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與言論自由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伏爾泰

三月六日下午,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會員代表大會,鴨嘴大夫的提案:「請重視會員投書有關『支援入獄服刑醫師』一文,應刊登在會訊會員園地,並尋求解決之道」,付諸討論。

鴨子滑水學會用心良苦

本案經由祕書長說明來龍去脈及處理過程,理事長並告知初步理事會決議,再經過會員代表熱列討論,並蒙大老蔡明賢,蘇聰賢院士開釋,鴨嘴大夫已能夠體會學會理事長及祕書長的用心良苦,而坦然接受。

唯鴨嘴大夫矯情,心中的苦是兔死狐悲殃及池魚,因為寫了一篇法律觀點的文章針對投書予以正面肯定及支持,居然自去年九月起就被無預警的封殺,鴨嘴大夫為抗議文字審查,思想管制及言論不自由,之後每月一篇的法律信箱專欄文章無以為繼,所以寫了十來年的會訊法律信箱專欄就此壽終正寢,無限期永遠停刊了。問題是會員無關痛癢居然都未察覺,也沒有人為鴨嘴大夫的無妄之災抱屈,足見法律信箱根本無人問津,乏善可陳。

會議中鴨嘴大夫牢騷滿腹慷慨激昂,計有四點訴求重點:壹.,尊重會員言論自由,珍惜每一位會員的寶貴意見及建議。貳.台灣已於民國七十六年解嚴,民國八十八年廢止出版法。參.個人是兔死狐悲,殃及池魚。肆.請問是理事長或會刊編輯召集人的指示嗎?其實意有所指借端發揮,可嘆無人領會,不知鴨嘴大夫內心真義,最後只好黯然收場。

峯迴路轉美中不足

本案原已圓滿落幕,鴨嘴大夫業已坦然概括接受,偏偏熱心過度的學會幹部畫蛇添足,事隔一日後又來電行政指導,關切鴨嘴大夫投稿臺北市醫師公會會刊的文章內容,是否涉及學會攻擊誣衊長官之事,道德勸說之餘並指示應作如何如何刪減云云,發行人錯愕之餘,只能冷冷的回應說:發行人是唸法律的,自會斟酌依個人資料保護法處理,請他安心。

不過事後愈想愈不對,彷彿如出一轍又回到白色恐佈時期的文字箝制,原本鴨嘴大夫投稿會訊法律信箱的那篇回應文,自去年九月被文字審查而全面封殺掉了之後,經會員代表大會開會熱烈討論,結論如上是因為學會的policy對匿名投書函不予理會,加上實務上針對落難同儕早已使出渾身解數處理過了,會員投書內容已無足輕重,鴨嘴大夫業已坦接受,但今天學會幹部又把文字審查的魔掌伸入別家刊物,連其勢力所不能及的非管轄範圍都要干涉寫作內容,還要禁止作者自由表達自己的意見,而必須如何如何聽從指示,未免太越權霸淩獨裁專制之外,侵犯自由人權莫非以此為最。

大家都忘了,在台灣最可貴的就是任何人都可以謾罵馬英九總統,而不會被下封口令或半夜被憲兵捉走,人間消失,只是賢達先烈努力爭取到的出版及言論自由,就這樣被一通任性的來電指示而蕩然無存,今天高級知識份子的民主素養居然如此低落,豈只是令人瞠目結舌,簡直是駭人聽聞。

台灣還有真正的言論自由嗎?

白色恐怖的後遺症,不只是二二八的菁英知識份子被殺光後繼無人而已,而是寒蟬效應所引起的餘毒,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直教許多台灣人不敢再談論政治,不敢再反對威權。想不到如今還有人會利用這種餘威來管制社團言論,連有會員發表自己意見時「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釋字第509)的言論自由空間都沒有,字字句句都必須遵照行政幹部或上級指示增刪的話,台灣還有自由民主嗎?尤其是這些接受民主歷練的後輩小生,居然也懂得此中三昧,除了逢迎拍馬護主心切,為求功名利慾薰心,不惜違法違憲,這種不可理喻的反民主心態,令人懷疑台灣的自由民主,還有進步的空間嗎?

鴨嘴大夫個人投稿被封殺事小,寫稿被審查箝制事大,上位者不修憲法不懂人權,個人英雄主義自以為是,實在是台灣民主教育的失敗。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待鴨嘴大夫修身養性一段時間後,再重換跑道,改投稿別的醫師刊物,瑟琶別抱去教導別科的醫師風險管理,也是有萬不得已的苦衷。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