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不是婦產科醫生太少造成的∼少子化的另類解套法

台灣新生兒人數2017年已保不住20萬大關。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最新統計,20171月至5月全台各地的生產量狂掉,比起2016年同期每個月平均減少快2千人,若趨勢不變,2017年出生人數勢必保不住往年的20萬大關。

2017年總出生人數只剩約18萬人

陸續有不少基層婦產科醫師反映生產量狂掉,20171月到5月,除了3月新生兒有1.8萬名之外,其餘各月皆在1.5萬名上下而已,比起去年同期,每個月平均少掉1千至2千名新生兒。醫學會預估2017年總出生人數只剩約18萬人,為10年來第2低,可見我國少子化的問題每下愈況。(https://goo.gl/N5dgZX)


10年新生兒每月平均出生人數統計https://goo.gl/7Jgguh

少子化最客觀的衡量指標,就是育齡婦女總生育率,亦即平均每位婦女一生中所生育的子女數的變化。根據國際標準,每位婦女生育2.1個子女數是維持替代人口的水準,但是台灣婦女總生育率卻從1950年開始一路下滑。1984年,總生育率跌破2.1人的重要關卡,敲起「人口衰退」的警鐘。2003年時,驟減至1.23人,成為「超低生育率」國家之一。2008年更來到歷史新低1.05人,勇得「生育率最低」的寶座。 低生育率最直接的社會現象,就是出生嬰兒變少了。1950年,台灣每年中出生人口的比率高達43.3‰,1970年為27.2‰,約占1951年的12強。2008年,粗出生率僅剩下8.6‰,出生數跌破20萬大關,只有198733人。 (https://goo.gl/EE3agp)

八大因素造作少子化的原因

國內新生兒人數先前在99年來到最低的16.6萬人,之後因為建國百年「催生」到19.6萬人,而在龍年龍子效應下,於101年來到最高的22.9萬人,雖然102年一度略降至19.9萬人,但之後都有20萬人以上。近3年以來,少子化趨勢明顯,新生兒人數一路由21萬、21.3萬滑落到105年的20.8萬,如果106年繼續跌破20萬大關,憂心趨勢更難挽回,將開始一路往下狂掉。經濟是很大的誘因,第一線婦產科醫師們的觀察,友善的職場環境往往左右民眾敢不敢請育嬰假、產假,不少人怕的是,生了孩子回來,工作位子也跟著沒有(https://goo.gl/N5dgZX)


近十年我國出生人數及粗出生率。資料來源/內政部製表)

我國出生人數去年已低至十八萬,當然最大的原因應該是經濟現實與社會安全制度,包括低薪、職場環境及孩子照顧及教育培育經費種種問題。北歐國家教養一個小孩直到大學畢業,只需用到可支配所得5%,台灣卻要高達66%,根源在於大學學雜費一年高達十一萬,平均每月開銷八千元,一年也要十二萬,但是台灣三十歲以下年輕人,有高達60%其每月收入不到六萬元。因此,養兒大不易,經濟負擔沉重。(https://goo.gl/noXBdJ)

所以就台灣少子奇蹟,依彭杏珠見解有八大因素是造作失國少子化的原因,包括:1.女性高學歷延後婚育年齡。2.有偶率衰退 有子率更低 。3.環境與壓力戕害不孕率。4.育兒貴,為省錢寧結紮。5.養兒不防老,自由價更高。6.無法許諾好的養育環境。7.家庭結構變,難請祖輩托育。8.群體意識改變。(彭杏珠  .遠見2009年12月號, https://goo.gl/EE3agp)

可見少子化跟沒有醫師要當婦產科醫生沒有關係,並不是產科醫生不接生所以才少子化,而是根本沒有婦女要生育才是事實上最大的問題。

生產風險救濟無濟於事∼少子化跟沒有婦產科醫師無關

本來大家都一直以為,因為生產風險太大,所以產婦不願冒險生產是一個很大的因素;加上產科執業風險高,醫療糾紛多,沒有年輕醫師人願意擔任婦產科醫師。所以台灣婦科醫學會認為,生產風險受害若能由國家負責救濟,就可以鼓勵婦女敢去生產。

所以衛生署於 101 7 5 日經行政院核定,自101 10 1 日正式開辦「鼓勵醫療機構辦理生育事故爭議事件試辦計畫」,計畫期程為101年至103 年,先試辦3 年。後來鑒於「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草案)」仍在審議階段,且醫療事故補償基金來源及估算仍需更多資料及各界共識的達成,爰擬於試辦計畫執行經驗基礎下,規劃延長「鼓勵醫療機構辦理生育事故爭議事件試辦計畫」至105 年,或至「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草案)」立法完成發布施行為止。(1030327日衛環委員會-生育風險爭議事件試辦計畫報告)。後至20151211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單獨立法的「生產事故救濟條例」,國家應承擔婦女生產風險,應已達到台灣婦科醫學會的目標。可是事與願違,其實自「鼓勵醫療機構辦理生育事故爭議事件試辦計畫」至「生產事故救濟條例」,的確大幅減少產科醫師的醫療糾紛,但生產的風險並沒有因此減少,對少子化的減少無濟於事,換句話說並沒有因而多子化,每年出生多少人一樣一蹶不振,顯然生產風險救濟對少子化其實根本無濟於事。

而且更可以知道,少子化並不是婦產科醫師的責任,雖然現在年輕人不想當婦產科醫師,是因為接生太苦太忙,也是婦產科醫師人數逐漸凋零老化的原因,問題是沒有婦女要生,要那麼多產科醫幹什麼?所以婦產科醫生減少,也是少子化的果,而不是因。

2018年台灣進入高齡社會

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定義,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達到7%時稱為「高齡化社會」,達到14%是「高齡社會」,若達20%則稱為「超高齡社會」。台灣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將由2016年的310.8萬人增加至2061年的715.2萬人。預估2061年我國每十人中有四人的年齡逾65歲,其中一人是85歲以上的超高齡老人。該報告說,台灣已於1993年進入高齡化社會(7%是老年人)2018年進入高齡社會(14%是老年人)2026年即進入超高齡社會(20%是老年人)

在扶養比方面,將從2016年的36.2%增加為2061年的94.2%2016年約每5.6個青壯年人口扶養一個老年人口,到了2061年將變為每1.3個青壯年人口扶養一位老年人口。(https://goo.gl/r493wC),且2050年台灣人口可能只剩下2000萬。逐年減少指日可待。

顯然對我國少子化的困境值得各界人士集思廣益,提供多元化的解套方式。鴨嘴大夫野人獻曝,在此提出兩個不同面向的解套建議。

想生也找不到對象生

第一個建議是找對人結婚生子。雖然有少數人結婚了不想要生小孩子,但更多的情況是有不少適婚男女很喜歡小孩子找不到對象,只能乾著急,又不能登報求偶。也就是說,有不少宅男宅女找不到好的對象結婚,雖然他們很想要孩子,所以有的人心理也急著要命,不得已就想要先凍卵再說。所以鴨嘴大夫多元化的另類想法是,如何先讓想要生育的適婚年齡曠男怨女,早日有機會找到彼此喜!歡又合適的結婚對象。尤其鴨嘴大夫從事婦產科40年來,在門診就常常看到有些女孩子,就是這麼漂亮賢淑才貌出眾,溫柔婉約古意老實,一直看到她們小姑獨處蹉跎青春,到停經年齡了都還是處女之身,這麼好的DNA不能遺傳下去,才是國家的損失。所以如何先讓這些適婚男女能夠互相碰到,彼此找到理想的來電對象,以結婚為前提的來往開始,也是一種另類的腦筋急轉彎。

開放第二胎性別選擇

另外一個少子化的另類解套建議就是有條件的開放胎兒性別篩檢,如果有條件的開放給生過兩個女的以上婦女,再懷孕時可以充許選擇性別,至少也可以多生個男生來平衡。而最簡單的做法就是開放第二胎性別選擇,只嚴格禁止第一胎時選擇胎兒性別即可。

若保守人士仍堅持墨守成規,不要忘了,大陸以前一胎化的時代,造成許多第一胎女嬰的冤死,因而男多於女,弄到現在男生太多,找不到女生可以結婚,殷鑑不遠。但我國若規定第二台以上都可以開放選擇生男或生女,有的第一胎男生的說不定也想生個女兒才不遺憾,更不必說傳宗接待觀念的人,第一胎女生時,更急著一定要有把握選擇男嬰,否則很多人沒有把握就乾脆不生了,免得連續生兩個或三個女兒,怎麼教養?同樣若過兩個或三個女兒,不准她們選擇性別生個男生,總體而言反而是造成女多於男的狀態。所以法律不必這麼固步自封,如果少子化影響到國家的安全問題,開放選擇性別讓有的家庭至少多生一個男生來傳種接代保衛國家,也比生了一個女生後不敢再生的好,事實上如果不准生兩個女孩的家庭再讓他們依計畫,有把握再生出一個男孩子的話,其實男女生的比例還是不會均衡的。不然有一天女多於男,全國國民不分男女都有服兵役的義務,到時就要靠女生加入軍隊來保衛國家了。

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全面禁止選擇胎兒性別,除了反而造成女多於男的男女嬰不平衡,也等同是間接的一胎化制度。現在大陸都發現出一胎化的嚴重後遺症了,台灣怎麼還要再走回頭路?所以政府的不當干預,反而是造成少子化更加惡化的原因,所以政府其實只需要限制第一胎不可以選擇性別之外,第二胎之後就可以開放了,相信有意生男或生女的人數自然而然就會增加。

多元化方式解救台灣少子化

結論就是少子化已經是國安問題,應該要多元化的同時進行。來解決這迫在眉睫的社會問題,尤其較人性化的彈性政策,如由公家單位出面,成立有公信力的婚友社,強調以結婚為前提,以真誠為條件,非誠勿試偽證必究,劈腿有責詐欺必告,讓曠男怨女放心交往,早日結婚生子,或開放第二胎性別篩選,才是對付少子化的正確應變之道。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