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12月1日  

 

.專家也會胡說八道

應該不只是醫界,律師界甚至代書界都有可能因為客戶資訊不足,任由業者胡說八道牽著鼻子走的情況發生,這種故意犯違背職業道德故意以專業的知識所誤導的違法事情,罪責應該加重。譬如說有代辦遺產的土地代書說,多佔一層房子(建物)的人,分遺產時就應多分一份土地,作律師的告訴一審被判刑的被告說,如果不趕快上訴,被檢察官上訴就會加重徒刑,如果自己上訴就不會加重原來的刑期,這種略帶恫嚇口氣的專業說法,常常使被告不得不聘請律師上訴,像這種以專業的知識,以不明的專業資訊來改變當事人的心意應該在各行各業都可以發現,而且猖獗程度比在醫界有過之而無不及。人家都攻擊說醫師愛亂開刀,亂恐嚇驚嚇病人,其實你去修車,技師不也動輒就說你的引擎壞掉,必須整套設備都要換新,這不就跟動不動就要把子宮拿掉一樣的狠嗎?把子宮拿掉都還會有病理報告,醫師都可以受公評,但這些其他的專業人士,他們何嘗負過什麼樣的法律責任?

.醫師解釋病情的說明義務

現代產前檢查醫師做超音波的時候一定要確定胎兒外觀都很正常該有的都一定要有,而且品質保證,無形中給產科醫師帶來很大的不安,連帶許多的產檢檢查也帶給醫師更多壓力,譬如說做羊水穿刺術,對35歲以上的懷孕婦女是很重要的步驟,但是羊水穿刺雖然破水的危險性很低,但也要事先和病人「醜話說在前面」,再三強調若早期破水會有多凄慘多悲壯,解釋到病人會害怕的程度方止,就是害怕病人沒有印象,以為醫師都是「青菜說說的」,真的不幸發生了合併症,一定會說根本沒有人跟她說,不然她一定不會去做,醫師又要收尾又要舉證清白是很累人的。同樣的一個35歲以下的婦女,為了看胎兒性別要求醫師答應替她做羊水穿刺術,基本上「為鑑定性別而作羊水穿刺」是違法的,衛生署早已三令五申,如果一旦發生合併症,好好的一個男嬰因羊水穿刺術合併破水而必需中期流產了,病人傷痛之餘不反咬醫師一口者,幾稀!就像有的「好好先生」的醫師,沒事為病人開住院診斷書,病人為了要求向保險公司申報門診費用,明明沒有住院就開了,最後居然還被病人出賣,反咬一口說醫師偽造文書,向這種爾虞我詐,就是因為彼此醫療病溝通信任出了問題,不事先說清楚可不行。

在國外也是這樣,醫師為了盡解釋病情的說明義務,雖然號稱一個病人看病看了半小時,其中聊天寒暄就花去了十幾分鐘,再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一方面醫師在告知病人危險的可能性,一方面讓病人努力簽同意書,起碼也要花掉三分之一的時間,剩下檢查的時間也和台灣醫師差不多了。當然醫師是在善盡他解釋病情的說明義務,無可厚非,但常常講太多反而是造成病人許多不必要的精神負擔,從前對有憂鬱症或有憂鬱傾向的病人,醫師連安慰她都來不及了,現在怕她抵死不認帳,還要特別講清楚說明白,再也沒有醫師願意釋放給病患resassurance保証的善意了,給病人保證,給病人安慰,就是給醫師自己多餘的負擔,過多的承諾將來必然落人口實。今天醫病關係惡劣到這程度,醫師醫德當然有關係,難道社會風氣,病人素養都沒有一點責任嗎?(900817)

.請不要和醫師談錢

不方便的話可以先不用繳錢,以後有機會再拿過來還好了,這是鴨嘴大夫一再跟全體護士耳提面命,也是鴨嘴大夫診所醫護人員收費時的一向理念。而鴨嘴大夫唯一堅持的就是認為「病人不可以跟醫師問價碼或討價還價」,診所內都早有良好的醫護諮衛教詢系統,病人可以在櫃檯上盡情的發問,雞毛蒜皮甚至連醫師的八卦都可以口無遮攔,但務必請給醫師留下一點職業尊嚴:請不要和醫師談錢!」。鴨嘴大夫認為醫師看病應該是六親不認.童叟無欺,醫師不能被金錢所主導,他既不能因為病人甲有錢就用好的藥,病人乙沒有錢就用國產較差的藥,或甚至病人丙因為每次都欠錢不還,用藥就更要打折扣,捨不得用好藥,這樣就根本不是醫師了,而是菜市場的小販一樣了---請不要用金錢來擾亂醫師看病的心情,不要用王永慶那一套生意手腕來澆熄醫師的救世熱忱。(900615)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