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10月20日  

 

. 我不要塞那種黃黃的陰道片

患者告訴鴨嘴大夫說「我不要塞那種黃黃的、一點都不會溶化的陰道片,我要白色的比較好溶化,但是鴨嘴大夫義正詞嚴告訴她說「因為你這次是黴菌感染,所以一定要使用這種藥物,黴菌的白帶本來就是成塊狀,像衛生紙一樣,本身就不太容易溶化,這都是正常的現象。」,患者又抱怨說「褲底都弄得黃黃的,洗又洗不掉,我不喜歡!」,但事實上這並不是在請患者作血拚購物的選擇,要治癒黴菌就一定要使用這種抗黴菌藥物,由不得任君挑選。患者在鴨嘴大夫堅持之下勉強接受了,心理也許恨得癢癢的,回去會不會有耐心塞完14天就很懷疑了。

. 乒乓球感染綿延不絕

有一位患者每個月都因為黃色白帶多而來求診。很奇怪的是每次塞完十四天療程的藥片,過了一個禮拜又有白帶出現就又來求診,顯微鏡下檢查白帶分泌物也真的發現有許多的膿細胞(白血球),作細菌培養又沒有淋病或其他特殊的病菌。當然如果說她工作壓力很大、生活繁忙也都是容易致病的因素,但也不應該那麼快就又發炎吧?而且每次都是化膿性細菌那麼嚴重的感染,太誇張了。

事實上這種非性病性的病菌,大都是來自肛門附近的「自體傳染」或由先生或男朋友「乒乓球感染」而反覆發生,尤其是乒乓球感染這條路線不中斷的話,當然會繼續一再發作,尤其是陰道鞭毛滴蟲的感染,有時先生並沒有什麼症狀,但是滴蟲和共生的厭氣性化膿菌都會反覆的傳染過來傳染過去,像愛情一樣天長地久綿延不絕。

.醫師回診要求權病人順從權

回診就是說你看過一次醫師後,除了醫師吩咐您再回診外,若病情未見起色,您就應該再回來看醫師,尤其治療並不如期待時,正是醫師要重新評估病情,作進一步檢查的憑據。像登革熱或是某些特殊的疾病,一定是第一次按平常的治療無效後醫師才會聯想到罕見的疑難雜症,如果醫師第一次就作完全套檢查,保証患者一定會嚇落荒而逃,但如果說醫師在第2次第3次病人,一直無法退燒都還沒有想到登革熱,醫師就是應注意而為注意而有刑責了。另外有些流產手術很困難,子宮位置異常,醫師花了很多時間怎麼樣也探不到子宮內膜,手術後病人不來回診,醫師如何發現有什麼流產不全的問題,有可能沒有拿掉胚胎,有可能子宮穿孔,好歹讓您的主治醫師有負責人回復病人健康的機會。如果說要醫師在第一次看病就把所有可能的病因或合併症都想完的話,做了一大堆檢查,深恐患者一去不回,萬一延誤診斷,罪該萬死,這樣只有浪費醫療資源,又個病人當作白老鼠來試驗研究,想來這絕不是民眾醫療權利之福。

.藥師不依處方箋拿藥就是密醫

藥師看到發燒患者,在根本都沒有檢查病患或詢問病情下,直接依國民處方輯直接隨便給他配退燒藥吃(處方權?),萬一是登革熱,誤診了怎麼沒有人去告藥師「延誤診斷」? 登革熱冒然給患者吃了阿斯匹林,還會產生「雷氏症狀群」的合併症,為什麼沒有人去告藥師「延誤病情」業務過失及密醫罪(藥師只有調劑權,沒有處方權)?拿鴨嘴大夫這句話去告訴給錯藥的藥師,比照控告醫師的索賠行情,至少十來萬「民事賠償請求權」跑不掉!

.對生命權的敬畏與尊重

醫護人員理當都要有「尊重生命」的上位觀念。有的病人很奇怪,每次看病的時候都是到很嚴重「急性骨盆腔腹膜炎」了才會來找鴨嘴大夫,結果都要打點滴留院觀察,但她來看診的時候都已經近九點快下班時,第一次時倒也無可厚非,但打針要打到十一、二點都還要特別指派一名護士留守照顧,其實是相當的不方便,患者離院回去的時候,護士小姐也都會囑咐她次日可能還要再打點滴早點來。結果第二天患者照常到晚上九點才珊珊來遲,或到九點半看最後一個病人才來。這種場合,護士們因為要留守都唸唸有詞非常的不悅,好在經過鴨嘴大夫曉以大義「不能說因為大家要趕著下班了,就改變治療方法,要打點滴的還是要打點滴」,病人至上所以但也嚴禁她們對病人抱怨,或面目可憎,而最怕的就是她們私下把點滴速度加快,為了趕緊下班赴約就把點滴速度加快調到一瓶五百CC一小時多就打完,好在護士們在鴨嘴大夫高壓淫威政策下,倒也服服貼貼,不敢造次。

雖然點滴加速對病人並非很大的傷害,但是基本上不能因為自己的私事、安逸或方便,就對生命這麼不尊重,這是醫護人員的「帝王原則」。要作醫護工作,就要抱著犧牲服務,不然就不要作醫師護士算了,一個醫護人員最好不要有太多的雜務,或參予大起大落的經濟活動,闢如說投資股票,做生意,他就會要分心,也許為了談一筆生意,本來應該打點滴的就不要打了,應該開刀的就拖延下去,沒有辦法專心作一個醫師護士的「生命事業」。醫護人員的私生活最好不要太複雜,人生思想愈單純愈好,以免為了賺生意錢,考慮計較成本會計或資本回收,漠視忽略了生命的崇高真諦,這是作為醫護人員最大的禁忌,也都是非常不健康的醫護人員行為。(90070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