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所風險管理---櫃檯常規量血壓

2018131日過年前幾天,鴨嘴大夫碰到一位45歲的中年婦人來看診,血壓一量居然高達192/ 115毫米水銀柱mmHg,始料未及。病人只是沒有排卵亂經,月經兩個月不來而已,又不是什麼疑難雜症。

寒流來襲,雪上加霜

病人最近來看診都有常規接受量血壓,最近幾次的血壓從1053月份開始高到140/ 90毫米水銀柱,之後明顯越來越高:121170/95毫米水銀柱,124151/ 91毫米水銀柱,1221170 /100毫米水銀柱,前幾次鴨嘴大夫就叫病人去看內科高血壓或腎臟科,因為白袍高血壓最多只有增加個10毫米水銀柱,何況婦女停經前罕有高血壓的問題,但病人在迪化街作生意忙,也沒時間去看病。不料今天晚上血壓居然如此飆高,可能跟寒流來襲,溫度低到攝氏6度有關吧。報載昨天凍死53人,今天死亡人數已經超過100名,鴨嘴大夫不禁為之憂心忡忡起來。

病人又說她是騎摩托車來的,冒著寒風難怪血壓會飆到這麼高,如果等下這樣就出去,再吹上寒風一吹,保證她會腦出血腦筋斷掉中了風。所以鴨嘴大夫不治療亂經,先給她平躺臥床休息並緊急降壓後,每5分鐘量一次血壓,預定降壓後再打黃體素催經針,打完針再觀察血壓至140 /90毫米水銀柱正常以下才敢放她回去。寒流可怕,病人的高血壓更可怕,萬一病人中途出了事中風,家屬一定要追究鴨嘴大夫為什麼給她打黃體素,害她中風?鴨嘴大夫休想全身而退,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但是觀察期間,每次收縮壓一直都在170180毫米水銀柱上上下下,但病人沒有頭痛,沒有後頸僵硬,沒有頭暈,沒有任何的不舒服,只是說這幾天沒冥沒日,生意忙到不可開交,整個人都累到虛脫,感覺自己都快過勞死了,可能血壓早已高至臨界點了,也茫然不知…

家人忙到沒有時間接電話

臨危授命,鴨嘴大夫也不敢掉以輕心,見病人血壓一直居高下,她又急著要趕回去作生意,所以鴨嘴大夫堅持不要讓她一個人騎摩托車,冒著寒流回去,並且要她打電話請她的家人開車來接她回家休息,免得在路途中,血壓再一飆高恐會發生致命的危險。問題是她連續撥打了好幾通電話回家,家人生意忙到沒有人有時間接她的電話,徒呼負負。

最後沒有辦法,見她住家離診所遠,鴨嘴大夫還是要求她不要騎摩托車,然後請護士小姐送她下去替她叫車,讓她搭計程車回家,希望她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再忙了。因為已經陸續給病人吃了兩顆降壓藥,回去保暖好好休息,應該不會有什麼突發狀況,但重點是次日一定要去看高血壓的專科醫師,好好檢查一下為什麼這麼年輕會有高血壓?原則上女人未停經前有雌激素保護,少有高血壓症,病人又沒有本態性高血壓的家族史,務必要找出造成她血壓如此飆高的原因,才能對症治療。

常規量血壓,診所風險管理

所以說其實就是婦產科的病人,在櫃檯掛完號時,常規給她們量一下血壓,做個社區服務,盡一點社會責任,有時候還真可以發現一些病人隱藏的血壓問題,同時也是一種行醫風險管理。假設今天來了一位高血壓,頻臨中風的更年期病人,婦產科醫師只是為她注射兩性賀爾蒙治療她的更年期症候群的不適;萬一病人突然中風了,誰不會怪是醫生打針造成的?因為沒有證據可支持病人原來血壓就偏高,或有其他心血管的問題,出了事,不怪醫生要怪誰?

若臨櫃測量血壓太高,可先讓病人躺下來休息一下,五分鐘後再量一次,若血壓持續不下,可先予以緊急降壓,觀察血壓下降了才打針治療其主訴病情,否則寧可先按兵不動。待注射結束之後,中還要再測量血壓,正常下降了才放行,否則維持五分鐘量一次,一直至血壓正常為止。

本例患者求救家人無著,只好由護理人員陪同送上車,搭計程車回家並囑不適就要掛急診,或第二天一定要去看高血壓科。第二天一早,鴨嘴大夫再請護理人員用電話追踪問候,病人說已掛好號要去馬偕看診了,至少知道她這一夜平安無事,大才略鬆了一口氣,否則鴨嘴大夫如何證明催經黃體素與她的中風無因果關係?也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

拒絕量血壓也要註明「病人拒!」

站在診所風險管理的立場,還是有事沒事替病人量一下血壓,為了病人安危避免醫師刑責,舉手之勞還是為病人量一量血壓吧,除非病人忙到拒絕量血壓,也要在病歷上註明「病人拒!」,請她風險自負了,有的病人事業太大了,來去匆匆,忙到連量血壓的時間都沒有,寧可放棄不量,鴨嘴大夫可不敢掉以輕心,針對這些拒絕量血壓的貴婦,更要註明「病人拒!」,否則一但一針斃命又要怪東怪西,任何無因果關係的醫療行為,醫師恐怕都會牽拖到法網難逃。

只嘆鴨嘴大夫號稱五高,天天定時服降壓藥不敢怠慢,一天量四次血壓,見血壓仍隨心境起起伏伏,險象環生。貴婦雖日進斗金,事業再大錢再多奮不顧身,忙到沒時間量一下血壓,一但中風或心肌梗塞了,錢在銀行人在天堂,又有何路用?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