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12月22日  

 

.醫師不如藥師

病人45歲長了一個胎頭大的子宮肌瘤,每次來經時經血如注,腹痛如絞,鴨嘴大夫勸她去開刀死不從,但是病人每次來看診,感懷身世講到傷心事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鴨嘴大夫跟她懇談多次,每次都是花上二、三十分鐘的安慰與鼓勵,最後還為她精心設計使用一種不會刺激肌瘤,乳癌病患也可以定期服用的HRT(賀爾蒙補充療法)的藥物,一方面不會刺激肌瘤長大,二方面因服用28天又可控制月經不讓它來,三方面又不會讓患者失去正常生理上有的賀爾蒙。期間經過近一年來的調整補充,不但每月都控制住月經不讓它來,患者生活也逐漸恢復正常,既沒經痛又沒血崩,而且將近一年後用超音波追蹤,居然連肌瘤都消失一半了,鴨嘴大夫亦頗為欣慰。問題是這種賓士級的HRT,一包藥的成本大概1000元上下,以前藥房都賣到1500,鴨嘴大夫連所有的診察費、掛號費、處方費、心理諮詢費全部算進去才收患者1350,本已心滿意足;但是有一天病人坦白告曰她的朋友在賣藥,可以給她近成本價(少賺一點),從此病人就跟朋友拿藥,而且也不敢再來和醫師啐啐唸了,令鴨嘴大夫因而有點愴然若失。

. 李登輝式的「醫藥分業」

問題是藥師或賣藥的人對這藥物所引起的副作用,或是今後對肌瘤的效果,以及使用的期限或患者的反應都嘸宰樣,是否都願意同時要承擔一切治療成敗後果?難道病人「用藥問藥師」就表示,只要知道藥名,從此醫師就無路用了,踢到一邊納涼去了?或還是最後成敗副作用完全要由醫師承擔,藥錢就讓藥師他來賺就好了?這在一個真正醫藥分業的先進國家根本就不是問題,因為醫師照常可以問診、諮詢以及親自診療人之後再開立處方,拿她十元~二十元美金的醫師費,再讓她自行去藥局買藥,若有朋友開藥局要免費送病人藥更好,也都沒話可說,但要是沒有醫師處方箋,抱歉恕不給藥。

然西學中用之後,李登輝式的「醫藥分業」就完全變質了,醫師失去了調劑權沒關係,但藥師依然擁有處方權,而且不必像醫師一樣必須受醫師法第十一條的拘束(醫師法 11 條 第一  醫師非親自診察,不得施行治療、開給方劑或交付診斷書)。也就是說醫師沒有親血診療病人不能開立處方,但藥師不必,所以家人感冒生病,可以到藥房口述病情買藥,藥師神通廣大,自診斷、處方、調劑一貫作業一手包辦,連醫師都自嘆不如。原來醫藥分業的陷阱就是在這裡,醫師放棄調劑權,藥師依然有處方權---鴨嘴大夫今天的大發現,足可攙參美哥倫布的發現新大陸。

.遇還是可以找醫師問診

其實鴨嘴大夫還不會那麼小氣,那麼小心眼,誰說不給鴨嘴大夫買藥就不給您諮詢?未免太小看鴨嘴大夫了吧!所以在此仍要呼籲該患者,還是歡迎她隨時來找鴨嘴大夫懇談、哭訴、埋怨或指責,鴨嘴大夫也絕對會接受繼續教育,努力研讀最新文獻,為患者設計最先進的治療計畫,想想有時斟酌算計,必要時讓患者日服兩粒亦未嘗不可?最後患者只要繳問診費就可以了,反正就開處方箋,病人和藥師也都不需要,而醫師問診諮詢費包括衛教、心理安慰,全部只收律師的十分之一也夠心滿意足了,醫師其實也是何樂而不為?

但若一切治療成敗後果都要由醫師承擔,則患者必須要先拿到醫師的處方箋再去拿藥,到時「冤有頭,債有主」醫療糾紛樂害救濟要找醫師出面負責才有憑有據,至於要付醫師多少處方費,反正醫師公會也早有明文規定的,相信最後鴨嘴大夫也不致於會三餐不繼,足矣! (901214)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