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財團法人修法方向

前言

針對財團法人長庚醫院的轉投資,高雄醫學院附設醫院的家族化,秀傳醫院的醫療器材供應公司的利益輸送及慈濟醫院的萬年董事會,全台 52 家「財團法人」醫院吃掉健保 1441 億,長庚和慈濟醫院居然還不用繳稅。

財團法人醫院、捐錢開醫院,所以「其本身之所得及附屬作業組織所得,除銷售貨物或勞務之所得應課徵所得稅外,免納所得稅;其銷售貨物或勞務之虧損,可比照公司組織之營利事業,如符合所得稅法第 39 條但書規定,得自以後 5 年度銷售貨物或勞務之所得中扣除」。也就是說財團法人醫院除了「勞務所得」不用繳所得稅,只要把帳務做到不賺錢、甚至虧損,連那些看病的收入都可以拿來抵稅、少繳稅啦!另外還可以利用以下方式,暗度陳倉利益輸送:

第一,把錢拿來買股票,尤其是龐大的家族公司,比如說長庚醫院,長庚的錢拿來買台塑、台化、南亞、台塑化的股票,長庚自己就變成超級大的「王氏控股公司」,每年盈餘都拿來買集團的股票,所以都可以不用繳太多稅給政府、王家誰掌握長庚醫院,就等於掌握台塑集團。

第二,拿看病必吃的藥來賺錢,董事私下開人頭公司用每顆五塊錢的價格跟藥廠採購X藥物,再用十二塊錢的價格賣給秀傳醫院,所以真正賺到錢的是這家人頭公司,而不是秀傳醫院。

第三,就是拼命灌水支出,醫院最大宗的支出是人事費用佔 40%~50%,醫藥費用佔 21%~25%,剩下來的折舊、管理費用、租金、研究計畫等等就是給會計拿來作帳用的。長庚醫院全台有近萬張病床,一年健保要拿 411 億,第三大的慈濟醫院病床數不到四千張,健保費約領 134 億。結果,慈濟醫院的管理費用高達 21.92 億,遠勝長庚的 15.98 億,「水電瓦斯費」,慈濟醫院也以 2.56 億大勝長庚的 2478 萬。(2015-03-02https://goo.gl/KGplxv

. 比較各版本修法案

醫療法修法修法重點有三大目標,一是「加強公共監督、終結萬年董事會」要加強醫療財團法人的公益性、二是「財務資訊透明公開」,避免家族化,利益輸送營運收入轉投資、三是「擴大社會公益投入」強化法人社會公益責任一是,盈餘需要先用在員工待遇跟補充人力短缺。

().衛福部版本為主

行政院會106-04-06通過「醫療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衛福部表示,醫療法人具有高度公益性質,其法人治理及財產使用方式的良窳,對於整體社會環境影響甚鉅。為使醫療法人治理及財產使用健全發展,並建構良好醫療法人法制環境,因此擬具該修正草案。該草案修正要點如下:

一、為避免醫療法人董事長利用職務之便於不同醫療法人間從事不正之利益輸送,並強化財務、業務監督功能,提升法人治理效能,定明同一人不得同時擔任醫療財團及醫療社團法人之董事長或二以上醫療財團法人之董事長、醫療法人應設置監察人、監察人不得兼任同一醫療法人之董事或職員及醫療財團法人之監察人相互間、監察人與董事間親屬關係之限制。(修正條文第33條)

二、為求監督管理之一致性,維護醫療法人之獨立性及公益性,定明達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一定規模以上之醫療財團法人,應置公益監察人一人,並增訂中央主管機關就醫療法人章則、捐助章程及組織章程訂定相關準則之依據。(修正條文第33條、第42條及第47條)

三、為合理規範醫療財團法人之動產捐贈,定明醫療財團法人對外捐贈動產達一定數額或比率者應報經核准。(修正條文第36條)

四、為免醫療法人名稱相混淆,增訂醫療法人不得使用與其他醫療法人相同或易於使人誤認之名稱。(修正條文第40條)

五、為健全醫療財團法人治理,避免形成「萬年董事長」現象,定明醫療財團法人董事長連選連任以一次為限,另為強化醫療財團法人之治理效能,爰將「社會公正人士」及「員工代表」納入其董事會成員。(修正條文第43條)

六、為彰顯醫療財團法人之公益性並促其善盡社會責任,就其提撥年度結餘辦理有關社會服務事項之提撥基準,由「醫療收入結餘」修正擴大為「收入結餘」,並增訂醫療財團法人應以其當年度未受限之稅後盈餘優先辦理提升員工薪資待遇及補充短缺人力之規定。(修正條文第46條)

七、為強化醫療財團法人之資訊公開透明,定明醫療財團法人應依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方式,主動公開其章則、捐助章程及年度財務報告等事項。(修正條文第46條之1

().醫改會版本

針對醫療法§46提撥基礎兩個改變:當年度→前年度、醫務收入結餘→未受限稅後餘絀針對員工加薪條款(或稱搶救血汗醫護條款)提撥金額,以未受限稅後餘絀前10名醫療財團法人(含所有8家醫學中心)為例:

1.      以長庚為例,若依照醫改會版條文通過後,則長庚105年有102億的未受限稅後餘絀,則106年今年應依法提撥至少10億的教研金、10億的社福金,剩餘82億皆可作為員工加薪之基礎,這部分授權薪酬委員會研議後提出要拿82億中的多少%來做改善血汗醫護之建議,報請董事會同意執行,因此最多加薪幅度可達82億。

2.      以長庚為例,若修法以醫界立委之版本2通過,則106年員工加薪之金額應至少5億,但也可能最多5億;若修法以醫界立委之版本3通過,因為現有的教研金與社福金規模,已超過法定20%基礎;除非縮減/排擠現有的教研金與社福金規模(但行之多年的既有社福方案或衛生教育及人才培訓計畫,豈能那麼容易說刪減就刪減),否則醫院雇主依法根本可以不需辦理員工加薪,這版本恐讓加薪條款淪為口號,看的到、吃不到。(https://goo.gl/G28VaX)

().醫界立委之版本

立法院新會期,106日立委林淑芬、陳曼麗、蔣萬安等立委及醫改會、醫護人員、財政、會計等教授等齊聚,召開《醫療法》修法工作坊。根據醫改會2017年分析,全台灣財團法人醫院的家數,僅佔全國醫院總數不到15%,但卻主宰了超過千億的健保醫院總額。這也代表我們每年所交的健保費,有近1/6進了財團法人醫院。可見財團法人醫院的發展,和全民息息相關。

1.修董事會組成法條方面

本次醫療法的重點包含:董事會增設公益監察人、員工董事,以及主管機關有權核准董事會的組織章則章程等。羅德城甚至建議,未來董事會成員要針對醫院治理業務、財務或法律等議題進修。但目前立法院及各界,對於員工董事的人數及如何選任等議題,仍有爭論。

2.修醫院盈餘管理法條方面

鼓勵醫院改善血汗醫護,進而提昇病人的就醫品質。目前醫師再進修,或醫護人員到社區的衛教宣導,甚至是低收入戶的就醫費用補貼等,常從醫院盈餘這筆錢來。因為依照現行醫療法,醫務收入盈餘部分要作為公益用途:10%以上,需用在研究發展、人才培訓、健康教育;另外的10%以上,則要用作醫療救濟、社區醫療服務等社會服務。醫改會2016年曾分析,財團法人醫院每年共撥出2530億的醫療社福公益金。

這次多位立委和政院所提的修法版本,將可能讓公益金的規模和用途,更擴大。財源上,原先以醫療收入結餘為基礎,將可能擴大成醫院總收入的結餘。這代表,除了原先的醫療收入結餘外,還將加上醫院美食街、停車場、股利收入等非醫療收入結餘。醫改會預估,這樣一來,每年約可增加818億的社福金。用途上,這筆公益金還將可能用於改善血汗醫護狀況:加薪或補人。在10%教研金、10%社福金之外,「以當年度的稅後盈餘優先提升薪資待遇及補充短缺人力。」醫改會及部分立委的修法草案指出。但醫院盈餘怎麼回歸醫護、提撥比例等,仍有爭議。

3.修罰則法條方面

對於沒盡上述公益責任的醫院,醫改會與林淑芬提出的修法草案皆主張,「要提出有效罰則才行。」且罰款則要提高為20100萬、且可連續處罰;政院版則無此罰則。

針對罰款是否過重,林淑芬回應,若醫院違反時僅被罰個5萬、10萬,但改善醫護待遇卻要花5000萬,「醫院寧可被罰,因為相對應蘿的蔔、棒子不對稱,他們也不怕。」(林怡廷《醫療法》修法,與我何干?這3點,非常有關!2017-10-08 https://goo.gl/et2Po8

. 醫療產業發展及病人權益影響

醫療財團法人修法應發揮出財團法人的立法旨意,依醫療法第三章『醫療法人』修正草案總說明:

有鑑於目前國內大型財團醫療法人常包含多數之醫療機構,擁有大筆的資產與土地,若未有嚴密的稽核機制,容易出現利益輸送或其它不法情事,故本草案首重於醫療法人之稽核控管機制,防止醫療法人資產被不當運用或甚至被掏空,致其營運狀況發生問題。本草案規劃會計、與監察人制度以期達成內部稽核,並透過主管機關之查核帳冊權、與處罰權達成外部控管,避免發生問題。

另一方面,本草案也積極引導醫療法人豐富的醫療資源投入於其他具社會安全功能之醫療相關業務,例如精神醫療機構、各類社會安養、社會照護機構、以期改善目前國內此類機構嚴重不足之狀況,並進一步明定其社會服務義務,將能對國內的社會福利帶來極為正面的影響。

本草案並明定醫療法人之董事會與各醫療機構之負責醫師間之關係,避免負責醫師受到醫療法人董事會之不當干預。(第三十一條至第三十六條) (第四十八至第五十條)

().醫療產業發展方面

1.確立醫療法人之法律上定位係法人而非單純之醫療機構

醫療法人可同時設立多個醫療機構,其組織之原則與職權,董事會之定位、與其所開設之各類醫療機構包括醫院、診所、或其他醫療機構之關係,本草案並明定醫療法人之董事會與各醫療機構之負責醫師間之關係,避免負責醫師受到醫療法人董事會之不當干預。(第三十一條至第三十六條) (第四十八至第五十條)

2.確保醫療法人的資產穩定性

以防止其資產被不當運用或甚至被掏空,致其營運狀況發生問題,故本草案明定禁止醫療法人為他人保證或借貸、或為無限責任股東,所使用之土地以自有,承租或設定地上權之工有土地為限,以確保資產穩定性。就建立醫療法人之稽核控管機制方面,本草案建立會計與監察人制度達成內部稽核,並透過主管機關之查核帳冊權與處罰權達成外部控管。(第三十七條至第三十九條) (第四十六條) (第四十七條) (第七十四條至第七十八條)

3. 財團醫療法人定位為公益性組織,同時具有稅負等優惠。(第五十三條) (第六十二條) (第六十九條) (第七十三條)

().病人權益影響

1.擴展醫療法人之執行業務範圍及社會服務義務

以導引龐大的財團醫療法人將業務範圍拓展至其他具社會安全功能之醫療相關業務,例如精神醫療機構、各類社會安養、社會照護機構、醫學研究之機構。(第三十二條第四項、第五項) (第五十二條) (第六十八條)

2.重視病患權益

例如醫療法人如有因主管機關之命令解散或撤銷許可時,明定主管機關應積極協助醫療法人將住院病患移置於其他適當之機構或另為合適之處置,以保障病患權益。(第四十二條) (https://goo.gl/kW37Dq)

. 社會公平正義的思考

從社會公平正義的思考財團法人既然有免稅的條件,又沒有賺錢的壓力,應該更能夠發揮設立的宗旨,來回饋這個社會,而不是利用財團法人的名義, 姑名釣譽,利益輸送,來做發財的無本生意。

加強監理財團法人,就要求加強董事會的治理,財務資訊公開透明,利用盈餘增設醫療器材提高醫療水準,增加員工待遇,補足短缺人力,才能達到設立財團法人的社會公益責任的目的。

其實醫院收入除了醫療收入外,尚有美食街、停車場,甚至是利息、股利等非醫療收入,例如長庚一年就可能有上百億的股利收入,國內醫院這類收入算出的結餘估有數千萬至十數億不等。

若修法要求醫院提撥社福金基準,從醫療收入結餘改成年度收入總結餘,至少可使全國社福金每年多出八億至十八億元。醫改會指出,要讓醫院把盈餘真正回饋社會,勢必得修法,要求醫院法人董事會依規模配置員工代表,參與盈餘運用規劃事務,才能讓錢用在刀口上,賺錢要回饋給醫護人員的部分,也應在法規中設立罰則。(醫改會促修法 醫療財團法人 應回歸公益初衷,2017-07-26 ,自由時報, https://goo.gl/2m8cJt)

. 建議:

().連營利事業保險公司都有投資的限制,財團法人是非營利機構,怎麼可能反而沒有限制?何況公益醫療機構的盈餘,應回饋社會,怎麼可能會有轉投資,變相洗錢成為家族財庫?

任董事設立醫療器材管理公司或是利用轉投資公司利益轉移,利益輸送。 本來要彌補健保資源的不足,就是希望能夠藉由這種非營利公益機構,貼補人員的薪資過低,醫護人力的不足,以免淪為血汗醫院,結果目前因監理不嚴,又罰則太輕,財團法人醫院反而站在營利的立場反其道而行。

().作好財團法人董事會的監理,際出罰則,甚至解散違法董事會,以免醫療財團法人變成家族企業化

醫療法第5條第2項的醫療財團法人定義為: 「本法所稱醫療社團法人,係指以從事醫療事業辦理醫療機構為目的,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登記之社團法人。」漸漸沈淪變質的財團法人也是醫療商業化惡夢的開始,財團法人變成家族投資理財的工具是官員怠惰加上力有未逮,因為財團法人的財產是屬於法人的而非投資股東捐贈人家族(醫療法第 42 條第3: 捐助人或遺囑執行人,應於醫療財團法人完成法人登記之日起三個月內,將所捐助之全部財產移歸法人所有,並報請中央主管機關備查。)捐出去了就是社會團體組織的名下,不再是家族的私有財產。何況修法前醫療法的本來就有董事會組織成員的規定,董事兼具有配偶3親等以內關係者不得超過三分之一。

醫改會董事長劉梅君指出,財團法人醫院設立時,捐贈者已享抵稅優惠,所以醫院屬於社會資產。但法規規範太鬆散,加上社會的誤解,讓醫院被視為財團財產,實質掌控或當成集團事業投資經營籌碼。難怪越來越多財團或教會爭相籌設醫院,財團法人醫院越蓋越大間。以某家「企業型」醫院為例,40年前由企業捐助1000萬元成立,如今醫院已累計超過100億元資產規模。但進一步分析醫院財務,竟有33.6億向原捐助 財團借貸之負債(佔總資產33.1%),等於是財團掌握醫院的金脈銀根。另方面,醫院一年有3.4億資金以房租、利息或外包等關係人交易,流入該財團口袋,使得當年僅捐1000萬的母企業,保證每年有上億元生意可做,投報率超高,讓外界不免有「公資源變家天下」的疑慮。(醫改會:速修醫療法!遏止「財團法人醫院」淪「財團」醫院!   健康新知 醫藥新訊,https://goo.gl/HZUVkf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