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10月27日  

 

. 醫師有所不為

醫師出自人性的尊嚴,本來就有道德的自我拘束。作醫師並不是不在乎錢,但不是因為錢才作醫師(Eat for live,not live for eat)。只是說如果醫師連三餐都吃不飽了,行醫處事都要被生意人牽著鼻子走,還能奢談什麼濟世救人?仁心仁術? 醫療機構都被白金財團法人當作錢賺錢工業,國家醫療政策都被這些擅長經營醫院的人所掌握,他們一心一意把賺錢作為最高追求的目標,重利輕義,置人性尊嚴於不顧,視企業經營為至高法寶,醫師也只能與狼共舞,毫無自己自主的主張及權利,這種托辣斯的鴨霸淫威下,醫師還奢談什麼人性尊嚴?

所以要改善台灣的醫療生態,第一就是要遏止白金財團的無限擴大,第二就是把為財團而精心打造的全民健保廢止,恢復自由市場的醫療環境,讓醫師有主權看病,才有辦法恢復醫師倫理。第三就是把財團法人醫院一律改為社團法人,完全沒有營利空間,一律免費醫療,最後才看得出來是誰才是真正在濟世救人,濟弱扶傾, 一介不取。(901020)

.健保人民公社拖垮國本

健保能夠苟延殘喘就是因為利用低廉的醫師費用來彌補,財團法人醫院還能夠賺錢也是因為利用物廉價美的醫師勞力來「物超所值」, 有認為醫療行為是消費行為,如果人的健康全生命權是無價的,看一人次門診只給付250元,比一個美髮師的收費還低,這是對民眾生命健康的一種侮辱還是尊重?事實上今天連富庶的美國都做不到全民健保的「福利國」境界,就是因為醫藥費和醫師費用相當高,但是在台灣一方面可以任意的打壓醫師的行情,一方面又要來責怪醫師未做詳細的解釋給病人的時間太少,事實上醫師不是不知道自己有「說明義務」,但是一天門診要看二、三百個病人,以量補價,哪有時間和機會跟他們說明病情?站在財團法人生意第一的立場,管理處也不可能讓受雇醫師們在那邊慢條斯理的蘑菇說明。

一個完美的醫療體系必須要以達到國際標準的醫療為前提,不然就寧缺勿濫不要勉強去做。今天要做好真正的全民健保,絕不是用物美價廉的醫療方式來作表面工夫,看起來好像是在實行社會主義,其實不過是在侵蝕國本。只是一味單方面的要求醫師必須要有奉獻的精神,嚴厲規定醫師不得拒絕上門求診的病人,醫師不能像商人一樣以利益為依歸,但財團法人醫院背後生意人忙著在數著鈔票,忙著算計健保局,重利輕醫,全盤破壞當今醫療生態,這樣子台灣經濟再被全民健保拖垮的日子也不遠了。 (901020)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