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的矯情

年輕病人懷孕四周多,最後一次月經是124號,但自224號就開始大量出血,而且肚子痛不欲生,病人血流了三天頭昏腦脹了,才在假日才虛弱的來看鴨嘴大夫的初診。明顯的一聽就知道是「不可避免性流產」,或甚至「不完全流程產」。病人應該不會是子宮外孕破裂造成的腹內出血,因為輸管妊娠可撐到懷孕七八週,不過還是要內診作鑑別診斷。內診後鴨嘴大夫確定病人沒有骨盆腔發炎,也沒有腹內出血的腹膜徵象(壓肚皮再彈開,不會反彈痛),至少確定不需要轉診作緊急手術。但因這個時候才妊娠第四週,即使沒有流產出血現象,超音波也看不出妊娠囊,無法證明懷孕是否正常在子宮裡面,就不能完全排除子宮外孕的可能性。

面對病人哭天喊地的陣痛,血崩式的潺潺出血,最直接了當的醫療處置就是醫師馬上當機立斷,在門診檢查台上用月經規則術的塑膠吸管,用真空吸引機吸引的方式,三兩下把淤血及殘留的妊娠物清除乾淨,子宮馬上收縮止血,陣痛也會變成正常宮縮,病人馬上就生龍活虎,不會再出血也不會再疼痛,問題馬上迎刃而解。但更大的顧慮是是第一:病人是初診,對醫師素昧平生,初次見面一開口就要病人馬上動手術,很難取信於病人;第二是無法確定病人的婚姻狀態,陪她來的又不是她的先生而是男朋友,法律關係未明。第三更麻煩的是病人又先聲明,她本來就決定不想要生,所以即使打安胎針可以可以減少出血減輕疼痛,但是於事無補,但或若不予以先行處理,若病人半夜血崩休克,不完全流產有時也可能會有生命危險,至此鴨嘴大夫不得不躊躇猶豫,陷入兩難。

雖然從醫療的立場,緊急失血狀態,依醫療裁量,只要馬上動手術清除乾淨就可止血解除痛苦,就可不必拘泥配偶簽名同意,因為這種情況正是屬於醫療法所賦予的急救義務範圍(醫療法第63,64條第1項但書:「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所以這種不可避免性流產或不完全流產的緊急情況,依法本來就可以不必要等待配偶同意,但為了防衛醫療,鴨嘴大夫也一直躊躇,不敢告知病人,直接做手術就可馬上解決問題,同時也為了避免反而惹出老公要回來嗆聲,索喪子費的醫療糾紛,而猶豫不決。

63

1

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

64

1

醫療機構實施中央主管機關規定之侵入性檢查或治療,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說明,並經其同意,簽具同意書後,始得為之。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

最後在詳細與病人分析目前病情,病人同意暫時先用姑息療法減輕痛苦減少出血,並約次日一早,到門診手術室靠人工流產手術清除子宮,才能恢復正常。在病人知情同意下,鴨嘴大夫才給她打了一支止血劑及一支止痛針緩解。結果病人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趕來門診作手術,足證出血陣痛症狀已大獲緩解,辦好手續做了手術清除,就安然無事了,鴨嘴大夫再囑病人手術後一個禮拜,務必再回診來抽血檢查β-HCGHC,以完全排除子宮外孕的可能性,總算才大功告成。

有時醫師就是這麼矯情,夭鬼假碎理,實在是情非得已,因為醫療裁量權總是不敵依法行事。若醫師不步步為營,終有一天就要上偵查庭去向檢察官解釋,舉證證明病人當時的病情是如何如何的危急,問題是檢察官一句話:「被告然都說自己無罪」就破功了。醫師即使聲淚俱下據實描述,對天發誓,「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包青天當然是一包話也不相信,充耳不聞百口莫辯,醫師還是明哲保身,多矯情一點的好。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