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見義勇為救人有否善良撒馬人條款免責的適用?

127日中午12點半鴨嘴大夫參加的美姿瑜珈班同學,一行近二十人在古川日本料理舉辦望年會聚餐,碰到辜寬敏一行人剛好也在隔壁桌吃飯,令許多慕名的同學躍躍欲試,想要與他老人家合照沾光。

忽然一陣騷動,原來隔壁桌裡面有一位老人家好像突然昏睡不醒。開始大家都以為只是睡著了,但是一直搖不醒,他們就叫餐廳叫了救護車,等候時間一直叫不醒,問我們這桌有否醫師,鴨嘴大夫就在眾同學蜂擁下,硬著頭皮上陣。問題是身上如聽診器,血壓計,手電等檢查工具筒都空無一物,又因為沒有家人陪伴,在場朋友都一問三不知,不知道病人是否有高血壓、糖尿病等病史,或有否服用什麼藥物?只見他脈搏快約110下,呼吸略深平穩,沒有發紺,依格拉斯哥昏迷指數的睜眼反應、言語反應、動作反應來評估病人意識,初步看來均無反應,指數為3,但一會兒他老兄居然打起哈欠來,病況看來又沒那麼嚴重,但手無寸鐵,除了催促救護車,鴨嘴大夫也束手無策。

好不容易救護車來了,救護人員一行四五人浩浩蕩蕩走進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救護人員一來就馬上開始量血壓、脈搏、血氧、血醣,訓練有素。血壓76 /40mmHg,脈搏110,明顯的呈休克狀態,血氧正常,但血醣高到300多,表示可能還是新陳代謝的問題(高血醣性休克),救護人員不是醫師不能注射胰島素,否則一注射應該就會馬上清醒。至此病情昭然若揭,鴨嘴大夫建議他們趕快轉送出去醫院,交由醫師處理,但他們四名穿橙色工作服的救人員仍在執行SOP,根本不理睬周遭七口八舌的圍觀者,鴨嘴大夫無功而返,只好黯淡回到座位。

但看他們一群人東摸西摸忙東忙西,居然是在為患者打上一瓶點滴,反而沒有給病人氧氣罩,或讓病人平躺成休克姿勢。五百西西點滴應該是生理食鹽水,不可能是葡萄糖溶液吧,否則豈不加重病情?這樣花了近半小時的時間才開始用擔架推車轉送至大醫院急診。其實他們只是緊急救護人員,都不是醫生,既然不能給胰島素積極治療,病人又沒有出血或有脫水現象,何必急著給他打點滴補充電解質?反倒最重要的氧氣並未在現場馬上供給,又沒讓病人平躺頭低呈休克姿勢,反而是敗筆之處。

最近醫師在「賴」上紛紛討論,在火車上或飛機上見義勇為救人有否善良撒馬人條款的適用問題?其實醫師不必有疑慮,因為民國 102 01 16 日增訂緊急醫療救護法第14-2 條第1項固規定:「救護人員以外之人,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因為本法所稱緊急醫療救護人員(以下簡稱救護人員),指的是醫師、護理人員、救護技術員,所以救護人員以外之人就把醫師、護理人員、救護技術都排除掉了。好在緊急醫療救護法第14-2 條第2項又有規定:「救護人員於非值勤期間,前項規定亦適用之」。可知救護人員必須於下班後等非值勤期間,才。所以只要醫師不是在執勤中,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即使發生過失致死或傷害,仍可適用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這是特別法優於普通法的規定,而且在飛機上就是國土的延伸,適用本國法,所以醫師儘可以放膽救人,不必再心存顧慮。

不過鴨嘴大夫念茲在茲的是,救護車救護人員比較令人憂心,主要是救護車的急救人員出動時都是在執行業務當中,因為值勤期間就沒有善良撒馬人條款之適用,所以他們執行急救時應該更加警覺,十目所指無法遁形。故救護人員在完成急救的SOP基本檢查及判斷後,除非是心跳停止,必要馬上作心肺復甦術CPR及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外,就要趕緊後送醫院不要逞強,連點滴生理食鹽水或代血漿都可以在救護車上打,車上可以平躺又有氧氣或心電圖等相關配備,一堆半調子密醫在現場搞了近半小时才搬走需要緊急醫療的病人,捨本逐末,令鴨嘴大夫真替病人及救護車人員捏一把冷汗。

經鴨嘴大夫打聽結果,該病患果然是血醣失控過高引起的高血醣性休克,轉送馬偕醫院急診後即恢復意識,觀察一段時間後平安出院,皆大歡喜。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