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調解委員

報載有一個許姓情癡醫師抄錄一些歌詞在小紙條上,給他仰慕的有夫之婦櫃檯小姐詹女,傾訴情意,結果被告性騷擾。經鄉鎮調處委員會調處結果,委員要求他付出250萬賠償,否則要讓消息曝光讓他身敗名裂,事後他當然嫌太高,結果該醫師調解後悔約,指控詹女與民代主席等人脅迫他簽立自白書,及受了名譽受損的威脅,認為詹女與民代涉犯恐嚇取財、私行拘禁等罪嫌,害他心生恐懼才得不得不簽下賠償同意書,拒絕履約。

台中高分院事後認為,許男同意賠償詹女250萬元的金額雖較高,但這是許男為息事寧人才答應的金額。許男指控遭民代等人脅迫,已獲檢方不起訴處分確定,沒有其他證據能證明許男是遭到脅迫,因此判決許男須依約賠償。案經上訴後,最高院今維持二審判決定讞。有律師就說,即使真的言語性騷擾,一般賠償額也不過一二十萬的名譽賠償,鮮有賠償到250萬那麼高者云云。

由此可見,許多參與調解的人都只以解決爭端為目標,不按牌理出牌,尤其許多法律素人,自以為官大學問大,當了理事長就無所不能,參與調解主觀意識滿滿自以為是,沒有法律背景法律常識,只是強調要迅速結案,展現政績,就會要求當事人醫師忍辱負重多賠一點,賠得越多解決越快。最後這種恐龍調解出來的天價結果,雖然每案都可迎刃而解,問題昰有否符合公平正義原則?有否遵循「過失賠償,風險救濟,事故補償」原理?不言自喻。調解委員還都自鳴得意,以為自己天縱英才,不但會做醫生還會調解,不必唸法律也照常無師自通,比醫師法律人都厲害,到處吹噓爭相邀功。

大家都愛說恐龍法官,其實更多的恐龍調解委員都在暗中製造一些不需要的巨額賠償,破壞行情養大病家胃口,加上調解有保密條款規定,所以調解都是黑箱作業,不像法官一定要公開審判,連心證形成都要在判決文揭露。多少烏龍調解結果都只是在粉飾太平而已,吃虧的也只有當事人醫師一個人,吃了一記悶棍,好在當事人也不願意讓別人知道,只好偷偷的吃悶虧,化錢消災息事寧人,只有造就了恐龍調解委員諸多的功勞政績。

問題是以超出行價猛敲醫師竹桿,表面上是說在幫助醫師,打破行情含冤化錢消災並非調解原意。醫師有過失責任理當道歉賠償適可而止,非過失責任時表示遺憾同情,請醫師退回醫藥費,至少減少弱勢者的負擔,不要再賺受害人的錢合情合理,但絕對不能叫醫師為醫療風險負賠償責任,最多只能建議醫師在能力範圍之內,限額道義補償一些營養費給受害人,表現醫師濟世救人濟弱扶傾的泱泱大度,未嘗不可,醫病握手言和繼續維繫醫病關係才是調解成功的最高境界,而非以不分青紅皂白以調解成敗論英雄,顚倒是非挑釁醫病關係,以天價和解更加造成醫病對立不歡而散,調解成功也不過是恐龍調解,只有當事醫師冷暖自知,心事又有誰知?

可見不能以表面調解成功論英雄,失之公平正義,醫師永遠是輸家,只有恐龍調解委員才是唯一贏家,無濟於事。醫界許多大老爭先恐後都想要當一個成功的調解委員,事先又不作功課,自以為天生法感,完全自由心證,當了恐龍調解委員都不知道,還到處津津樂道自鳴得意,這才是醫界最大的悲劇。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