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投書VS言論自由

三月六日下午,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會員代表大會,鴨嘴大夫的提案付諸討論。

[案由主旨]

請重視會員投書有關「支援入獄服刑醫師」一文,應刊登在會訊會員園地,並尋求解決之道

[說明]

一.    該會員雖說是匿名投書,但卻有實質內容,應該公開刊登在會訊的會員園地。

二.    有些對學會政策不同意的內容,學會應加以說明清楚才對,而不是全面封殺。

三.    請說明學會是否有文字審查的機制?若有,請問是由誰主導?

四.    伏爾泰說:「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每個會員應該都有公開發表個人言論的自由,學會必須予以尊重。

[辦法]

一.    投書內容事關入獄服刑醫師權益,雖不鼓勵會員匿名投書,但有實質內容,應公開刊登在下期會訊會員園地,學會不能因會員匿名投書就不理不睬。

二.    請理事長召集相關委員會討論,如何實際支援並組團探親入獄服刑的婦產科醫師。

三.    學會秘書長應就會員對學會政策不瞭解,或有誤解的地方寫一篇文章解釋。事實上理事長很注重會員的福利,許多會員也都贊成博物館的設立,何況支援入獄服刑醫師跟博物館之設立並沒有什麼衝突。

附件一:會員投書: 請全力支援入監服刑的醫師(略)。

提案人鴨嘴大夫的說明

很抱歉,浪費會員代表寶貴的時間,其實會員投書,又沒有涉及毀謗或國家機密,二話不說登了就是了,何必這麼囉唆?但若不揭露會員的需求,如何請理事長召集相關委員會討論,如何實際支援並組團探親入獄服刑的婦產科醫師?

有關該會員投書內容,在此唸一小段令人驚心動魄觸目驚心的片段,給會員代表參考:「報載民國1004月台中有位婦產科大名醫蔣OO,被檢察官求刑15年,原因是指病患施打過期排卵針,該醫師被檢察官傳訊時,立即收押至看守所數月,該醫師形容看守所是豬住的地方,不但惡臭沖天,食如豬食,對醫師而言,簡直是人間煉獄,該官司纏訟數年,該醫師已得嚴重精神衰弱症,無人關懷,任其自生自滅。婦產科醫師不能再軟弱默不亢聲:請全力成立婦產科人權基金會,請入監獄探問那些不幸坐牢的醫師,全國3萬多受刑人,醫師大約有185人,大都是誇大其詞的冤獄。」

大家不要忘了,身為產科醫師,只要一個小小的無心之過,隨時都可能入獄服刑,作下一個階下囚:因為業務過失傷害、重傷害及致死,可分別處以醫師一年,三年,五年的有期徒刑:

刑法第284條第2(業務過失傷害):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

刑法第276條第2(業務過失致人於死):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

四點訴求

本案個人只有四點訴求:

壹 尊重會員言論自由,珍惜每一位會員的寶貴意見及建議

貳 台灣已於民國七十六年解嚴,民國八十八年廢止出版法

台灣己經沒有文字審查或禁止發表個人意見的白色恐怖,希望學會某些人不要再停留動員勘亂時期的威權統治思想

參 個人是兔死孤悲禍,殃及池魚。

因為為了會員投書寫了一篇法律觀點的文章回應,居然自去年九月起連法律信箱文章就被封殺了,不是我不寫,是為了抗議文字審查我也不投稿,改投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就是,只是掩耳盗鈴,文字祕密審查。

肆 請問是理事長或會刊編輯召集人的指示嗎?

請教理事長或會訊編輯召集人是否知情或是理事長直接下的封口令?

結論

本案先由祕書長說明來龍去脈及處理過程,理事長並告知初步理事會決議,再經過會員代表熱列討論,並蒙大老蔡明賢,蘇聰賢院士開釋,得到下列共識:

一.    其實對祕書長的解釋及理事長的說明,證明本案業已實質加以處理,並非置之不顧會員的要求,此點提案人鴨嘴大夫已經釋然,能夠接受學會的處置方式了。

二.    前輩蔡醫師發言表達學會協助會員的用心及苦心,令人動容,並舉出醫療糾紛的SOP包巳括一.請理事會及理事協助二.要據實告知才能協助,.善用學會學術鑑定。四.請教法界人士。五.查明瞭解審判法官。值得會員參考。

三.    本案重點就是沒有事先的溝通,實際上就事論事,該會員所述及的事實,祕書長已經有聯絡並實地參與處理,且向理事長報告過了。所以再經過代表大會充分討論之後,鴨嘴大夫已能夠體會學會理事長及祕書長的用心良苦矣。

四.    最後的問題是該會員投訴是匿名投書,學會經常收到匿名信及黑函,數量相當多,若要一一處理涉及層面恐怕很大,所以最後決議匿名的信不予處理。希望有意見要表達的會員一定要出示真實姓名,當然可以用筆名或其他名字發表,學會也有守密義務,但作者必須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否則很難以言論自由而放任匿名政奸毀謗,造成黑函滿天飛的亂象。

後記

惟鴨嘴大夫比較龜毛,仍認為匿名信原則上固然不予處理,不過是為了要杜絕黑函黑箱作業,但仍應針對實質內容加以篩選,就事論事,若實質內容有利公益,例外仍不可淡然處之或置之不理。若匿名函不非青紅皂白一律不處理,有點美中不足,學會也應該要檢討會員為什麼要匿名?是不願拋頭露面?對上位者沒信心?怕得罪人?無法言所欲言?或是怕秋後算帳?

尤其歷經白色恐怖威統治,台灣大多數人都選擇三緘其口沈默是金式的逃避,匿名發函有時也是一種情非得已的變通,又有誰知?若有利公益的建言,棄之可惜,其實也可汰蕪存菁,擇要納入理事會議程討論,才不會有滄海遺珠之憾。這也許就是鴨嘴大夫習法二十年後的龜毛後遺症,看來也是真的無可救藥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