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Baby

過去經常看到報載有些消防人員,在大啖補獲的蜂蛹、毒蛇或野生動物,奇珍異獸,為民除害沒有話說。但是今年612日,鴨嘴大夫忽然想起將近20年前,自己親自飼養長大的一隻白鼻心,名字就叫做baby,最後生死未卜,不知最後是否祭了打火英雄的五臟腑,不禁悲從中來。

把鴨嘴大夫當作媽媽

話說小baby是鴨嘴大夫在假日花市購買的白鼻心,雖是保育動物,人工飼養的白鼻心是可以合法買賣的。當時小baby白鼻心剛出生不久,因還在哺乳階段尚未斷奶,所以買回去的時候,還要日理萬機的鴨嘴大夫,親自用針筒吸牛奶給牠一口一口哺乳,餵奶吃了一兩個禮拜以後才開始進食。鴨嘴大夫發現baby最喜歡吃的就是福利麵包店的麵包,每餐至少要吃一整個,尤其是奶油麵包更是他的最愛,反而其他的水果蔬菜肉類都不太喜歡。baby長得很快,不到兩個月就長大成熟,如一般成年的白鼻心大小,因為歷經銘印行為(又稱印痕或尾隨反應,勞倫茲發現剛破殼而出的小鵝~會把牠們出殼後幾個小時內看到活動的對象當成母親尾隨~~這是一種刻板印象!!不只是人~只要是會動的動物~牠都會尾隨! https://tw.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50815000012KK14987),可以解釋為什麼baby一直把鴨嘴大夫當作牠的媽媽(同樣旳,至今鴨嘴大夫也不知baby到底是公的,還是母的?),有如為什麼鴨子會把第一眼看見的人當成媽媽一樣,所以雖然愛啃鴨嘴大夫的腳趾玩耍,最多只是頑皮的用尖端的牙齒把鴨嘴大夫咬的癢癢痛痛,叫救命的閃避,但從來都不會咬傷,一腳踢開牠,也不會真的咬下去,照常死皮賴臉靠過來,樂此不疲。

自由後失去踪影

鴨嘴大夫本來都是讓baby在家裡自由活動,長大了以後牠每次都要鑙進到棉被跟鴨嘴大夫撒嬌共眠,好在當時老婆都在美國陪孩子唸書,否則保證昏倒。問題是baby的鬃毛雖短但相當的粗硬,還真有點刺人,加上又從來不接受洗澡,不知道有什麼跳蚤蝨子的,所以每每弄的鴨嘴大夫全身搔癢,萬不得已,有次晚上鴨嘴大夫就把牠關在籠子裡,可是只關了一次,整夜都在哭鬧亂叫,只好再放他自由。

baby逐漸長大以後,經常就會一溜煙失去踪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有時候鴨嘴大夫叫幾聲babybaby!牠就又會出現在大冰箱的旁邊,眼睛骨碌碌的瞧著鴨嘴大夫,接著把專程買給牠吃的奶油麵包囫圇吞棗,吃飽飯後就又一溜煙又不見了。只是偶爾會在典藏室裡發現一團大便,隔壁的旅行社大概也被解過大便,有一次還嗆聲指責鴨嘴大夫家的小狗,跑到他們那邊去解大便,也不想想小狗怎麼會爬到書桌或玻璃櫥上面去上大號?何況鴨嘴大夫的小狗從來沒有出門過,想來也是baby的傑作,也不敢作聲。所以推想應該是baby整天在天花板上到處遨遊,隨處拉屎,也不知如何維生(捉老鼠?)。然後大約每週逢星期一,或每週至少有一次,聽到老媽的呼叫聲,baby就跑到冰箱旁,大飽朶頤大啖奶油麵包,然後再度消失無蹤,期待一週後再相見。

電線桿上的白鼻心

這樣過了近乎半年後有一陣子,鴨嘴大夫叫了半天都沒有再看到baby出現,叫破喉嚨也無回應,心想也許baby不想吃奶油麵包了,也不疑有他。直到有一天,大約在失踪一個月之後,看到聯合晚報頭版新聞有一篇大幅報導說,在西寧南路的電線桿上,消防人員補獲到一隻白鼻心,並有一張抱住電桿滿臉驚恐的照片存證。白鼻心在車水馬龍的巿區亂跑,報載應該是人家飼養的才對。當時鴨嘴大夫也不曾連想到baby,還以為baby過幾天就會出現在冰箱旁等待麵包,怎麼都不會聯想到是baby不見了。

直到過了一兩個月都不再見到baby出現,有一天鴨嘴大夫午夜夢回,忽然靈機一動,才突然想到西寧南路的白鼻心會不會就是baby?雖然鴨嘴大夫是住在農安街的大廈10樓,baby會不會趁月黑風高的半夜跑到一樓,穿過林森北路到羅斯福路,再跑到人車較少的西寧南路電線竿上才被發現?不無可能。才想到應該要到西寧南路的消防隊局去跟他們討回 baby,雖然鴨嘴大夫手邊沒有辦證baby的照片,相信鴨嘴大夫的Baby絕對不會認不岀鴨嘴大夫的,只要見面時,會主動跳上鴨嘴大夫的懷抱撒嬌,不亂咬不掙脫,憑這點就應該足以證明是失主而物歸原主了吧。

兩個月後才想到是baby

問題是事過境遷,離報載補獲時間已隔兩個月以上了,無憑無據追索無門。最後只能自怨自哀,並無採取任何行動。這都只怪鴨嘴大夫頭腦不好反應太慢,跟雷龍一樣,後腿踩到釘子,痛覺傳到大腦再命令縮腿尖叫,大腦小加上神經傳導慢,可能要經年累月才會有反應,就是鴨嘴大夫的寫照。一切都怪鴨嘴大夫過了兩個多月後才想到,依照消防隊的習俗或潛規則,白鼻心應該早就被冬令進補,下肚去了。

這倒也有跡可尋,蓋鴨嘴大夫猶記得以前小孩子的時候,當時正逢三四十年的貧窮世代,台灣經濟不好,百姓營養不良普遍缺乏蛋白質,總需要找一些多餘的蛋白質來進補。還記得鴨嘴大夫在唸小學住在浦城街附近的老家時,久久會有一些山上的獵人,補捉到一隻大白鼻心就下山來兜售,老家的左右鄰居都會聚集來團購,有的認購大腿,有的分軀體,有的要內臟,各取所需。認購完畢後獵人才把野生凶狠的白鼻心灌酒,灌醉了才開始宰割,鴨嘴大夫可嚇得都不敢看。只記得鴨嘴大夫的媽媽通常都是買了一隻大腿來燉中藥,給全家人分食進補,美味可口,鴨嘴大夫搶著大飽朶頤可不後人,且因而身強體壯元氣大增。

冬令進補祭五臟腑

但二十多年前Baby罹難時,台灣經濟早已起飛,豐衣足食人民營養早已過剩,可憐的Baby居然還是被一些迷信野生動物愈凶猛愈能進補的人,大飽朵頤去了。只是懷疑白鼻心是保育動物,依法消防警察應不至於知法犯法吧,鴨嘴大夫也不禁自我安慰起來。但事在人為,消防人員為民除害,也許招領無人,畢竟白鼻心這種野生的動物一向兇猛難馴,牙齒銳利會咬傷人,最後也不得不宰殺以免貽害人群,進而又可以進補,以犒賞冒險摛獸的打火英雄,一舉兩得。

不懂防範人的Baby

鴨嘴大夫也只能悔恨自己頭腦不好反應太慢,不能責怪別人。最不忍的就是,因為baby自小以為鴨嘴大夫是牠的媽媽,都會聽鴨嘴大夫的使喚,也誤以為人類都是與鴨嘴大夫一樣疼愛牠,根本不知人間險惡,自然就輕易送上門來任人宰割,最後成為人類冬令進補的犧牲品。就是因為鴨嘴大夫頭腦不好,才會斷送了這麼可愛,不會傷人,不懂防範人的Baby,人類深情地望著牠並不是像媽媽一樣,要與牠嘻戲玩樂,只是垂涎牠的美味可口,一心想要把牠宰殺分屍來祭五臟腑罷了,就這樣犧牲了Baby這條無辜又無知的小生命。

最後也只嘆baby終究是野生動物,鴨嘴大夫無法把牠關在籠子裡眷養,任其自由活動才會造成今日成為人類冬令進補的盤中餐,鴨嘴大夫至今仍不時責怪自己,且從此以後,再也不敢飼養這種有感情的野生動物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