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醫師的話

聽醫師的話未必會百分百說中,但是不聽醫師的話,百分百都不會有好結果,最後咎由自取,醫師也愛莫能助。

要求馬上電燒菜花

話說有一次門診時間,有一位大陸的妙齡婦女同胞從寧夏搭機,坐了三個半小時的飛機來找鴨嘴大夫,病人屁股尚未坐定第一句話就埋怨鴨嘴大夫說,根本就沒有把她的菜花電燒好,原來的病灶都還存在云云,這樣大辣辣嗆醫師的話沒經驗過,鴨嘴大夫聽了實在很不是滋味。結果內診一看之下,果然如同鴨嘴大夫當日的預言,白帶一大堆不好好治療,潮濕溫暖病毒自然「春風吹又生」,病人原來兩個月前來電燒的菜花病灶當然都燒掉而且癒合了,但周圍比較下面的會陰位置,甚至連肛門口也果然新長了不少菜花,鴨嘴大夫為什麼對病人的病灶,會如此瞭若指掌呢?

按圖索引,無言以對

其實是婦產科醫師大都擅長畫圖,任何病灶位置都必須在病歷上標示的一清二楚,否則病人那麼多,天涯茫茫,醫師怎麼可能記得病人上回來治療的潰瘍,腫瘤,或疱疹在那邊?在那個方向?所以鴨嘴大夫拿出病歷上的病灶簡圖對照,一一指出病灶給病人看,原來外陰部2點鐘,5點鐘,9點鐘位置的菜花,現在都已經完全消失了,而現在新長出來的病灶的部位,是在靠近肛門6點鐘的會陰位置,跟原來的後陰脣聯合的位置距離有三萬六千里,根本不是原來的一大堆病灶,原來的傷口不但痊癒,根本了無痕跡,連個疤痕都沒有,鴨嘴大夫只差照相而已,但是圖示畫得很清楚,一目了然,病人才啞口無言。

其實要怪的是病人上次不聽醫師的話,又臨陣脫逃沒有後續追蹤傷口,鴨嘴大夫已有預言在先,醜話講在前面,加上有圖為證,病人當然無法狡辯,何況她事業心重整天太忙,休息不夠抵抗力差,白帶多了又無暇治療,菜花不復發才奇怪。

菜花當然會復發

原來這位大陸同胞是在兩個月前,第一次自遼寧來台看鴨嘴大夫,譬頭就吵著說一定要馬上替她電燒菜花。內診之下果然是長了不少菜花,問題是白帶一大堆,不知如何下手。蓋菜花雖是人類乳頭瘤病毒HPV感染,與引起白帶的細菌無關,但病菌造成的白帶,潮濕溫暖正是滋生病毒的溫床,所以鴨嘴大夫電燒菜花以前,一定堅持要先把病人的白帶治好了再作,免得電燒完馬上又復發,前功盡棄,而且電燒完後至少每週追蹤要追蹤一個月,尤其在前一兩個禮拜菜芽復發的機會最多,都可趁追蹤時拔掉或用燒灼性的Albothyl藥水點掉,當場處理免得再度回診又冒出一大堆,而只要一個月內沒再復發或再長出來了,才算除惡務盡。這種事前萬全準備,事後密切追蹤才能斬草除根,若再加上追加注射四價的子宮頸疫苗,可以防止百分之九十的菜花再發生,更是功成圓滿。

可是這位妙齡美女治療一個禮拜白帶,就迫不及待吵著要求提前電燒,而電燒完原允諾鴨嘴大夫至少會追蹤一個星期以上,結果不到三天就一溜煙趕回去,擺了鴨嘴大夫一道,連要看她傷口有否發炎都來不及,因事業繁忙就奮不顧身回家拼事業去了。

婦人之仁反而成了攻擊的話柄

出示病歷簡圖給病人恢復記憶之後,病人就無話可說無計可施,居然又再度撒嬌耍賴,要求鴨嘴大夫立馬再幫她電燒。上次被擺了一道,鴨嘴大夫不再婦人之仁,打死也不願意再上這個圈套,否則復發都要先怪罪醫師,醫生太好講話往後變成了被攻擊的話柄,當初就是心太軟才會努力配合病人,結果雖然差強人意,病人也不滿意有話要說,所以這次鴨嘴大夫就十分堅定立場,必須比照台灣同胞,白帶發炎不治好絕不電燒,電燒完不能觀察追蹤一個禮拜以上,也絕對不同意電燒,以免電燒後放任復發,又要回頭找醫師算帳。

結果病人盧了半天,最後終於接受鴨嘴大夫要她遵循醫囑,先開藥及陰道片讓讓她回寧夏,先好好治療好白帶,並先預約好下次111日大陸黃金假期再回診電燒,並多帶一個星期的陰道片,讓病人要來台前兩個禮拜,就先塞藥治療一個療程,再過來檢查看有沒有發炎?一來台確定沒有發炎了就可以馬上電燒,而且要觀察至少一個禮拜後才可以回去。

事前準備,事後追蹤

病人瞭解鴨嘴大夫的用心良苦,又不為所動,不得已只好先在台灣,把身體其他的皮膚或是痔瘡的小恙問題先解決了,也只好遵照醫囑打道回府,準備過兩天就要再回去了。鴨嘴大夫看她忙得昏頭轉向,連生病都不妳好治療,還介紹她她去買1瓶克補增強免疫力,希望她下次電燒以後,不要再來找鴨嘴大夫麻煩了, 病人聽了也龍顏大悅同意,欣然離去。

後來病人如約在黃金假期回診,已預先治療過白帶了,二話不說就立馬安排電燒,並給鴨嘴大夫一個星期兩次追蹤無恙後才回大陸。鴨嘴大夫並勸她平日不要把自己累壞了,有白帶就要先治療,日後亦可就近可以在大陸注射四價的子宮頸癌疫苗,至少可預防百分之九十的菜花,以絕菜花後患,就永遠不必老遠來看鴨嘴大夫了,就此珍重不要再見了。不過病人臨行又說了一句:不知道她們大陸那邊有沒有在打子宮頸癌疫苗?恐怕還會有續集篇可看,只希望到時不要長滿菜花再來就好了。

醫師也要聽醫師的話

本來,各行各業都有許多不同的專業累積的經驗,不是書本上可以學習就會的,就是醫學分科那麼,醫師也要聽別科醫師的話,否則吃虧的還是自己。所以鴨嘴大夫開完六小時的頸部脊椎手術之後,能不能起床?能不能搖頭?能不能打手機?能不能去掃墓?能不能出國?鉅細糜遺都要一一諮詢手術的主治醫師,不敢造之,連坐飛機大遊覽車要不要戴頸圈,都要問得一清二楚。術後兩個月在看門診時,有一次踢到椅子差點跌倒,連主治醫師都替鴨嘴大夫捏一把冷汗可,因為光一個踉蹌就可能使脆弱的脊髓應聲而斷,造成頸部以下麻痺可不是兒戲。

連鴨嘴大夫對醫師的話都要唯唯喏喏,有時碰到黃體素不足需要安胎的病人,鴨嘴大夫一再交待要完全臥床休息,一出去逛街,基礎體溫就會掉下來,而只要基礎體溫一掉到紅線36.7度以下,就要來注射補充黃體素,否則就會開始出血,但仍有不少孕婦不信邪,以為鴨嘴大夫最愛為言聳聽,一直到大出血了,或甚至覺得子宮收縮有像月經要來的感覺就來及了,屢試不爽。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