事鑑定小組統計,全國每年約五百六十件醫療糾紛鑑定案中,偵查庭起訴率為百分之八,而法院審判醫師被定罪的比率只有百分之零點七,表示還有百分之七點三的案子根本不需要起訴。也就是說醫療糾紛的案子真正超越合理懷疑而被檢察官起訴的應該只有百分之零點七而已,所以醫療訴訟的關鍵時刻是在偵查階段,醫界應重視這塊被忽略,而醫師最害怕,又必須煎熬一二年的偵查庭,醫界應加強醫療鑑定的專業性,學術性,釐清疑點,早日讓檢察官發現真實,不要醫醫相害,才是面對醫療訴訟之道,重點不必擺在起訴率不到十分之一的法院的訴訟前調解。曾檢察官語重心長的開釋恍如暮鼓晨鐘,一語驚醒夢中人,特此銜命,向大家報告他對醫界的關心。

三.    法律問題要用法律解決,許多時候醫師都一知半解,尤其醫界許多法律素人,最愛為反對而反對。就以楊玉欣立委的病人自主權法草案來說,根本就是在為醫師「善終權」背書。立委主動要為醫師爭取權益,為什麼醫界還要一味反對?該反對的應該是法務部,要把關的是刑法教授,要煩惱的也是醫學倫理學者,何況其實醫師老早就在用醫療法第75條第2AADischarge(醫院對尚未治癒而要求出院之病人,得要求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簽具自動出院書。)被動解除醫師的醫療義務,而且醫師老早就在用醫療裁量權,偷偷地在限縮無效醫療了。病人自主權法就只是要為我們醫師背書,何樂而不為?

四.    尤其聽說最近全聯會在醞釀,醫糾法有敗部復活的跡象,不知是喜還是憂?個人從頭到尾都反對「事故補償」,但對「醫療糾紛處理」那一部份可一直推崇不已。只嘆除了楊秀儀老師及甘添貴教授外,幾乎沒有法律人懂我們保險法理的「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十二箴言的真諦,惟自二OOO年沈富雄的醫療糾紛處理及補償條例草案,二OO二年邱永仁的醫療糾紛處理及補償條例草案,二OO三年余政道的強制醫療責任保險法草案,二OO六年賴清德的醫療傷害處理法草案,請問那一個不是「事故補償」?又有那一個事故補償法案推動得了?前車殷鑑不遠,何必重蹈舊轍?這也是本次論壇主題:Section 1 「台灣醫界關注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的現況與展望」的討論重點,敬請大家期待。

五.    最後再次感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的用心與努力,預祝這次論壇成功順利,給醫界帶來更多的期望及希望。謝謝大家。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