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12月8日  

 

.為治病而治病

病人雖有「子宮內膜異位症」及小小的血瘤,但她都一直還不想生育,卻照常一再懷孕,又沒有什麼經痛症狀,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在教學醫院做了腹腔鏡切除手術,而且又給她吃六個月的「療得高」,以抑制子宮內膜異位症再發,有病治病,絕對正確,但這些程序基本上這是治療「不孕症」患者的手續,患者異位症這麼嚴重都能一直受孕,現在手術做好了,受孕的機會不是更多嗎?豈不陷病人於不義乎?

後來鴨嘴大夫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患者要出國唸書三年,深怕在國外發生子宮內膜異位症的合併症,或臨時出了什麼狀況,才死纏醫師為她早點開刀,基本上這種想法也是對的,只怕三年後學成歸國,想要懷孕的時候,「子宮內膜異位症」想必已經又復發,到時可能真的不孕,還要再開一次刀了。(900817)

.鴨嘴大夫在替病人省錢,省時

鴨嘴大夫自民國七十二年開業開始(前健保時代),基於給病人方便的心態,一向每次都給病人開一星期的塞劑,有些老前輩譏笑說「這那像開業醫師,開業醫師就是要讓病人每天來擦藥、每天來看病,收入才會多!」,但是鴨嘴大夫腦筋比較簡單,以為若要叫病人天天來換藥,有耐心的來個六次、七次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但以治療白帶來說,大概都要兩星期才能治療完全,中途而癈, 結果還是前功盡棄了,所以為了要讓病人能夠徹底治療,寧願給她一星期的藥,只要來兩次就好了,但仍會要求至少要再回診一次,主要是為了要知道患者藥物治療的效果如何? 有時候細菌也會改變,要不要改變藥方?鴨嘴大夫治療白帶,只要兩次就可以一氣喝成。

現在是健保時代,治療白帶,通常在健保局的立場,有塞劑就不能給藥膏,給口服藥就不能給塞劑,這麼多給藥限制外,健保局又規定只能開三天或兩天的口服藥,結果一個病人要來看一次病,要先請假一天(失去一天的工作所得),然後花費一、二小時的交通時間(及交通費),結果醫師只看五分鐘就開門送客了,約定三天後回診。簡簡單單一個白帶,不但要叫病人花四次時間看診,失去去四天的工作所得外,還要花四次四百元的掛號費,這樣合算嗎?健保局也應該做個思考才對。(900716)

.被大哥大徹底打敗

大哥大猖獗到病人連進入到問診室,還在情話綿綿,甚至沒有停下來「看醫師」的意思,更妙的是即使病人想停下來,一再對著話筒說「我現在要看病了,不要再講了,對方也不會馬上讓她停下來,非多談個半分鐘絕不斷線,結果鴨嘴大夫和護士們就都在那邊傻呼呼的聽她作秀,打完電話才能開始進入狀況,要比大哥大,我們護士有患「大哥大癌」的,三天兩天就換一雙新的,什麼型號應有盡有,鴨嘴大夫還擁有第一代的大哥大呢,如果大家都拿起來打,我等您您等我,一定很好玩。

對病人帶大哥大一路走進問診室,對醫師不理不睬,鴨嘴大夫已經開始有點神經衰弱了,想想內診室裡頭尚有一名病人等著要檢查,進來問診的病人又一直講電話不掛掉,對醫師視若無睹,結果護士跟醫師都目瞪口呆枯等她講完電話才可以開始問診。甚至有的是進入內診室之後,鈴聲又響了,她再度拿起電話續杯繼續聊天,這時候醫師真的是不知道要如何檢查,尤其因為診察的時候總是會問一些比較私密的事情,譬如說什麼時候在一起?哪裡會癢、會痛?作愛的時候會不會痛?對方聽電話的人可是如歷其境,鴨嘴大夫為嚴守不可洩露病人職業祕密的規定,只好三緘其口,診察下來,病人跟醫師兩個人都都不知道剛才在檢查什麼?回掉坐回問診室,鴨嘴大夫剛要開始跟患者說明病情與開藥方時,大哥大鈴聲又響起,病人抱歉一聲又開始講電話而無暇理會鴨嘴大夫,為了不讓其他病人空等,鴨嘴大夫也只好割愛,由護士帶她去注射室打針,一場病看下來,鴨嘴大夫都沒機會插嘴跟患者講病情,而患者等到她要講要接的電話都講完了,怎麼已經看診結束了?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患了什麼病,但都已打完針了要結帳了,才要到再進來問醫師「到底怎麼一回事?」。

唯一令鴨嘴大夫心理不太平衡的是如果今天病人來看病,醫師拿起大哥大自顧自的聊天,不知病人會做何感想?不被口誅筆伐的,也會被醫療市場淘汰,由此點可証我國「病人人權」應該是可以拿滿分的了。不過最重要的是看病的時候,還是請關上大哥大,如果一定要打,等打完了沒話可說了,再進來問診室吧。(900716)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