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口直斷一語成讖

鴨嘴大夫積四十年婦產科臨床經驗,閱人多數料事如神,鐵口直斷屢試不爽, 偏偏經常一語成讖不幸言中,可見病人真的不能太鐵齒,也不要太鐵齒,執意一意孤行,蓋鴨嘴大夫早已洞燭先機。

中期流產一次才能診斷出來

最大的悲劇是最近有一位不孕症病人,鴨嘴大夫替她找了五次排卵日,才好不容易懷孕,安胎到3個月畢業後去開始前檢查,後來聽說病人在4個月的時候自然流產掉了,像這種中期流產就代表是子宮頸閉鎖不全的案例,蓋必須要有一次無痛性的中期流產的病史,才可以確診,很難在第一次流產前就會未卜先知考慮過這種病情。後來病人再來找排卵日,兩次之內就懷孕了,中間一樣因黃體素嚴重不足,打了許多安胎針,到妊娠滿三個月就請她去馬上去大醫院做麥當勞的「子宮頸環紮術」,就是用一條粗帶把子宮頸綁起來,到要生產的時候再剪開就可以分娩了。雖然耳聞病人仍有一點出血及子宮不安定的收縮現象,但是先把子宮頸 綁起來後再安胎,總比一直用藥物安胎來的穩當有把握。

滿三個月次日就要縫合子宮頸

所以鴨嘴大夫聽到病人快三個半月了,還沒有縫合子宮頸口,心驚肉跳,還雞婆的好心間接傳話給病人,囑她必須趕快請醫師作子宮頸環紮術,否則到時子宮頸已擴張時再縫合,也都會早期破水而失敗,結果病人也唯唯若若虛與委蛇,話傳完不到三天,聽到病人再度流產的惡耗,不覺扼腕。當年鴨嘴大夫在長庚醫院擔任主治醫師,只要滿12週的次日,鴨嘴大夫就迫不及待的幫病人把子宮頸縫合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現在只能乾瞪著眼替病人緊張愛莫能助。最重要的是,病人都沒有自覺這種子宮頸閉鎖不全的可怕性,鴨嘴大夫講到喉嚨破了 也沒有人理理睬,真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聽說病人家屬對鴨嘴大夫的雞婆還頗有微言。下次第三次再來找排卵,如果仍這麼不聽話,就敬謝不敏了。反正最後也是徒勞無功,就是鴨嘴料事如神又如何?只是專門在製造悲劇而已。

找排卵不打破卵針?

不孕症婦女找排卵日,是在找到成熟的濾泡時,就可以打破卵針,一般在36小時之內就會排卵,選定良辰吉時,若無器質性問題,三個月內都會懷孕。可是有位年輕病人找到濾泡成熟時,堅持不打破卵針,因不願給老公壓力。鴨嘴大夫告知有人在濾泡成熟後15天才自然排卵她也不相信。結果當然沒懷孕,月經來了之後再檢視基礎體溫表,推測真的是在濾泡成熟五天之後才排卵,當然是 受孕失敗。在櫃台衛教時,旁邊的不孕症病人耳聞,也跑來跟鴨嘴大夫說有人找排卵,還不打破卵針,好奇怪,不過鴨嘴大夫倒是見怪不怪,只是也很納悶,那幹嘛還要找排卵?打破卵針時間算的同房時間剛好間隔在48小時之內,排卵前後各一次,算到如此精準都未必一次就一定懷孕,順其自然又可能可會受孕? 何況病心是因為順其自然一兩年了仍不孕,才要來看醫師,要順其自然那又何必來找排卵?所以一樣米養百樣人,鴨嘴大夫也百思不解。

順其自然結果亂經

問題是病人不動如山,下一個週期找到濾泡成熟之後,仍不信邪,還是堅持不想打破卵針,就是要順其自然,鴨嘴大夫提醒她上個月的前車之鑑,最後也能主隨客便不敢強求,可是鴨嘴大夫還是忍不住先告訴病人說,如果卵子成熟之後,可以排了還不排,卵子就會老化,之後比較容易產生染色體異常和唐氏症的問題, 而且有時候延後排卵,有時候根本也就不排卵了,豈不枉費了吃排卵藥要早日正常排卵的初衷及辛苦嗎?病人也不為所動。問題是過了兩天,不排卵也罷,居然開始大量出血,就是所謂的無排卵性亂經。結果病人因而打了一大堆針,吃了一大堆調經藥,亂經才調整過來。

大小姐啊大小姐,找到卵子成熟了又近鄉情怯,不打破卵針,還要順其自然,那幹嘛還要費盡周章來找排卵?不排卵還會亂經出血,豈不賠了夫人又折兵,花錢找罪受?

共享決策醫病共好

在門診為了病人早日懔孕,鴨嘴大夫使出渾身解數費盡心機,醫學數據,催眠安撫,心理上的再保證請病人稍安勿燥,精神上的支持減輕病人焦慮不安,苦口婆心提高病人的自信心,偏偏最後關頭不聽老醫言,終是功虧一簣,這樣鴨嘴大夫會有成就感嗎?

面對如此鐵齒的病人或家屬,甚至事後還每每都以成敗論英雄,口不擇言,令鴨嘴大夫心力交瘁,不知道可不可以自認無能為力放棄病人,請她另請高明,否則至少建議病人能參與衛福部推動的「共享決策,醫病共好」,在醫療過程中共同決策SDM(shared  decision making ),除了要求醫病溝通之外,也要病人不要老以老大自尊,聽不進醫師的苦口婆心。當醫師提出實證醫學資料,提供並支持病人作出符合其最大利益的選擇,以促住醫病相互尊重與溝通時,請病人不要一意孤行,最後成敗時再責怪醫師沒有提出專業的勸阻或反對,害她頻頻失敗,鴨嘴大夫至此真的愛莫能助,還是請病人另請高明吧。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