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以上少女的法定自主墮胎權

報載百分之七十三的家長反對18歲以上少女的可以自主墮胎,依照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第二項前段:「未婚之未成年人或受監護或輔助宣告之人,依前項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法定代理人或輔助人之同意。」,是為父母同意條款,民法第十二條規定:「滿二十歲為成年」,這就是父母仍堅持回到威權時代的想法,非滿20歲不鬆手,令人無法置信。

未成年人回診率百分百為零

依照鴨嘴大夫開業40年的經驗,除掉少數老病人帶來的未成年少女之外, 未成年少女懷孕想要作人工流產者,起初20年還大約有三分之一的病人會跟著她媽媽回診簽名同意工流產,再來10年叫少女回去找監護人來簽名,回診率大概不到10%,近10年來,墮胎藥 RU486網路藥房,年輕人到處都可以買得到,回診率幾乎是0%,也就是說只要是未滿20歲的少女懷孕,跟她說人工流產要請她的父母出來,幫她維護她的法律權益,不論鴨嘴大夫如何苦口婆心,幾乎沒有一個人會回診,結果這些病人要不是去藥房買墮胎藥DIY,就是去找密醫作流產手術或吃RU486藥物流產。本來藥物流產的流產效果就不是很好,在診所觀不時要用超音波追蹤檢查,病人少不更事,自己在家裡一個人DIY,劇痛出血,甚至有時造成大量血崩,反而最要父母伸出援手幫忙的反而被棄之不顧,任其自生自滅,或不時有流產不全,或子宮內膜炎,敗血性流產的併發症,窮出不絕。最嚴重的事碰到子宮外孕病人自己也不知道,到妊娠第七週輸卵管破裂,嚴重腹內出血休克,差點一命嗚呼,令人扼腕。

自另一個角度來觀察,那些媽媽帶來的未成年少女,母女之間的感情盡在不言中,親子關係何需勞父母用法律代勞?甚至開明的媽媽還會請教鴨嘴大夫,建議她女兒以後要如何避孕最好?

家長出面協助維護權益

最近星期五晚上門診,就有一名18歲的少女由她同學陪著來找鴨嘴大夫作人工流產,檢查確定為正常子宮內妊娠之後,鴨嘴大夫先分析人工流產手術及藥物流產的優缺點,共同決策選擇傷害最少的最佳方式。然後曉以大義,因為她未成年,一定要請她家長出面同意,一方面照顧她的身體安全,一方面可以維護她自身的法律權益,因為她年紀較輕,只有父母才能協助她。看病人面有難色就走了,鴨嘴大夫也心知肚明,病人是不會再回診了。

不料禮拜天早上9點多,鴨嘴大夫正在台大醫學院,參加家庭醫學會會員大會時,診所護理長打電話來說,星期五的病人打緊急電話給護理長說要來住院,還說她星期五晚上在我們診所,當醫師面吃了兩顆 RU486後,說醫生跟她約好今天禮拜天上午9點半,到診所住院觀察,預吃第二種墮胎藥云云,護理長夲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才找鴨嘴大夫問說是怎麼一回事?

張冠李戴,搞錯診所吃錯藥

可是鴨嘴大夫記得很清楚,這位18歲的小女生,還問了許多有關藥物流產的問題,鴨嘴大夫也有分析了吃RU486的缺點就是常常惡露會流不乾淨,而且要花兩次的時間,如果禮拜五晚上給她吃第一次藥的話,3648小時就要在禮拜天上午要她到診所觀察4個小時,星期天休診,所以吃藥藥流就必須等到星期六上午再吃云云。不過病人在櫃台,護士再重申監護人冋意的限制之後,就黯然與她的同學離去,連流產同意書都未簽署,怎麼可能會先免費給她RU486藥吃?一例一休禮拜天全日休診,怎麼可能會排這個時間叫大家來加班,專心照顧她一個病人?何況如果要來鴨嘴大夫診所,都要從8點開始至少要觀察4個小時,平常門診就閒得要命,難得一天休假可以睡大覺,鴨嘴大夫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

最離譜的是,依照鴨嘴大夫的慣例,藥物流產第一次都是給三顆RU486,從來沒有只給兩顆過的,兩顆的收費也不一樣,所以很可能是這個病人自己到別家診所作藥物流產,錢都繳清了,問題是搞錯了診所,搞錯了醫生,打錯的電話都不打緊,問題會不會是忘了在那間診所繳費,事情就糗大了。

護理長再詳細追問一下,小女生才承認她之後又去了好幾家婦產科,最後終於找到一家診所,光憑口頭跟醫師講她已經成年,也不查看身分證醫師就信以為真,就這樣斗膽答應幫她作藥物流產了。收了錢後當場當面看著她吃了兩顆藥,才叫她禮拜天早上930分再去診所按電鈴找他。沒錯,重點很明顯的是病人自己搞糊塗了,昏頭轉向連在哪一家診所做的藥物流產都沒有搞清楚,最後還要栽贓給苦口婆心勸她請父母出面保護她的鴨嘴大夫身上,實在令人很替這位病人悲哀。

假冒成年,偽造文書

在詢問病人個資調病歷查證的時候,病人脫口說她是87年次,其實她在鴨嘴大夫診所掛號時老實說是89年次,主要是她的同學誤以為十八歲就算是成年人,所以她才會騙願意替她作藥物流產的醫師她是87年次,結果這位斗膽給她作藥物流產,不怕墮胎罪上身的亡命之醫,可能沒有風險管理的培訓,居然也不查驗身分證,或是這位病人偷借她同學或她姐姐的成年人身分證造文書來混水摸魚,也不知道醫師有沒有影印存證,方能依刑法第 210 條:「偽造、變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制裁,導致小女生除了該當刑法第288條自行墮胎罪外(懷胎婦女服藥或以他法墮胎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還要負偽造私文書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實在得不償失。而依民法第 83 條規定:「限制行為能力人用詐術使人信其為有行為能力人或已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許者,其法律行為為有效。」,在這種情況下醫師方能免責,不至於負刑法第290條意圖營利墮胎罪:「意圖營利,而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百元以下罰金。」

孤援無助受騙剥削

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第二項不論是「父母同意條款」或「配偶同意條款」(保健第九條第二項前段:「未婚之未成年人或受監護或輔助宣告之人,依前項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法定代理人或輔助人之同意。」為父母同意條款,後段:「有配偶者,依前項第六款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配偶之同意。」是為配偶同意條款。),本身就是一個立法疏漏,讓一名18歲有刑事責任能力,有選舉權,生理發育心智成熟,已可結婚生男育女(民法第980:「男未滿十八歲,女未滿十六歲者,不得結婚。」,表示少女滿十六歲即可結婚),等同是有性自主權的成熟女人了,但民法仍屬限制行為能力的未成年人,結果必须在父母同意條款下,一家一家的婦產科低聲下氣苦苦哀求,希望醫師幫幫忙,能夠在不要讓她父母知道的情況下,趕快流產處理掉不要的胎兒,實在是很令人同情的。

作父母的不願放下自己的權威及鞭子,結果任自己的小女兒孤援無助,拋頭露面一家一家的被道貌岸然愛莫能助的婦產科醫師拒絕,弄到最後疲於奔命心力交瘁,最後找到願意冒險替她違法流產的醫師,就必須籌出更多的巨款,弄到昏頭轉向,自己竟忘了最後是那一家婦產科答應要替她流產,甚至繳清了錢還吃了第一次藥,竟找不到要去那一家婦產科診所吃第二次藥,實在令人噓唏,雖然想到要栽贓到鴨嘴大夫,也可能是走頭無路只好亂槍打鳥一家一家婦產科在追問,情況有點像鴨嘴大夫大二時經常老鼠搬家,最後搬到後車站遼寧街一家麵包店樓上,當天下課回家時竟忘了是租屋是在那一家,一樣的窘迫,可想而知。

虎毒不食子? 推入火坑說為女兒好

碰到這位不怕型墮胎罪侍候的醫師,至少收費還有良心不會騙錢,否則密醫趁火打劫,亂開高價,還要病人把她的學生證抵押,慢慢還錢,每天還要回診換藥(幹什麼?)收費,予取予求,甚至騙財騙色,都是要怪權威的父母把她推入火坑,,還要義正詞嚴說為女兒好,要,卻又不拉她一把,這到底是是在保護女兒,還是在虐待女兒?

其實有沒有建立親子關係比法條規定重要,可以想像親子關係愈差的父母,愈想藉父母同意條款來篏制,來把關,來愈堵塞親子之間的溝通管道。任鴨嘴大夫一再向少女保證,您的父母一定不會罵您的,會先處理好事情,維護您的健康,保護您的權益最重要,處毒不食子;甚至開玩笑說,大家都有過年少猖狂時,作父母的也一定會瞭解您的,但共同的回答都是說我爸爸會把打死,醫師不知道我爸媽一定不會饒我的云云,最後共同的回診率還是百分百歸零,信不信由您。

這個問題的重點是這些反對18歲少女自主墮胎的73%父母,相信她們的親子關係一定是100%的降至冰點,少女不願意跟他的父母溝通,也不願意告訴他的父母,寧可自己冒險去做傷害自己身體跟權益的事情終不悔。其實18歲的小女生是很可憐的,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如果說一定要叫父母出面,可以說100%不願意,等於就是間接在逼迫這些小女生走上不歸路,不敢去尋求放棄合法訓練精良經驗豐富的優生保健醫師幫忙,反而要去找藥局或密醫來解決她的問題,父母就像鴕鳥一樣,把碩埋在沙堆,眼不見就沒事了嗎?

虐待還是疼惜?懲罪還是協助?

鴨嘴大夫就碰過一個小女生,自行去藥局買了RU486 吃了以後,流血兩個月都不止,而且腹痛如絞,病懨懨來看診的時候,已經是不完全流產惡化成敗血性流產,折騰了這麼久想來她的輸卵管早已化膿阻塞,將來怎麼幾乎是不可能會懷孕了,所以要鴨嘴大夫的刑法教授許玉秀曾經說過,這種形同虐待女兒,優生保健醫師可考慮用緊急避難來阻卻違法。

事實上站在維護女兒的最佳利益的角度來看,法官也可以判決可以忽略父母同意條款,讓小女生有機會接受合法合乎醫學,合乎衛生,安全終止妊娠認證的方法,以維護少女的健康權跟生命權,為人父母又何必緊緊的抓著父母權的權威不放,情願是置子女兒於死地,也不願意開放18歲以上少女一馬,有這樣的父母親,做女兒的也只好認命了。

家長先捫心自問親子關係如何?

問題的癥結不是優生保健醫師喜歡替18歲的少女墮胎,而是為人父母,自己跟子女的親子關係如何,自己可能都不了解。所以想請問這些73%的父母,請她們捫心自問,當她的18歲的女兒懷孕的時候,有沒有100%的把握,女兒會找她來溝通?會不會一五一十跟她坦白招認,並請父母幫忙替她找到可信任的醫師解決,不要有後遺症。還是說家長一向道貌岸然,,是忍孰不可忍,當然無法接受少女偷吃禁果,,先祭出家法鞭打責罵一頓再說,雪上加霜落井下石,嚇得小女生打死提都不敢提。只好自己孤援無助,任人宰割。

所以說先要有良好溝通管道的親子關係,為人父母才有權可以反對18歲的少女沒有自主墮胎的權利,請父母出來是要來幫忙女兒維護她自己的權益,曾經也有小女生自己去墮胎了,後來父母出面要找男生家長算帳,反正都已經墮胎過了死無對證,男方的家長反而嗆女方家長說都是你女兒來勾引我兒子的,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氣到中風也沒有辦法,這就是法律權益。所以不論鴨嘴大夫如何苦口婆心,非常誠懇的跟小女生溝通,回診率還是0%,可見問題是出在親子關係,不是在於法定墮胎自主權的問題,如果自己不建立親子關係,沒有溝通管道,最終只是把自己的女兒推下火坑,白花了許多冤枉錢,有時候也賠上了子宮,及將來的生育希望。

為人父母,反對18歲少女自主墮胎權為了面子不好看?還是不喜歡父母權威被挑戰?還是更年期對青春期的鬥爭寧死不屈?憋扭的青春期少女難搞,令人頭痛眾所周知,父母平日就搞得定嗎?親子關係既然不可能一夕之間冰釋,開放18歲少女自主墮胎權,至少也是建立親子關係好的開始。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