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枉啊,病患大人

病人常常張冠李戴語無倫次,明明不是鴨嘴大夫的話,硬要栽贓說是鴨大夫講的,好在也不是什麼醫療爭議問題,無傷大雅,但忍不住鴨嘴大夫還是要抗議一番。

醫師不是說基礎體溫不是清晨量就不準嗎?

明明基礎體溫睡到幾點量都沒有關係,重點就是要有量有記錄,鴨嘴大夫才能據以決定加重排卵藥量,或減少劑量,病人沒量就算了,硬呦栽贓說是鴨嘴大夫說的:「你們不是說不是清晨量就不準嗎?」,所以因為既然量不準,她就乾脆不量了。重點是鴨嘴大夫要求的不多,只要有睡飽,管她睡到幾點,根本不會妨礙沒有新陳代謝之下的基礎體溫。這不叫在栽贓漲什麼叫在栽贓?真是冤枉啊,大人。

不過其實這也不能怪病人,因為經常會逛醫院診所,醫師換來換去,許多年青有為的醫師免有其獨到的見解,更不必談中醫師的自由心證,眾說紛紜的講法都不太一樣也罷,病人怎會記得誰是甲說,誰是乙說,誰是通說,誰又是管見以為說?不同的是,一句話鴨嘴大夫講過什麼自己怎麼會不知道?尤其是重覆講了34年的東西,不但思想已經根深柢固,意志也很頑固堅定,不可能會轉彎改變。

其實鴨嘴大夫雖對病人不量基礎體溫,有點很感冒,但反正沒量或忘了量,明天開始量就好了也沒關係,只是有時病人量了半天,竟然忘了帶記錄表來給鴨嘴大夫看,不覺扼腕,忍不住就會陶侃病人二句:「量了老半天,就是要給醫生看的,自己天天看有什麼好看?」,畢竟也是語重心長。

誰說子宮內避孕器過期沒關係?

一般子宮內避孕器(母體樂CU375)五年到期之後,銅離子釋放完了,鴨嘴大夫一定都會建議病人要換新的母體樂。有時碰到放了七八年母體樂沒有換新的病人,鴨嘴大夫難免都會誇張的大驚小怪「驚為天人」,其實是怕病人有恃無恐,萬一避孕失敗懷孕了,可就會怨聲載道。病人反而處變不驚,有的還會耍個回馬槍說:「醫生不是說過期沒有關係嗎?沒有什麼不舒服,就可以一直放著也無所謂?」,問題是這不等於醫生在聲稱宣告,萬一避孕器過期懷孕,就要找醫生負責了?世界上那有這麼笨的婦產科醫師,沒事幹嘛要替母體樂廠商背書?但不少病人就非要跟醫生抗辯到底:「明明就是鴨嘴大夫說的還不認帳?」

硬說是醫生放的子宮環

就像十多年前碰到一對旅居國外的老夫妻,二十多年前曾回台看過診。找上鴨嘴大夫是因老太婆堅持說,她的子宮內避孕器是在這裡放的,要求鴨嘴大夫替她取出來。其實只要停經一年以上就可以把避孕器拿出來了,但多放幾年其實也是無傷大雅,不論放了四、五十年的子宮內避孕器,有尾巴的不到三五秒鐘之內就可以拿出來了,沒有尾巴的子宮環,了不起十分鐘之月內也就用子宮勾,一下子就勾出來,最多是要靠腹部超音波掃瞄的指引下取出。不管是不是鴨嘴大夫放的,鴨嘴大夫都義不容辭樂於服務。

重點是病人夫婦一直強調是在這裡放的,可是又說是放戒指型的子宮環,可是鴨嘴大夫1976年行醫以來,從來沒有放過子宮環,換句話說子宮環早已失傳多年了,何況病歷上清清楚楚記戴病人只來過一次門診,上面也記載她已有裝IUD(+),但是兩位夫妻異口同聲斬釘截鐵說一定是在這裡放的,出示病歷也全然不信,害鴨嘴大夫反而心生畏懼,不知兩位老人有何目的?難不成子宮環穿孔跑到肚子裡面去,在國外找不到才要回台找鴨大夫算帳?或因為什麼併發症出來了,才要來栽贓給鴨嘴大夫?

折騰了半天只好舉白旗投降不再否認,病人才心甘情願上台內診,在超音波掃瞄的指引下不到5分鐘就順利取出了舊型母體欒樂CU250,那裡是什麼子宮環?順利到鴨嘴大夫也不禁佩服自己,自我陶醉。

千錯萬錯都只是醫生記錯

奇怪的是收費不到美金15元(有超音波直視下),病人不痛不癢,但兩老滿意的臨走前,還是不死心,再三強調他們沒有記錯,就是鴨嘴大夫放的避孕器,所以千錯萬錯就是鴨嘴大夫的記憶有錯,病歷有錯。可嘆鴨嘴大夫童叟無欺,十年前,取出別的醫生放的避孕器,也是同樣的價錢100元,加超音波掃瞄不過多加300元。

至今仍令鴨嘴大夫百思不解的是,病人為什麼一定硬要說是要鴨嘴大夫放的?沒有後遺症,也沒有醫療糾紛,不到五分鐘就輕而易舉順利取出,不痛不癢,到底老夫妻在硬哽什麼?胡蘆裡在賣什麼藥?至今鴨嘴大夫仍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