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生保健風險管理教戰手冊
不能把病人的煩惱變成醫師自己的負擔

2018227日,鴨嘴大夫診所來了一位初診病人,30幾歲的少婦懷孕9個禮拜,因她不想生要求做人工流產手術。基本上這是病人的自由,優生保健法的立法旨意就是在保障婦女的生育自主權,「為實施優生保健,提高人口素質,保護母子健康及增進家庭幸福,特制定本法」,理直氣壯,有何不可?

配偶無法同意

問題來了,病人又說因為她目前跟老公在打離婚官司,打了快兩年了還沒有結果,這第一涉及到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2項後段的配偶同意權問題(有配偶者,依前項第六款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配偶之同意。但配偶生死不明或無意識或精神錯亂者,不在此限),也就是說題本條第1項「懷孕婦女經診斷或證明有下列情事之一,得依其自願,施行人工流產」第6款為「因懷孕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 ,第二又涉及民法婚生子女的推定(妻之受胎,係在婚姻關係存續中者,推定其所生子女為婚生子女,民法第1063條第1 項參照)。無關道德問題,在婚姻持續中的婚生子女就必須符合優生保健法配偶同意權的規定,茲事體大。

病人說她有先去別家醫生看過,說她不符合優生保健法規定,所以請她去大醫院碰碰運氣(菜鳥住院醫師?),偏偏病人跑到鴨嘴大夫診所,碰到專攻優生保健法的法學博士,實在運氣不好。

病人有備而來

病人顯然也是有備而來,一開始就訴說她有吃過精神科醫生開的許多安神抗憂鬱的藥,婦產科醫師當然都知道這些藥對胎兒有害,病人也一再強調精神科醫生也認為最好不要生;接著病人又說剛懷孕時她有去照過腹部電腦斷層掃描CT,那累積的幅射線對胎兒更是有害,基本上這都是符合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1項第15 (一、本人或其配偶患有礙優生之遺傳性、傳染性疾病或精神疾病者。二、本人或其配偶之四親等以內之血親患有礙優生之遺傳性疾病者。三、有醫學上理由,足以認定懷孕或分娩有招致生命危險或危害身體或精神健康者。四、有醫學上理由,足以認定胎兒有畸型發育之虞者。五、因被強制性交、誘姦或與依法不得結婚者相姦而受孕者。)中的第4款(有醫學上的理由足以認定胎兒有畸型發育之虞者,而配偶條款不適用者),又因為「有配偶者,依前項第六款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配偶之同意。」,只限第六款才要配偶同意,其他五款,包括如病人所言的第四款,自然就不必配偶簽手術同意書了。

婦產科醫師悲天憫人,古道熱腸

婦產科醫師大多忠厚老實悲天憫人,而且耳根子很軟,既然合法怎麼可能會拒絕病人?當然是古道熱腸見義勇為,從來沒有想過叫病人先開一張醫師診斷書證明她有服過什麼藥物或照過腹部電腦斷層掃描,就全盤接受病人如此無奈的遭遇及苦衷。不論病人可能是高人指點,或是法界高手,重點是醫生相信病人不會騙他,但是檢查官卻不相信醫生不會騙他,等到醫生想到要求病人拿出證據解圍的時候,病人兩手一攤說,她根本沒有照過X光也沒有吃過什麼藥,人工流產的目的達到了,就不關病人的事了。

不僅於此,碰到古意的婦產科醫師,連未成年少女告訴醫師說她是「因被強制性交、誘姦而受孕者」(第5款前段),也信之鑿鑿,馬上義憤填膺一口答應仗義執言,打抱不平安排替未成年少女人工流產,強制性交是真是假或有否報案單都不追問,到時檢察官要被告醫師提出證據時才知上當了,只要乘乖乖俯首就擒,比比皆是,信不信由您。

誰會相信意圖營利的墮胎犯罪嫌疑人您?

可嘆鴨嘴大夫生性多疑,又是浸淫醫事法學二十年的法學博士,心中不自覺就浮上許多問號?第一是病人怎麼知道有醫學上理由就可以不必配偶同意?第二是病人真的有服精神科用藥及照CT嗎?第三是病人服用什麼藥物?真的對胎兒有影響嗎?因為優生保健法施行細則12條:「本法第九條第一項第四款所稱足以認定胎兒有畸型發育之虞之醫學上理由,其範圍如附件三。」而附件3的內容都是正面表列,如一、關於母體者 () 化學因素:如孕婦服用沙利竇邁度或誤食多氯聯苯等。 () 物理因素:如因診療需要接受過量之放射線照射等。 () 生物因素:如德國麻疹病毒、小兒麻痺病毒之感染等。也就是說,如果用藥不是使用沙利竇邁度或多氯聯苯這兩種?如果診療需要接受之放射線照射沒有過量?被告醫師要如何舉證讓法官相信這些醫學理由「足以認定胎兒有畸型發育之虞」?可能就難如登天了!

最大的關鍵是,檢察官大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怎麼可能會相信被告醫生講的話不是推託之詞?何況不證自己罪,被告當然是辯稱自己沒有違法,檢察官怎麼會輕易相信狡猾的醫師一面之詞?

刑法墮胎罪是公訴罪

最後的結果就是被告醫師刑法的第290條第1項「意圖營利墮胎罪」:「意圖營利,而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百元以下罰金」。

最可怕的是墮胎罪還是公訴罪,就算病人說大家不要講出去,神不知鬼不覺不要給她先生知道就好了,問題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追訴期是十年,十年之中被告醫師天天都要戰戰兢兢,因為不知道那一天被檢舉爆發的時候,不論是病人通姦罪被對方徵信公司揭發,或是變成對方離婚訴訟的勝訴要件,最後都一定要醫生出庭當證人,病人再怎樣也只能表達歉意及愛莫能助,因為檢察官另案依「意圖營利墮胎罪」起訴,一點都不手軟,醫師至少是要判刑六個月緩刑二到三年跑不了。

不敢說的祕密

不過事情也並不是真的那麼絕望,鴨嘴大夫曾碰過一位開朗的病人女兒,因為未成年,她又不敢跟她母親招供,結果鴨嘴大夫無法替她施行優生保健。見鴨嘴大夫有點沮喪歉疚,病人居然還反過來安慰鴨嘴大夫說,假如她不完全流產了或找密醫弄不乾淨到發炎了,醫師就可以替她清理了吧!令鐵石心腸大人聞之,不只心酸,簡直是無地自容。

相同的情形類推適用,若是這位兩難的優生保健棄兒病人,是因為陰道大出血不完全流產而有生命危險時,鴨嘴大夫是建議她馬上去醫學中心掛急診,就可以當場做治療性的流產手術清空止血,就沒有法律上的問題,但若到診所做治療性的人工流產,檢察官也很難相信這個診所的醫生不是偽造文書。

鴨嘴大夫不能說的祕密是,若病人私下違法去藥房購買墮胎藥(除了衛生官員外,青少年都知道購買門路),吃了以後出血陣痛,週數太大當然流產不全,當然要趕快掛急診清空治療,以免有生命危險,倒也理直氣壯。不過面對法學高手,鴨嘴大夫不敢造次,愛莫能助只能再三抱歉賠禮,也不敢秀出法學教授的嘴臉,懇談二十分鐘只收一般掛號費謙恭送客,不在話下。

PS個資聲明:

本專欄為婦女衛教宣傳,導正醫療觀念。文章內容包萬象,剪貼拼湊藉題發揮,非專指個人健康資訊,如有部份雷同,純屬巧合。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