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病人真意的不急救同意書形同故意殺人

---慫恿家屬簽署DNR是教唆殺人

最近鴨嘴大夫耳聞有位家醫科朋友陳醫師的八十多歳大哥,不過是在醫學中心歷經連續開過兩次長達五六個小時的手術,老人術後發生肺炎也是家常便飯,不過是院內感染的細菌而已,一路以來也沒有變成抗藥性的問題,仍是有藥可治,只是需要時間罷了。主治醫師只是為了讓病人呼吸更順暢才給他插管,又怕他傷口痛所以給他強烈的鎮定劑,外表看起來好像以為病人昏迷,其實只是昏睡不醒而已。

術後肺炎不是末期病人

陳醫師一週前去看他大哥時,大哥還可以精神抖擻的與他筆談,主治醫師只是向家屬表達要有心理準備,並沒有發出病危通知,也沒有出示由兩名相關專科醫師資格的醫師簽署的末期病人證明書(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7 條1項第1款: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應符合下列規定:一、應由二位醫師診斷確為末期病人),結果陳大哥居然就在睡夢中,被沒有醫療常識的家屬違法簽署「不急救同意書DNR」而嗚呼哀哉終結生命。尤其子女剛遠自國外趕來,根本還沒有進入狀況,更沒有看到病人逐漸起色恢復的變化,居然一意孤行不聽陳醫師的勸阻,因為病人根本不符合末期病人的三條件(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3 條1項本條例專用名詞定義如下:第2款末期病人:指罹患嚴重傷病,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且有醫學上之證據近期內病程進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竟瞞著陳醫師就簽下了形同「不治療同意書」的DNRx,次日院方尊重家屬的選擇,停止注射昇壓劑,不到十二小時陳大哥就魂歸離恨天了。

醫療專業不敵最近親屬順位

問題是陳醫師最瞭解他大哥一向是惜命如金,絕口忌諱不談死字,故可證依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 7 條3: 末期病人無簽署第一項第二款之意願書且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時,由其最近親屬出具同意書代替之。其家屬簽署的同意書鐵定與陳大哥於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前明示之意思表示相反。但依同法第7條第4 項礙於陳醫師是最近親屬的第四順位(前項最近親屬之範圍如下:一、配偶。二、成年子女、孫子女。三、父母。四、兄弟姐妹。),後順序者沒有權利反對先順序者的決定,也只有眼睁睁的望著大哥無助的逐漸凋零至斷氣,一籌莫展愛莫能助。

死者已矣,活者傷心,最令陳醫師痛心疾首的是不論他如何苦勸,苦口婆心自醫學的立場分析,竟沒有一個先順位的家屬聽得進去。第一順位家屬本身就沒有什麼醫療常識,且一向拙於作醫療決策,又有其他的親友在旁慫恿鼓譟,加上子女專程回國就是以為已經無可救藥準備回國奔喪,又從沒有看到父親一個禮拜前身體好轉,可以心情愉快寫字溝通的埸景。尤其她們在美國都是飛黃騰達身居要職,那有時間在台空轉,回國目的一心就是要來送終,否則若老爸可以康復出院,根本就不必回國了,回台既然有權可以簽署不急救同意書,當然順水推舟水到渠成。

尤其這些高級知識份子的在美華人,事業有成就自以為無所不知,打定了主意就一意孤行,陳醫師再三勸阻了半個多小時,醫師的話一句話也聽不進去,甚至仍口口聲聲強辯說不願意看到她的父親插管受苦的様子。其實她的父親早已插管多日,正是為了要增加肺部呼吸的順暢,經常可以呼呼大睡那有什麼痛苦?何況病人意識其實清醒,只因重度鎮靜避免無謂的肉體痛苦,不過是因為插管無法言語,才必須用書寫溝通而已。問題是一個完全醫學外行的生意人為什麼汲汲非將老爸置諸死地不可?何況陳大哥在醫療方面都對陳醫師信任有加言聽計從,眾子女也都知道她老爸大小毛病一向都由陳醫師一手包辦,可是這一次子女居然聽不進去叔輩醫師的話,大權在握就獨斷獨行,違反病人的內心真意及愛惜生命的個性,始料未及。

違反病人內心真意形同故意殺人

既然依照病人本身的內心真意,絕對沒有終止生命了斷自己的意思,所以嚴重違反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 7 條3項末段,足證其同意書鐵定與末期病人於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前明示之意思表示相反,今子女不聽後順序之最近親屬勸阻,冒然決意簽署不救同意書,基本上嚴重違反病人本身意思,在法律上是沒有效力的,如果調查屬實,簽署的最近家屬恐有故意殺人罪嫌(刑法第271: 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子女觸犯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者,甚至要處死刑或無期徒刑(刑法第272),而在一旁慫恿或鼓勵簽署的親友也有教唆殺人罪之嫌(刑法第29:教唆他人使之實行犯罪行為者,為教唆犯。教唆犯之處罰,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最近親屬豈可無法無天膽大妄為,獨斷獨行置親情於不顧?

安寧緩和條例及病人自主權法都是用來保護病人生存的自主權利,及更尊嚴的抉擇生存或死亡,並不是配合子女的期望與不耐,讓老人家快快的過去,給照顧老人的子女開一扇方便之門。所以不急救同意書DNR必須是針對末期病人,即必須符合是重大傷殘,無法治療及近期內死亡三個條件的病人,才可以不要急救,不要安裝維生系統,但本案陳大哥本身的主動脈瘤手術業已成功,老人的術後肺炎就是很嚴重,利用培養出來的敏感性抗生素就可以殺菌治療,插管又可以幫助呼吸,病人可能在一兩週之內就可以治療痊癒返家了,怎麼可能會近期內死亡?既不是末期病人,怎麼可以給予最近親屬這麼大的安樂死的權利?把最簡單的升壓劑或是抗生素都中止了,病人自然不死也難。

慫恿家屬違法簽署DNR等同教唆殺人

另外有親友多管閒事,標榜病人要死得尊嚴,慫恿一再沒有主見的家屬違法簽署不急救同意書DNR,等同教唆殺人,不分青紅皂白,針對不符合末期病人隨便慫恿家屬簽署DNR,無論是醫生護士或是自作聰明的親友,都有可能犯上教唆殺人罪,所以在這種生死關頭的時機,親友最好不要多管閒事。要嘛自己先去簽自己的不急救同意書,否則到自己老了以後,配合自己的這種觀念,保證尚非末期病人時,可能第一個被終結的就是自己。即使自己塵世未了,還不願意早早過去,但子女知道你早已經有明示不急救的內心真意,且到處推廣這樣的理念,子女更是極端尊重及遵從,保證迫不及待,不敢違抗怠慢。

醫療委任代理人及預定醫護計劃

由陳大哥事件來看令人不寒而慄,醫療代理人的重要性越來越明顯,尤其隨著老人化的社會即將來臨,台灣也已經漸漸像日本一樣,有走向反老人的傾向,所以老人要自求多福。我們終有老的一天,所以奉勸老人為了避免莫名其妙的在睡夢中被子女冠冕堂皇的作掉,最好趕快找你的家庭醫師擔任您的醫療委任代理人,同時先行立下「預定醫護計劃」,包括什麼情況下要安寧緩和治療?何時才要簽不急救同意書?你也可以寫下自己接受或拒絕延長生命治療的意願 (如心肺復甦術、餵食管、 呼吸器) 、接受止痛藥物、器官捐贈、指示你的醫生關於你的治療意願及價值觀。

多給老人一次生存的機會

您的醫療委任代理人將為你做所有的決定,就像你會為自己所做的決定一樣,代理人能選擇你的醫生及在那裡接受治療,和醫療團隊討論,查閱你的病歷和授權調閱病歷,接受或拒絕所有的醫療和安排你的後事。你應該告知你的代理人這些事情,他才知道如何為你做決定,你告訴他們的越多,他們將越能代表你做這些決定。

一般代理人只有在你不能做決定時才替你做決定,例如你已明顯失去對事情的理解和溝通力,如果你願意,即使你依舊能自行做決定,你的代理人可以在任何時侯代表你說話。而最重要的是您的醫療委任代理人的意見比您最近親屬的第一順位還要優先,如果沒有醫療委任代理人的同意,最近親屬的不急救同意書DNR都不成立,遑論其他「不救同意書」。

若能由您的家庭醫師擔任您的醫療委任代理人更可以從醫學的立場來分析,至少可以多給老人一次生存的機會,否則任由夫婦怨偶或沒有醫療常識的家屬主導,或問道於盲,又禁不住其他親友的慫恿,硬要以末期病人名義把老人終結,冤枉送命也是無可奈何。所以65歲以上的老人,最好趕快委任你的家庭醫師擔任您的醫療委任代理人,並事先與您的醫療委任代理人諮商面談,留下預定醫護計劃交由委任代理執行,才是老人尊嚴保命之道。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