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包皮醫官影響蛙人部隊戰力軼聞

一九七四年,鴨嘴大夫是民國38年出生的第24期預備軍官,擔任海軍少尉醫官,配屬在海軍陸戰隊第一師衛生醫院連。二年醫官一事無成,除了唸完Geenhill產科聖經及Novak婦科聖經的兩本原文教科書外,高醫官就是成了當年第一師海軍陸戰隊家喻戶曉,門庭若市的包皮醫官。

美式精雕包皮加粗割法

不同於老醫官土法煉鋼的一把刀包皮割法,只要把過長的包皮向外拉長,然後用剪刀沿龜頭上方,咔喳一聲把多餘的包皮一刀剪掉,再用絲線縫合幾針止血就完工了,乾淨利落,一個下午,割個十來刀面不改色。高醫官閒閒沒事,從一本帶來軍中的一般外科學中找到「美式包皮割法」自修研發,開創「高氏美式精雕包皮加粗割包皮法」,沒有輪值看門診時,高醫官就在開刀房埋頭苦割,一年八個月如一日。

美式包皮割法是採局部麻醉,自陰莖根部作神經阻斷後,自包皮上方開始,先測量預估必須切除的長度後,在陰莖皮膚上作一環狀剥離,割下一大塊贅皮丟棄,然後把上下皮膚翻過來,再把上下切口用羊腸線連續縫合起來。上下皮膚保留下來的皮下組織,重疊起來因而加粗龜頭下方直徑,加上皮下組織裡面本來就有許多血管,所以癒合也相當的快,不像台式一把刀,把皮膚及其下的皮下組織都全都割除丟棄,暴殄天物那麼粗糙。

美式刀法不但可以割除多餘的包皮,而且可以而在關鍵重要部位加粗,高醫官再特地用較細的羊腸線縫合,半小時內一氣呵成。加上當兵前,高醫官在馬偕醫院擔任實習醫師時,在婦產科值班每晚都要割七八位男嬰包皮,累積的快刀手經驗,當然更加得心應手。因而專割包皮的高醫官,一時名聲大躁,幾乎每天下午夫沒有門診時,高醫官都埋首在醫院連的手術室裡,精雕包皮心無旁騖,陸戰隊弟兄大排長龍,高醫官也樂此不疲。

呷好道相報,趨之若鶩

最令陸戰隊弟兄樂樂津津樂道的是,高醫官的美式包皮精割法不但癒合快,不那麼痛,而且因只切除表層包皮皮膚,保留餘包皮下的皮下組織,重疊縫合後又有自然加粗功效,不像台式割法,直拉把包皮拉出來一刀兩斷,平白少掉了一層皮下組織,寸土寸金怎堪如此暴殄天物?難怪高醫官包皮盛名聲名遠播,爭相傳誦名躁一時,大家趨之若騖門庭若市。

更誇張的是高醫官的美式包皮割法遠近聞名,即使海軍陸戰隊第二師長駐在偏遠的林園,連高醫官入伍時在衛武營新兵訓練時的陸軍中士教育班長,居然也趁高醫官假日包值急診班時,慕名遠道專程自衛武營長途跋涉而來「引刀成一快」,也有海軍陸戰隊第一師的醫官退伍前,慕名自左營不遠千里而來「不負少年頭」,高醫官都來者不拒,分文未取雖累猶榮。

蛙人弟兄感恩圖報

通常開完包皮手術,不論是台式陽春開法或美式精雕開法,依規定醫官有權順便開一張半休單給病人,休三天不出操,七天內不下水,一週後拆線就可上山下海了。咱們陸戰隊的偵搜營,就是一年四季天天只著一條紅短褲的蛙人隊的營區,正好就在衛生營隔壁,近水樓台,加上蛙人隊操練嚴厲苦不堪言生不如死,一但割了包皮,將來退伍不但雄糾糾氣昂昂,又馬上可以拿到一張半休單的醫官診斷書,得以三天不出操,七天下下水,等於是人間天堂,恨不得一個男人有好幾個包皮可開多好。難怪這些蛙人弟兄興致勃勃奔走相告,呷好道相報,大排長龍,高醫官來者不拒,自然應接不暇。

陸戰隊衛生營為期三個月的游泳管道時,醫官士兵都要列隊出海游泳,還要左右對正前後看齊,也是苦不堪言。負責訓練衛生營擔任專業助教的蛙人隊兄弟們感恩圖報,看到高醫官不時嗆鼻喝水,或垂死掙扎,都趕緊划著皮艇過來救援,熱烈關心,還要放水想把高醫官救到艇上,摸魚帶返岸上休息,實在令人感動,不過高醫官鐵齒,為發揮陸戰隊精神抵死不從,雖胃中喝滿海水,但心中仍充滿陣陣溫暖。

影響戰力師長震怒

割包皮的好處不僅於美觀實用,有的陸戰隊壯士全包莖嚴重到令高醫官大開眼界,最終也在高醫妙手回春之下治療成功,讓少年頭終於重見天日,不至於新婚之夜一觸即發,真的是造福蒼生,也真替這些隱疾弟兄慶幸。最離譜的是曾碰過一次嚴重包莖者,高醫官一時還真的找不到小便出口,還以為是陰蒂肥大的假性陰陽人。麻醉下用鉗子用力撑開,才找到龜頭,以及堆積如山近二十年不見天日的汙垢,周遭衛生兵全都都避之三舍逃之夭夭,只有高醫官老神在在神色自若,蓋因過敏性鼻炎,嚴重鼻塞嗅覺喪失不為所動,史上難見。

物極必反,包皮熱後來有一天終於出事了。一日屠師長心血來潮,到偵搜營巡視,抽閱蛙人部隊的緊急集合應變,發現營集合場七零八落,各連到瑒人馬寥寥無幾,居然只有不到一半的蛙人列隊出場,出場的壯士也多是不良於行的體弱殘兵,傷痕累累哀爸哭母,師長一問之下,眾壯士們都手揚出示高醫官割包皮的半休單,理直氣壯。師長大發雷霆之也無可奈何,因為全部都是割包皮的傷兵,如何出操?更無法下水,難怪師長認為嚴重影響戰力大為震怒,像這樣全班的蛙人都去割包皮了,到時候要出任務找嘸人,豈不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盛怒之下師長當場裁決,今後規定偵搜營的蛙人戰士,每班最多只能同時有兩個人去割包皮,准予床上養病三天不下水七天,期滿之後,才可開放給下兩個班兵名額,否則恐怕真的會動搖國本。

引刀加粗少年頭,妙手回春成一快

兩年之內,高醫官不知造福了多少位陸戰隊弟兄,這些戰士經過三年的陸戰隊訓練退伍還鄉,不論是不是蛙人隊,歷經魔鬼訓練,個個都是身強體壯雄壯威武。再加上這些海陸健兒在高醫官的精心雕琢之下,引刀加粗妙手回春,不只是偵搜營,衛生營,連戰車營,各師部營及步兵團的弟兄都得以恩澤廣被,不但因而大鵬崛起,雄糾糾氣昂昂,甚至當兵前從未見過天日的也得以出類拔萃,獨占鰲頭,不可同日而語。

日後結婚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婚姻美滿家庭幸福之餘,這些小伙子不知還記不記得,當年被高醫官精割包皮,割到影響蛙人部隊戰力的軼聞趣事?更不知還有多少陸戰隊弟兄記得,19741975年間,在高雄林園第二師醫院連,曾經叱吒風雲一時的高醫官粗雕包皮的妙手回春?感恩圖報之餘,有空可要記的來看看當年的老長官,一生一世都不要忘了要感謝高醫官的再造之恩。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