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子費10萬元

大年初五,鴨嘴大夫診所開張大吉。年前除夕上午一位妊娠第七週的初診單身婦女要來做流產手術,因未禁食而無法動手術,只好延到過完年再說,但又怕拖太久胚胎太大,所以約好初五就要來終止妊娠,鴨嘴大夫一大早就到門診等候,免得病人禁食太久,餓壞了肚子。

醫師有守密義務

因為病人是未婚,三兩下就幫她辦好了人工流產手術同意書手續,護理人員正等她家人替她拿她忘記帶來的身分證,待影印存檔後,就要帶她到門診手術室準備的時候,忽然病人又跑過來說要跟醫師講話,事出突然,鴨嘴大夫倒有點緊張,以為她有什麼疾病不適合麻醉等醫療問題要問。

結果原來只是病人怕她的病歷資料會上傳到健保署,怕別的醫師也可能會查到她的健康資訊,才要問清楚。鴨嘴大夫就請她放心,特別是鴨嘴大夫是自費門診,又不刷健保卡,怎麼可能會上傳病歷資料到健保署?何況醫師有守密義務(刑法第316:醫師、藥師、藥商、助產士、心理師、宗教師、律師、辯護人、公證人、會計師或其業務上佐理人,或曾任此等職務之人,無故洩漏因業務知悉或持有之他人秘密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萬元以下罰金。),鴨嘴大夫保證她的資料絕對不會被別人知道,就是健保診所醫師也不可能會把她的病情讓別人知道,何況志願的人工流產健保並不補助, 所以也不能申報健保費用,資料也沒有機會上傳。

病人有生育自主權

病人問清楚後才坦白承認告知,其實那天初診她是拿用她妹妹的未婚名義填寫病歷,但因為今天剛好她妹妹酒醉昏睡,她拿不到身分證可以讓診所影印存檔,所以才騙護士說家人等下會送證件來,只好從實招認。現在她確信病歷不會上傳,別人不可能會知道她的病情,她就可以放心的改用她自己的真實身分重新掛號,也可以用自己的身分證影印存檔,完成人工流產手術的手續了。

問題是病人拿出她的正宗身分證一看,配偶欄註明已婚。已婚者「得依其自願施行人工流產」時,依照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2項後段「有配偶者,依前項第六款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配偶之同意。」,即若因第1項第6款理由「因懷孕或生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生活者」得依其自願,施行人工流產,但必須要先生同意,主要意義也是在尊重先生的同意權而已。

換句話說,只要是滿二十歲的未婚成年婦女才不必法定代理人或配偶同意,就可依其自願,施行人工流產,才有充分的生育自主權,甚至連男朋友都不必同意,也大可不必請他簽名同意,男友只要負責出錢出力體貼補償就好了,但已婚者,依法就要配偶同意,絕無例外。

醫師也愛莫能助

結果這位病人開始傾吐了一大堆苦水,令人十分同情,包括老公有外遇,已經分居一年多了,藕斷絲連,現在已經準備要離婚了,所以結論是斬釘截鐵,她先生絕對不可能會來簽同意書的。過度私密的事情,鴨嘴大夫也不便打破沙鍋問到底,但礙於法有明文規定必須配偶同意,鴨嘴大夫實在愛莫能助。病人認為只要不要讓她先生知道就好了,甚至教醫師事後把病歷撕毀了不就查無實據了嗎?歷經滄桑的鴨嘴大夫根本不為所動,何況鴨嘴大夫還是推動修改優生保健法的法學博士,怎麼可能知法犯法?

蓋病人有所不知,若違反優生保健法規定而「受懷胎婦女之囑託或得其承諾,而使之墮胎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289)」就是犯了刑法的「加工墮胎罪」,除了墮胎罪是公訴罪外,醫師因為是「意圖營利」,還要罪加一等:「意圖營利,而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百元以下罰金。(刑法第290條:意圖營利加工墮胎罪)」就是法官手下留情,姑念初犯且有悔意,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緩刑兩年作為新春大禮物,鴨嘴大夫也實在承受不起。

醫師的醫療任務輕而易舉

尤其這位已婚婦女感情生活複雜,又再三強調她先生絕對不可能會同意她做人工流產手術,更令手無縛雞之力的鴨嘴大夫心生畏懼不寒而慄,遑論這種錯綜複雜的關係,實在不是文弱書生的婦產科醫師所能處理的。

其實優生保健醫師,只期望能夠安分守己合法的執行優生保健,重點是要能在醫療方面,保證病人手術安全順利,不要受到任何的傷害,也不要造成後遺症,才是醫師的本分。事實上病人說她有心律不整,鴨嘴大夫早就有點憂心忡忡,希望麻醉時心電圖不要出狀況才好,還真有點煩惱,但都是在醫師的執業能力範圍之內,至於病人顧慮到她喝酒吃安眠藥倒不是一個大問題,抽菸只是對藥物流產比較有關係,對人工流產手術也沒有什麼大礙。

總之,醫師的主要任務是在負責保證病人手術平安無事,其他都是繁文縟節,但是在法律上也要先顧及醫師本身的合法性,否則不但隨時可能被病人的配偶告發墮胎罪,甚至涉及到婚外情等感情問題時,即使醫師只是被傳訊當作證人,因墮胎罪是公訴罪,醫師還是逃不了因案外案而被檢察官提起公訴,因「意圖營利加工墮胎罪」,而被求刑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百元以下罰金,公親變事主,誰會同情意圖營利的鴨嘴大夫?

告知配偶代替配偶同意權

其實實務上真的有碰過老公橫行霸道,強逼老婆一懷孕就非生不可的家暴,鴨嘴大夫就曾遇過一個不務正業的黑道份子,她老婆連續懷了第三胎的時候,偷偷跑來門診要求鴨嘴大夫幫忙,一定要替她作人工產手術,她一個人獨撐家計實在養不下去了。鴨嘴大夫領教過她先生的粗獷作風,當然不敢造次,還正在跟病人盧的時候,她老公一腳踏進診所大門就大叫大嚷吆喝說,誰敢拿他的孩子?鴨嘴大夫趕緊陪笑臉送客,否則難保不會當場血濺三尺身首異處。就這樣可憐的婦女陸續在鴨嘴大夫診所被迫生下了四胎,她老公還要求鴨嘴大夫說生那麼多個小孩,要打折優待才行。

所以如果真正要尊重婦女的生育自主權,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2項後般的「配偶同意權」的規定就應該考慮廢除。其實女人團體早在1989年就開始醞釀要修法把「配偶同意權」改成告知配偶即可,以真正貫徹婦女的生育自主權,當年鴨嘴大夫也曾參與婦產科醫學會在華國飯店的小組討論,結果鴨嘴大夫自當時考進政大法研所,念了九年法律,到2009年拿到法學博士,該法條竟仍一直擺著,無人聞問。

婦產科醫生兩邊不是人

最近內政部為了個資隱私權,新的身分證又要把配偶欄去掉,若仍要維持「配偶同意權」,除了病人必須出示戶口謄本證明未婚外,像許多外籍勞工的居留卡上根本沒有配偶欄,只有憑自由心證,要求病人寫切結書說她未婚才能動優生保健手術,否則醫師真不知道何以為繼?

刑法的墮胎罪固然是要保護胎兒的生命權,而優生保健法又要顧及婦女的生育自主權,結果只有可憐的婦產科醫生夾在中間,兩邊不是人。若婦人之仁同情婦女,來者不拒做濫好人,遲早會被檢察官公訴墮胎罪治罪;若涉及婦女通姦罪 或兩小無猜的與未成年性交罪,都還要醫師出來當證人承認有違法墮胎,更是自證己罪而且罪證確鑿,所以婦產科醫師優生保健都還是要依法行事,才能明哲保身。

處心積慮,禮多必詐

只是感嘆,如果這個病人一來就繼續用她妹妹的身分證及單身的名義來掛號做手術,是病人自己犯了偽造私文書罪而已(刑法第210:偽造、變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醫師矇矓不知也只是個受害者,只要沒有人去告發或自首,連醫師都蒙在鼓裡,大家都不知道也就算了,偏偏就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病人想太多,問了一大堆問題才露餡,如今真相大白,鴨嘴大夫也不能再假裝諉為不知,只能依法拒絕。

更何況病人處心積慮謊話連篇禮多必詐,也令鴨嘴大夫不禁起了戒心,尤其鴨嘴大夫也曾處理過婦產科同儕類似的醫療糾紛,病人信誓旦旦說她老公忙,隨後馬上就會來簽人工流產手術同意書,請醫師先動手術沒關係。結果該醫師體諒病人,幫病人做完手術後不久,說沒有時間趕來簽名同意的先生就出現了,殺氣騰騰大鬧診所說他不同意作人工流產,要求醫師賠償喪子費10萬元,結果請教鴨嘴大夫無解,最終也以9萬元和解,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仙人跳要喪子費

本案病人若一開始就不說她是拿妹妹的身分證掛號,從相片上實在也看不出來有什麼異狀,何況醫生也不是檢調單位更無從辨識,就當作未婚懷孕婦女,「依其自願,施行人工流產」也就春夢了無痕了,最多病人她自己承擔偽造私文書罪,也就算了。

就是病人太精明能幹想太多,問的多牽扯的事情就愈多,其實醫師就越會起戒心,愈不想要節外生枝,涉入這麼複雜的家庭感情問題。事實上鴨嘴大夫學法之後也比較會有被迫害妄想,病人私生活感情複雜,吸煙喝酒安眠藥通通來,何況一般做流產手術的病人很少會要跟鴨嘴大夫講那麼多有的沒有的事情,真假難辨,難保等一下動完手術後,她老公就翩然出現,要來索求10萬元喪子費,鴨嘴大夫知法犯法自知理虧,除了付出至少手術費15倍以上的價碼賠償之外,還有什麼話可說?

愈想愈怕,鴨嘴大夫最後只好應病人要求把她病歷撕毀,表示她從來沒有來此看過病,不留下一點痕跡。連一毛錢費用也不敢收,就此送客。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