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父親可以判處胎兒死刑嗎?

生命無價,可以由父親決定胎兒的存活與否嗎?可以由婚姻持續中的父親來決定胎兒的生死命運嗎?如果母親或成年人意識不明,當然可以由最近親屬(配偶)決定該末期病人的生命,法有明定(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七條),但是問題是胎兒的生命權呢?最近親屬可以無知的決定一個不是末期病人,而有100%生存機會的胎兒的生命權嗎?

醫療意外下的受害者

案子是一名待產的三十歲年輕產婦,在待產痓陣痛時,忽然一下子昏迷不醒,意識不明而瀕臨死亡,經醫師插管急救後,陷入植物人狀態命在旦夕,僅能靠人工呼吸器維生。家屬當然無法接受這種惡耗,對醫師及醫院不能諒解,但連接生有四五十年經驗的老醫師,對這種突發意外事件也無法置信。

該案最後解剖結果是產婦的腹部主動脈瘤破裂,對一位沒有高血壓病史的年輕女子,不但是無法預料,就是主動脈瘤破裂病情十萬火急,連蔣緯國大將軍也都來不及開刀急救,根本無法挽回一命。但主動脈瘤破裂到底是發生在高血壓老年人的急症,又不像是年輕人有機會發生的腦部血管瘤破裂造成的蜘蛛網膜下出血,主動脈瘤破裂根本始料未及,而且一發作更是措手不及。但家屬見狀氣急敗壞,一股怒氣全發作在接生的醫師身上,最後醫師還被控告業務過致人於死及侵權行為纏訟七年,歷經刑事二審,民事二審才還醫師一個清白,但醫師疲於奔命,早已人仰馬翻不堪回首。

憑什麼決定判胎兒死刑?

此為後話不提,重點是當時孕婦已岌岌可危,末期病人只能靠人工呼吸機器維生,根本沒有救活的機會,最後家屬決定忍痛要拔管放棄母親時,因當時胎兒正在待產尚未臨盆,充分的氣氣供應下胎心音都很正常,當下醫師建議可以緊急剖腹生產,至少可以保住胎兒一命,但病人老公情緒激動暴跳如雷,堅決不同意簽署剖腹生產同意書,也沒有其他家屬勸得動病人老公改變主意,結果胎兒就這樣在母親拔管後,殘酷的死於無知的未來父親的手中。

鴨嘴大夫在唸到判決文的解剖報告時,見描述為一成熟男嬰,出生體重3200公克,外觀正常,死因為窒息時,不禁悲從中來,憤慨之餘也為之扼腕不已。

優生保健法保護母親的生育自主權

不禁懷疑,憑什麼未來的父親可以判處胎兒死刑呢?老公可以決定老婆的生育自主權嗎?答案應該都是否定的。因為如果動用優生保健法,老公任讓胎兒胎死腹中再死產,並不符合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第一項第一款到第五款的規定:「懷孕婦女經診斷或證明有下列情事之一,得依其自願,施行人工流產:一、本人或其配偶患有礙優生之遺傳性、傳染性疾病或精神疾病者。二、本人或其配偶之四親等以內之血親患有礙優生之遺傳性疾病者。三、有醫學上理由,足以認定懷孕或分娩有招致生命危險或危害身體或精神健康者。四、有醫學上理由,足以認定胎兒有畸型發育之虞者。五、因被強制性交、誘姦或與依法不得結婚者相姦而受孕者。」,一來主體是懷孕婦女,二來根本不需老公同意就可依其自願,施行人工流產,這五款優生保健根本不干老公的事。

即使依第六款「六、因懷孕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固然必須依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第二項後段規定的「有配偶者,依前項第六款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配偶之同意。但配偶生死不明或無意識或精神錯亂者,不在此限」,此時作父親才有同意老婆可否施行優生保健法之權,不過未來女人團體還希望父親只有被告知權而已呢。何況第六款指的是「影響懷孕婦女的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本案老公即使認為孩子生下來沒媽媽照顧(影響其家庭生活),而且會令他觸景傷情(影響其心理健康),可不願留下胎兒,也不符合優生保健的規定,無權決定施行優生保健放棄胎兒,可見老爸根本沒有決定胎兒生命的權利。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也不能決定胎兒不急救

何況胎兒又不是末期病人,所以目前連安寧緩和醫療條例都沒有辦法決定胎兒的生死,或同意決定不急救DNR,那憑什麼心神交瘁的老爸在盛怒之下,就可以冒然賭氣決定放棄活蹦亂跳,準備迎接新生命來臨的胎兒的生命,而見死不救?實在令人髮指。在這種醫病關係不良的場合,其實就要回歸醫療法,授權醫師可以依「緊急避難」的情況搶救胎兒,如果看到意識不明的孕產婦,醫師就可以逕行決定緊急剖腹生產,先救回胎兒一命再說。

當然有配偶家屬在場的時候,醫師固然必須尊重配偶同意才能開刀,「但配偶生死不明或無意識或精神錯亂者,不在此限」,故若老公完全束手無策一籌莫展,或盛怒之下情緒發作,當場無法作出正確的決定時,即使口中掛念老婆安危,要醫師全力救母親就好了,不要管胎兒,但其實只是他自己慌了手腳胡言亂語,此時就應授權由醫師決定優先拯救胎兒。否則任由老公在情緒衝動下作了不智、違反人性的決定,結果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胎兒的心跳逐漸變慢減弱到完全停止,看著胎兒慢慢步入死亡而束手無策,就是老公事後反悔莫及,亦已為太晚而無濟於事。

刑法墮胎罪保護胎兒生命權

雖然因為胎兒還沒有出生,沒有呼吸尚不是人,胎兒並沒有權利能力,所以胎兒死亡,家屬或醫師都不至於涉及殺人罪,又因為胎兒只是母親身體的一部分,所以即使人為的胎死腹中,也只是犯了對孕婦的輕傷害罪而已,但老公就可以如此任性發飆恣意妄為,置胎兒於死地嗎?難道沒有一個人可以說得動改變他的決定嗎?或沒有一條法律可以拘束他的衝動行為嗎?也沒有一位醫師有權利先把胎兒順利分娩下來再說嗎?

所以只有類推適用醫師若違反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第二項前段「未婚之未成年人或受監護或輔助宣告之人,依前項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法定代理人或輔助人之同意。」。若醫師未得法定代理人同意下,逕行對未成年少女施行人工流產,因違反優生保健法無法免責,就必須回歸刑法第290條第一項的「意圖營利加工墮胎罪」即:「意圖營利,而犯前條第一項之罪(受懷胎婦女之囑託或得其承諾,而使之墮胎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百元以下罰金。」

繩之以墮胎罪求刑七年以下

所以若產婦病危,老公逕行放棄胎兒不救,任其胎死腹中而流產,違反優保健法第九條第一項第六款「因懷孕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只有回歸刑法291條第一項的墮胎罪來判刑:「未受懷胎婦女之囑託或未得其承諾,而使之墮胎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只有對失去理智的衝動父親,要繩之以墮胎罪才能保住胎兒的生命權,同時醫師也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只有這樣才能根本解決這個兩難問題,否則無法填補這個法律漏洞,任賠上的就是健康胎兒活生生的一條命。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