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1月5日  

 

.發現菌屍體

病人因為白帶多而來求診時,鴨嘴大夫經常會用顯微鏡檢查看看白帶找找看是什麼病源菌引起的白帶?400 倍顯微鏡下發現有一條一條的菌絲體時,就可診斷是是黴菌也就是「白色念珠球菌感染」,但當鴨嘴大夫跟患者說明這就是菌絲體時,患者大都唯唯諾諾,即使有聽沒有懂,至少也比較能夠接受十四天的抗黴療程。但有一位患者居然還因此肅然起敬,崇拜的向鴨嘴大夫說:「醫師你好厲害,連細菌的屍體都能發現出來…..,鴨嘴大夫為之啞然。

本來顯微鏡下黴菌除了可以看到菌絲體外,還會有許多孢子,可能鴨嘴大夫口齒不清,連講「菌絲體」都會誤導患者聽成「菌屍體」,想到若再講到胞子,病人鐵定又會誤會是饅頭一類的包子了,言多必失,多講多錯,所以就此打住不再多言,免得病人回去告訴老公說她陰道堣S有包子又有屍體的,不嚇死人才怪。不過鴨嘴大夫每次看顯微鏡時一想到「菌屍體」,就不覺莞爾,看病的心情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輕鬆愉快多了。(881206)

.法學界的毛毛蟲

蛻變是一種很amazing的事情,就像毛蟲變蝴蝶,很多醫學生在做實習醫生intern的時候,總像透明人一樣被大家漠視,或是覺得他又不怎麼樣出色,又沒有什麼舉足輕重,可是轉眼間他可能在各科領域中很快地就出人頭地,也當上了眼科或是骨科的主任,而且名揚國際。說蛻變就是說他們前途的變化,這麼神奇,所以當時專門欺負intern的醫師或護士,轉眼間會很驚訝地發現,當時他們所漠視的小醫生已經成長茁壯,甚至早已超出自己,獨領風騷成了高高在上的大醫師了。

今天鴨嘴大夫在學習法律中的心情,就是像一隻毛毛蟲,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甚至覺得被逼背誦法條,期末考參加筆試都有被愚弄的感覺,也不知道我們碩乙班將來需要的是什麼?要科際整合什麼?七老八十了還要背誦法條,實在相當委屈,但話說回來,也就是這個蛻變的信念,一直在支持著鴨嘴大夫。相信政大研究所畢業之後,只要專攻有關醫療方面的法律知識,反而單純多了,又可以印証三十年來的婦產科臨床經驗,相信台灣沒有幾個人可以深入到鴨嘴大夫的研究範圍內,鴨嘴大夫就這樣作著這種蛻變的白日夢,支撐著繼續上學校努力上課學習,四年來都沒有休學的念頭浮現,而且四年來,除了喪假風雨無阻從未缺席過。(890115)

.誰教她是你的病人

病人對醫師的期望相當大,所以常會碰到病人喜歡質問醫師「為什麼病都治不好?」,追根究底有時只是認知和溝通出了問題而已,醫師也犯不著和病人嘔氣---誰教她是你的病人?就像有的患者是明明半年前的白帶都治好了,現在只因打牌熬夜又發炎有白帶了,她偏譬頭就抱怨鴨嘴大夫說「怎麼白帶都沒有治好?」,難不成希望藉由醫師的一次治療之後就終身免疫,一生都不會再有白帶了?病人不但期望醫師未卜先知, 而且很難接受病情變化,在治療期間如果發現其他的合併症或譬如說沒事跑到大醫院去照一張超音波,不小心發現一顆不到2 公分的肌瘤(其實根本無傷大雅,剖腹生產手術時經常都可以看到,根本不需告知病患,製造恐怖),就會跑回來怪原來醫師算舊帳說「怎麼看那麼久了都沒有發現?,事實上只有超過3 公分以上的腫瘤才可能由內診發現,但2 公分左右的肌瘤就像身上的脂肪瘤一樣常見,2 公分的卵巢水瘤可能根本就是正常的卵巢濾泡,如果都要聞瘤色變,大概全國婦女都要進開刀房了。

話說回來有時在內診時,鴨嘴大夫意外發現患者長了一顆卵巢瘤,除了給她照超音波証實外,又分析安慰了一大堆,囑她繼續追蹤,必要時會替她轉診找鴨嘴大夫的同學開刀,衛教作了一大堆,就是深怕患者一時想不開。想不到病人的第一個反應居然都是責怪鴨嘴大夫說「給你看了那麼久,怎麼都沒有發現?,本來還因診斷高明,沾沾自喜的鴨嘴大夫頓時心情如落谷底。另外有的患者定期作了十多年的子宮頸防癌枺片檢查都是正常,這一次發現有可疑的細胞,需要她作進一步的子宮頸切片檢查,患者的第一個反應也是怪說「怎麼作那麼多次抹片都沒發現?」「怎麼到現在才發現?,言下之意,好像十年來就有癌症變化而醫師罪該萬死沒有發現出來似的。好在許多信口開罵的都是鴨嘴大夫多年老患者,病言無忌,可以瞭解實在是患者咋聽之下,心情惡劣,醫師又沒有留給她否認現實的空間,只好直接進入憤怒期,第一個當然要找最親密的醫師出氣,只要不要弄假成真跑去控告醫師延誤診斷下,只好笑罵由她了,反正醫師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誰教她是你的病人? (901020)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