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法修法換湯不換藥,一場空

醫病糾紛頻傳,立法院會1061229日則三讀通過《醫療法》第82條修正案明定:「醫事人員故意或違反醫療上必要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須負損害賠償責任,致死傷則須負刑事責任」;至於所謂「違反注意義務」及「臨床專業裁量」範圍,應以該醫療領域當時、當地的醫療常規、醫療水準、醫療設施、工作條件及緊急迫切等客觀情況判斷。 (https://goo.gl/TSpx2w) 也就是說,分項明確訂定醫事人員民事責任及刑事責任之過失構成要件及應裁量事項,並明定醫療機構之民事責任包括機構本身系統性錯誤引起之損害賠償及醫事人員之連帶賠償責任。

82條修正條文

《醫療法》第82條修正案:

「第一項:醫療業務之施行,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第二項:醫事人員因執行醫療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者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第三項: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因過失致病人死傷,以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者為限,負刑事責任。第四項:前二項注意義務之違反及臨床專業裁量之範圍,應以該醫療領域當時當地之醫療常規、醫療水準、醫療設施、工作條件及緊急迫切等客觀情況為斷。第五項:醫療機構因執行醫療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

修法旨意說明

一.    醫療行為乃醫事人員出於救死扶傷之初衷,目的為降低病人生命與身體的風險,並對社會具有公共利益。近年醫療爭議事件動輒以刑事方式提起爭訟,不僅無助於民眾釐清真相獲得損害之填補,反而導致醫師採取防禦性醫療措施,甚至導致醫學生不願投入高風險科別。

二.    為使醫事人員的醫療責任之判定明確化及合理化,爰修訂本條規定,並說明如下:

(一)修正第二項,並新增第三項、第四項、第五項規定。

(二)醫療行為因具專業性、錯綜性及不可預測性,且醫師依法有不得拒絕病人之救治義務,為兼顧醫師專業及病人權益,修正第二項民事損害賠償之要件,即以「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定義現行條文所稱之「過失」。

(三)刑法對於過失是採結果犯,但故意包括預備犯及未遂犯,非以結果犯論斷。為使刑法「過失」之判定明確化及合理化,並為避免將來本條與刑法第12條「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罰。過失行為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之適用疑慮,爰增訂第三項。至於醫事人員之故意行為,回歸刑法處理。

(四)參酌衛生福利部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第十六條:「醫事鑑定小組委員會及初審醫師,對於鑑定案件,應就委託鑑定機關提供之相關卷證資料,基於醫學知識與醫療常規,並衡酌『當地醫療資源與醫療水準』,提供公正、客觀之意見,不得為虛偽之陳述或鑑定」規定,因人、事、時、地、物之不同,醫療專業裁量因病人而異,在醫學中心、區域醫院、地區醫院、一般診所,亦因設備而有差異;爰增訂第四項,作為醫事人員注意義務的判別標準,以均衡醫療水準提升及保障病人權益。

(五)新增第五項:考量醫療環境之安全性及完善性,明顯影響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之結果;且醫事人員多屬受聘性質,所負之責任應小於醫療機構,爰醫療機構之過失責任,不限以「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為限。至於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依本條第2項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時,病人除得依本條第5項請求醫療機構負損害賠償責任,仍得依民法第188條第1項規定,請求醫療機構與醫事人員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併此敘明

換湯不換藥,回到原點

可笑的事,有些問題來了:

. 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之過失者為限,是代表重大過失才負刑事責任嗎?

第二項:醫事人員因執行醫療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者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第三項: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因過失致病人死傷,以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者為限,負刑事責任。醫界的訴求不就是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民事)責任沒有問題,但在刑事責任方面,訴求是「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

修正後第三項仍以「因過失致病人死傷,以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者為限,負刑事責任。」,不但把故意去掉,且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之過失者為限,是代表重大過失才負刑事責任嗎?根本不是。換句話說這次修法不但把全聯會念茲在茲的「重大過失」一詞摘除,而代之以「違反必要之專業注意義務且偏離醫療常規之行為」並用第二項「前項注意義務之違反,應以各該醫療領域依當時當地之醫療水準及醫療設施為斷」作為詮釋重大過失的意義,但仍語焉不詳,舉國譁然。

.其實所謂「違反醫療上必要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不就是一般過失的定義?

因為過失本來不就是注意義務的違反?而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等同是客觀注意義務方面有否達到醫護水準,且臨床專業裁量是以當時當地的醫療水準判斷,自古以來就是醫審會鑑定拿捏的重點,所以這次修法並沒有明顯達到醫界期望強調的「只有故意或重大過失為限,負刑事責任」,甚至連「重大過失」的定義都不沾邊,根本沒有任何的改變。難怪法這次務部三緘其口只會一旁偷笑,就像朝三而暮四的故事:《莊子·齊物論》狙公賦芧,曰:朝三而暮四,眾狙皆怒。曰:然則朝四而暮三,眾狙皆悅,蓋猴子們聽到每天早上可以多吃一顆橡實,都非常高興。名實未虧而喜怒為用,換湯不換藥亦因是也。

.分別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的民刑責任並沒有什麼意義?

念過法律的人都知道,「侵權行為」及「契約不履行」其實被害人原告可以主張的兩種請求權基礎。目前通說採「請求權競合說」,訴訟上可以同時主張之。依最高法院六十三年臺上字第一九八八號判決認為:「契約責任與侵權責任競合時,為求符合立法上對人身權保護之意旨及平衡當事人利益起見,應認為債權人得就其有利之法律關係而為主張。」。是醫療糾紛時病家要想獲得足夠的民事賠償金額,最好不要告醫師,尤其是醫療事故中的「系統性錯誤」時,實習醫師或住院醫師並無過失,無法成立醫師的侵權行為責任,求償無門,還不如直接依醫療契約不履行,向醫院求償,反而容易達到損害填補的目的。在日本,醫療糾紛大都控告醫院而不告醫師,正是因為要證明醫師有過失或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談何容易。

.可嘆刪掉了草案中最精華的「但屬於醫療上可容許之風險,不罰」的條文

行政院衛生署版在增訂醫療法第82條之1的草案原訂為:「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致病人死傷者,以故意或違反必要之專業注意義務且偏離醫療常規之行為為限,負刑事上之責任。但屬於醫療上可容許之風險,不罰。前項注意義務之違反,應以各該醫療領域依當時當地之醫療水準及醫療設施為斷。」

沒有把高風險科中,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風險事故(包括醫療意外及醫療不幸)責任排除在外,顯然對醫療生態的丕變,無濟於事。(下期續)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