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10月13日  

 

一.  相鄰關係,鴨嘴大夫滿臉豆花

鴨嘴大夫診所樓下一樓兩個月前搬來新租戶,聽說要裝潢開設泰式餐廳,不但可帶來人潮,又可回復光明,本來是與有榮焉,樂觀其成。自從半年前金廚餐廳經營不善搬走之後,街口只餘鴨嘴大夫一家診所獨撐場面,入夜之後都是一片昏暗,雖然更突顯出二樓診所一片光明,恍如山谷中的燈火,但鴨嘴大夫還是自掏腰包在騎樓走廊裝了幾盞日光燈,至少讓過路行人還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掉到水溝裡。

話說自從泰式餐廳他們工人開始裝璜,一開始敲敲打打起,本來就聽說一樓天花板有點滲水的,突然就開始大量漏水,甚至雨下如注。鴨嘴大夫不敢怠慢,連忙叫自己的特約包工急診處理,可是漏水一直時大時小,不能斷根。本來嘛,相鄰關係,我們是責無旁貸一定要修好,但整個醫院己經把剛花了二、三十萬新舖的大理石地磚都挖了千瘡百孔了,新修的廁所都完全打掉了,滿目瘡痍了還是照漏不誤,最後甚至決定抽換全部排水管了,還是餘波盪漾,源源不絕。兩個月下來,不但鴨嘴大夫,鴨嘴大夫病人,護士,甚至連包工們都心力交瘁,快要捉狂了,一直到他們餐廳十月十日正式完成裝潢開始試賣了,剛好漏水也停了。

民法上講「相鄰關係」,就是不能說「又不是我家漏水,關我何事?要修您不會自己去修?,但本來沒什麼漏水,他們開始敲打之後才開始大漏特漏,這就像工地地基下陷事件的縮小版本,不能說絕對沒有「與有過焉」,好在他們負責人相當客氣誠懇的,我們也努力的挖,禮尚往來,

.敦親睦鄰,只有忍氣吞聲

鴨嘴大夫不禁回憶起五年前在內湖成功路四段以超天價(買在最高點)買了一個店面之後,發現天花板漏水時,拜託抓漏專家才查出是二樓浴室漏水的關係。抓漏工人上樓要去修理時,二樓住戶居然是打死他們也不讓工人進去查看,鴨嘴大夫都承諾要替他們出費用了,他們照常採取閉關政策不理不睬,聽說老先生還是中級公務員退休的知識份子呢。工人很火,說要把他們通過我們天花板的排水管封起來,他們的排水無路可通,釀成浴室水災了,自然會拜託我們給他修理。但為了敦親睦鄰,忍氣吞聲,最後不得已鴨嘴大夫居然是請工人作了一個漏斗式的大鐵盤來盛接他們漏出的排水,再沿著天花板引流出去,五年如一日。唯一感慨的是有這種不講理不講法的公務員治理國家,還可以做到退休,國家還有什麼指望?

面對樓下餐廳車水馬龍,診所千瘡百孔滿目瘡痍,撫今追昔,鴨嘴大夫只有很阿Q的說,立誓下次內湖店面再漏水時,一定要據理力爭,和二樓沒完沒了,非爭出一個理字不可,否豈不枉費鴨嘴大夫在國立政治大學念了四年法律研究所,通宵達旦天天開夜車的苦心。只是反面解釋又再度暴露出---原來當年鴨嘴大夫還真是一個法律白痴呢!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