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上忐忑不安的醫師乘客(上)

鴨嘴大夫自己還在說,許多醫生在飛機上都被航空公司免費消費掉了,只要一聽到機上廣播有急症病人有否醫師可以幫忙的時候,鴨嘴大夫自己也就開始坐定不安其實自己也沒有信心,不知道是不是能夠克盡其功?不起來又良心不安蠢蠢欲動,旁人一看就看穿了。問題是台灣到2013年才有緊急醫療救護法第 14-2 條好撒瑪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的立法。在這之前若是民眾見義勇為,救不起來也是順理成章,備受表揚,但醫師救活是理所當灰然,救不活仍難逃有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的刑事責任嫌疑,尤其事後每一環節都要被事後孔明的專家學者法官放大檢視,有否有到依照一個正常合理的醫師所應賮的善良管理人的義務,尤其在飛機上許多東西都缺乏,連一台簡單的電子血壓計都沒有,聽診器都老舊不堪,一支強心劑都沒有,遑論任何急救藥品,簡直比鴨嘴大夫的旅行藥包還貧乏,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要醫師兩手空空,怎麼急救啊?

好撒瑪利亞人法立法前

所以當年在醫師公會演講,鴨嘴大夫都建議醫師會員們,在機上或火車上聽到有沒有醫生的廣播時,除非您是急診科醫師,最好繼續裝睡沒事,因為若自告奮勇,就要保證病人平安無事,如果病患不幸猝死,因為您是醫護人員就必須負業務過失的刑事責任,何況業務過失致死還是公訴罪呢,而且還要負民事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責任。但相對於不是醫護人員的民眾,即時亂救一通,甚至亂放血,亂擠壓,不按牌理出牌,不急救沒事急救了更慘,但因為是見義勇為,明知不可而為之,病人死了也是天命,熱心民眾還會因此上報表揚備受尊崇。

依我國現行法律規定,見人路倒而施救,民法上的意義是「適法的無因管理」,所謂無因管理,依民法第172條規定是「未受委任,並無義務,而為他人管理事務者」者。第五百四十條至第五百四十二條關於委任之規定,於無因管理準用之。

(意指包括民法第540:「受任人應將委任事務進行之狀況,報告委任人,委任關係終止時,應明確報告其顛末。」第541: 「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所收取之金錢、物品及孳息,應交付於委任人。受任人以自己之名義,為委任人取得之權利,應移轉於委任人。」第542: 「受任人為自己之利益,使用應交付於委任人之金錢或使用應為委任人利益而使用之金錢者,應自使用之日起,支付利息。如有損害,並應賠償。」),意思就是無因管理的受任人都無任何好處可拿。

除此之外,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仍不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

無因管理:不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

民法緊急避難免責範圍:依我國民法第一百五十條第一項規定:「因避免自己或他人之生命、身體、自由或財產上急迫之危險所為之行為,不負損害賠償之責。但已逾越必要程度者,仍應負相當賠償之責。」,可知緊急避難人所避免的危險,必須是迫在眼前、刻不容緩的危險,而危險本身係指一切足以發生危害的危險,不論天災地變、毒蛇猛獸、人為侵害均包含在內。緊急避難必須符合必要性與限制性的要求。所謂必要,必須為除此行為之外,別無其他方法可採,始足當之,否則即非避難行為。所謂限制,指避難行為不得逾越危險所能致之損害程度,若逾越此程度,即為過當避難。

而為了避免避難行為免責的範圍過於廣泛,使無辜的第三人蒙受損失而無法求償,有違權力平衡保護與損害公平分擔的原則,我國民法第一百五十條第二項復規定,「前項情形,其危險之發生,如行為人有責任者,應負損害賠償之責。」所謂有責任,指行為人的行為與發生的危險間有因果關係,而不問係故意或過失,此際,行為人雖得為避難行為,惟其仍應負擔損害賠償責任。(https://goo.gl/cGEX7i),惟根據民法第220條(債務人責任之酌定)規定:債務人就其故意或過失之行為,應負責任。(第一項)過失之責任,依事件之特性而有輕重,如其事件非予債務人以利益者,應從輕酌定。(第二項)。

意思就是說在無因管理時,即使有民法緊急避難之情況,其危險之發生,如行為人有責任者,應負損害賠償之責,惟其過失之責任,依事件之特性而有輕重,如其事件非予債務人以利益者,應從輕酌定。

而在刑法緊急避難免責範圍:依中華民國刑法第二十四條第一項規定:「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第二項:「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之。」而該行為在刑法上的意義是緊急避難,除非是避難過當(有重大過失的誇張失誤舉措)且造成被施救者比不施救更嚴重的損害,否則也是無罪責。手忙腳亂的施以急救,難免會出現一些小誤失,也沒有人能保證施救一定能救活,不能苛責熱心救援者。應該也是這個意思。

可知在無因管理時,即使有刑法緊急避難之情況,由於緊急避難為轉移危難於他方,故會涉及到是否可轉移生命危害的問題。生命法益在台灣仍即便當事人承諾亦不得阻卻安樂死(主動致死)的殺人罪,更何況未得當事人的致死緊急避難?因此近期認為緊急避難不得適用於危害他人生命的情況。實則應透過犯罪成立的第三階:責任考量之,在責任階段中的「期待可能性」可以認為「任何人在這類狀況都會移駕危害於他人」而予以減刑或免刑。(https://goo.gl/cGEX7i

但這都不適用在有專業背景的醫師。所以若是無因管理,醫生治療結果病人一病不起,保證不是蓄意謀殺,也恐是過失殺人罪不可逭,更不能適用。

飛機是國土的延伸

無因管理看是搭乘哪一國的飛機也很重要,因為依我國刑第3: 「本法於在中華民國領域內犯罪者,適用之。在中華民國領域外之中華民國船艦或航空器內犯罪者,以在中華民國領域內犯罪論。」所以在華航或長榮飛機上,若醫師義務救助急症病人發生死亡或重傷,醫師既不能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就仍必須沿用刑法第276條第2項(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及第284條第2項(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即必須負業務過失致人於死,或重傷害罪,絕無寬宥。

相反的,如果是歐美各國的外國班機,則比照各國的民刑法律處理。歐美的緊急醫療法比台灣還完備,他們老早就有好撒瑪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的適用。在美國和加拿大是給自願向傷者、病人救助的救助者免除責任的法律,目的在使見義勇為者做好事時沒有後顧之憂,不用擔心因過失造成傷亡而遭到追究,從而鼓勵旁觀者對傷、病人施以幫助。不過搭乘某些國家的飛機也有苦惱的時候是沒有不救的權利,例如義大利、日本、法國、西班牙,以及加拿大的魁北克,好撒馬利亞人法要求公民有義務幫助遭遇困難的人(如聯絡有關部門),除非這樣做會傷害到自身。德國有法例規定「無視提供協助的責任」是違法的,在必要情況下,公民有義務提供急救,如果善意救助造成損害,則提供救助者可以免責。(維基百科https://goo.gl/UmMxdn )

缺乏急救常識的熱心民眾反而豁免

不過最悲哀的是,缺乏基本急救常識的熱心民眾的急救花招,也著實令人捏一把冷汗。鴨嘴大夫就曾經親眼看過,車禍受傷倒在地上,見義勇為的司機馬上衝下車過來,把傷者自背後抬立起來用力搖晃,看似在急救,其實恐是在加害傷者的多,要是脊椎受傷折的人保證馬上當場脊髓斷裂下身癱瘓,要是股骨骨折病人,馬上成開放性骨折,頭部外傷腦出血的病人也馬上大量出血昏迷致死,情形有點像卡車司機撞傷人之後再倒車把傷者壓死,死怕是因為死亡的民事賠償比植物人還便宜。但看急救的加害人如此熟練熱心,一旁的民眾圍著觀看,好像他是在作跌打損傷的武術表演,還有人不禁點頭喝采贊嘆不已,鴨嘴大夫只能目瞪口呆隔岸觀火,簡直不敢置信。

即使到2013年我國終於通過緊急醫療救護法第 14-2 條,其第1項規定:「救護人員以外之人,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因為只適用於救護人員以外之人,而什麼是救護人員呢?依緊急醫療救護法第 4 條:「本法所稱緊急醫療救護人員(以下簡稱救護人員),指醫師、護理人員、救護技術員。」,所以可知醫師、護理人員、救護技術員,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仍不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

相反的沒有急救常識的民眾更吃了定心丸,只要是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即使胡搞瞎搞,也都可以堂而皇之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蝦米攏嘸驚。

非值勤期間救護人員才能適用好撒瑪利亞人法

好在醫療救護法第 14-2 條第2項復規定:「救護人員於非值勤期間,前項規定亦適用之。」,變成是值勤期間的醫師、護理人員、救護技術員,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仍不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也就是說必須下班非值勤期間,醫師等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才能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

可見在緊急醫療法修法增訂好撒瑪利亞人法之前,即使是下班非值勤期間,醫師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並不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如果還有醫師敢見義勇為,就要自求多福保證一定能夠救人成功,否則恐怕吃不完兜著走。

另外就是緊急醫療法此條文通過之後,對急診處的急診專科醫師反而更加不利,因為他們在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因為他們都是在急診處值勤期間,因而更確定都不能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簡直就是無妄之災。

免費消費醫師乘客

200612 31 日鴨嘴大夫與老婆及小兒子去紐西蘭旅行,飛行途中就碰到機上廣播找醫師,鴨嘴大夫掙扎老半天,婦人之仁最後還是雞婆跑去看了一下病人。幸好只是一個懷孕 20週的外國孕婦覺得噁心嘔吐很不舒服而已,自己正好就是婦產科專科醫師,就比較安心的給她量個血壓,聽個胎心音。問題是中古血壓計破破爛爛,聽診器更是二二六六,想不到豪華客機連個電子血壓計也沒有,用聽診器聽胎心音居然聽不到,只好問病人有否正常胎動才表示胎兒還存活的很好。基本上可能只是氣壓的變化,讓孕婦感覺不舒服而已。問題是,機上沒有任何的急救藥物,若此時可以給孕婦注射一針止痙劑治療,相信可以馬上讓病人覺得腸胃舒暢,又有安定子宮的安胎作用,可嘆空服員兩手一攤什麼藥物通通都沒有。鴨嘴大夫想來想去婦產科最愛用的就是氧氣,而飛機上最多的就是氧氣,所以趕忙給病人多吸點氧氣,對孕婦及胎兒健康都有幫忙,病人覺得舒服一點,家屬也就很放心了。

下機前鴨嘴大夫再去探視孕婦一下,病人已經沒有什麼不適感,稱謝不已,賓主皆歡華航機員也很高興,送了鴨嘴大夫一大堆小禮物,事後還寫信道謝,令鴨嘴大夫相當有成就感。其實只是僥倖運氣好,心裡還是毛毛的。要是是碰到心肌梗塞的病人,措手不及又無藥可用,更沒有電擊器急救,除了眼睁睁送終,鴨嘴大夫無計可拖,如何可能會處理得很好呢?害得之後得每次上飛機時,鴨嘴大夫都有點忐忑不安,祈望能夠一覺睡到目的地。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2006年當時下機後,鴨嘴大夫有感而發就在部落格上提到機上隨機醫師的構想,若航空公司有需要臨時動員機上醫師乘客義務急救,理論上固然當然不讓,但希望航空公司能配合三點:一是給予機上醫師乘客升等頭等艙,義務當隨機醫師。二是準備急藥品,CRRAED急救設備。三是必須準備三種文件保護醫師:1是病人或家屬簽署自願接受機上急救同意書,2.病人命危通知單.3是家屬簽署緊急醫療免責同意書,接受有醫療知識能力醫師無因管理自願義務協助,事後不得追究法律責任。由病人本人或家屬簽名,由機長附署,並由座艙長當見証人。不過後來因顧及無因管理必須是「未受委任,並無義務,而為他人管理事務者」,若事先接受了航公司的升等或貴賓金卡等成立對價關係,變成委任而無因管理,就沒有免責要求的權利,一但適用委任契約,就與無因管理完全不同,茲事體大,就不敢再提了,事隔十多年華航再度提出金卡合作計劃,始料未及。

不過不變的是,鴨嘴大夫仍一心一意期望航空公司能夠設法補足機上的許多急救的醫療設備,尤其我國緊急醫療救護法在1995 08 09 日開始施行,2013116日增訂緊急醫療救護法第十四條之一「緊急救護設備」及第十四條之二「好撒瑪利亞人法」的條文,其中第十四條之一第一項規定:「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公告之公共場所,應置有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或其他必要之緊急救護設備。」所以飛機也是屬於公共場所,理當每機配置一台AED急救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並不為過,至少先挽回病人一命,再緊急迫降急救,以免徒勞無功這是醫生能夠做的基本救命動作,至少是盡了全力才看天命,何況依法,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是屬於緊急醫療法141條規定的緊急救護設備。

更不要說,急救箱中連抗過敏的急救藥,類固醇,急救的心臟藥或三酸甘油舌下片,強心劑,都要事先準備一應俱全,甚至連癲癇抽筋要用的鎮定針劑也要應有盡有,才能萬無一失。所以重點是應該航空公司應該跟醫師公會聯絡,看需要什麼樣的急救藥品?可以由醫師公會長期供應,定期補充定期更換藥品。甚至電子血壓計,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聽診器手電筒,甚至一些簡單的測血糖工具都可以準備。

若萬事皆備,醫師當然可以很勇敢的從機上座位站起來,英雄氣概的盡自己的能力施救,否則要人沒人要藥沒藥,醫師英雄無用武之地,徒呼負負,醫師怎敢逞匹夫之勇,自找苦吃?所以必要時,騎虎難下的醫師也可以要求機長或座艙長簽署藥物不足,急救設備不夠的免責聲明書,所以醫師被迫只能做一些簡單的急救手續後,無能為力再作進一步的治療,而且顯然病人必須馬上迫降轉診,人命關天在所不惜,以免自承全部責任負擔,惹禍上身。(下週待續)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