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糾紛罪疑唯重,有罪推定原則(司法醫學)

法律上的牽拖一瀉千里,醫療案件法律因果關係上的謬誤,醫學邏輯的錯亂,使得醫師一但沾上醫療事故,一失足就是落水狗萬劫不復。民眾及法官馬上用放大鏡來檢視,沒有醫學知識,無法解讀醫學原理,加上自由心證,偏偏法官就是,唯我獨尊獨立審判,沒有同儕諮詢討論,沒有朝會集思廣益,又沒有實務經驗,判決結果只有獨斷獨裁(單獨裁決),就是判決錯誤也可推給上訴去救濟,不問對錯,審判沒有反省及改進機制,法官沒有實務之累積,沒有前輩之訓練,沒有上級之管教,審判者拿著尚方寶劍,彼此平起平坐不分大小,只有互相尊重互相包容,不懂司法醫學原理之下,又不能彼此切磋互相指導,閉門造車的結果犧牲的只是醫師的自由權及生命權,導致醫不聊生,萬劫不復。

那些事故不屬於醫療事故?

其實醫療糾紛時自和解、調解,至偵查到裁判時,最重要的是當事人要先能去區分醫療事故的本質是什麼?針對不同本質的醫療事故,尋求解決的方案,再來追究責任的分擔問題,才能講求合理的爭端解決方式。

首先要區分的是那些事故不屬於醫療事故?譬如說不可避免性的醫療傷害或死亡,如壽終正寢及疾病使然,就不是醫療事故,如自然死亡 natural death .自然病程 natural course。這些不屬於醫療事故,若有了傷亡還要怪罪醫生,吹毛求疵責怪醫生沒有做這種檢查,沒有做那種治療,對一個九十歲壽終正寢的老人或惡性體質,病入膏肓癌末病人,重點是做了這些檢查那些處置,對病情又有什麼幫忙?

所以中國更進一步用負面表列方式,明文規定六種不屬於醫療事故者《醫療事故處理條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三十三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屬於醫療事故:1.在緊急情況下為搶救垂危患者生命而採取緊急醫學措施造成不良後果的。2.在醫療活動中由於患者病情異常或者患者體質特殊而發生醫療意外的。3.在現有醫學科學技術條件下,發生無法預料或者不能防範的不良後果的。4.無過錯輸血感染造成不良後果的。5.因患方原因延誤診療導致不良後果的。6.因不可抗力造成不良後果的。」,直接認定不屬於醫療事故者,因而可節省不少司法資源的浪費。

醫療事故分為醫療過失,醫療意外及醫療不幸

至於醫療事故又可因有否「結果預知可能性」,及有否「結果迴避可能性」而區分為醫療過失,醫療意外及醫療不幸。

醫療過失(medical negligence)是指有結果預知可能性,又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者,但既能事先預知,而不預知,能迴避卻不去迴避,導致不良結果的發生,即所謂「應注意,能注意而未注意者」,為醫療過失。包括一.醫療錯誤案例:單純醫療技術事項錯誤,診斷錯誤,治療處置選擇錯誤。二.擅自執行醫療業務案例及三.醫院管理疏失案例。

醫療意外(medical accident)。指沒有結果預知可能性,又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不良結果既不能事先預知,又不能去迴避。包括一.疾病合併症,如小兒感冒合併心肌炎,或生產合併羊水栓塞。例如有一例12歲的小妹妹,因為感冒住進醫院,醫師診斷為感冒引起的急性胃炎,只需注射點滴,但最後卻演變為心肌炎而致命。病毒性心肌炎是一種少見的「合併症」,發生率只有14%,在六歲以下的孩童時,死亡率可高達75%。問題是病毒性心肌炎大都在感冒症狀出現以後兩三天才會突然發生,最先的徵象可能只是不整脈而已,醫師事先無法未卜先知。及二.藥物過敏反應。因個人體質使然,服用抗痙攣劑急性藥物過敏反應而引發史帝芬-強生症候群,非死即眼瞎,或因接種疫苗過敏反應猝死,或使用麻醉藥protofor支氣管痙攣致死都是醫療風險,例:如抗癲癇藥帶有 HLA-B 1502 基因的病人服用 carbamazepine發生史蒂芬強生症候群,或5歲小孩去看牙醫,注射麻醉藥後卻休克不治。

醫療不幸(或醫療災禍medical mishap)指雖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但又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包括一,醫療併發症例:女性子宮開刀有3%機率會傷及輸尿管,腹腔鏡手術有0.5%傷及血管。及二.藥物副作用,-如止痛藥會造成胃出血等。

醫療意外及醫療不幸為醫療風險

醫療意外為不可預知、不可抗力之意外或天災 acts of God,醫療意外甚至與醫療行為都完全沒有因果關係,當然是一種醫療風險。

醫療不幸雖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但行為人已盡力去避免不良結果,但最後仍不免發生,故只要醫師事先已善盡告知後同意的說明義務,即可免責。因其發生率並不高,醫療行為也符合醫療照護水準,不幸真的發生了手術合併症或嚴重藥物副作用反應,也只能稱之為一種醫療不幸,醫師已盡最大注意義務亦難豁免,也是屬於一種醫療風險。

問題是倒因為果,醫事審議委員常喜歡用醫師有沒有把病人送加護病房?有沒有輸血?有沒有給氧氣來指責醫師有過失;法官及病人家屬也愛指責醫師事先有沒有來看病人,事後有沒有來道歉,有沒有和解,來看醫師是否有悔意,來當作緩刑的參考,問題是面對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風險,能因此改變因果關係嗎?,醫師沒有悔意反而成了,醫師有醫療過失的唯一依據。

身敗名裂誅滅九族,永世不得翻身

在台灣一但發生病人傷亡就是醫療糾紛,一但發生醫療糾紛就不管是不是屬於醫療事故?或是不是屬於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風險(包括醫療意外及醫療不幸)?就都要先追溯醫生所有的應盡義務,包括說明義務,轉診義務,同同意書,甚至醫師半夜住院時有沒有來看病人,病危時有沒有把病人轉診送加護病房,連護理師有否執照?麻醉有沒有請麻醉醫師都在究責之內?最後甚至連醫師有沒有小三,祖宗八代有什麼醜聞都要渲染鬥臭,反正醫師一但發生醫療糾紛,非要把他弄得身敗名裂永世不得翻身不可。

即使追根究底,這個醫療事故不過是藥物過過敏體質所致,或是麻醉過敏引起的高熱症,根本是不可預料、不可避免的醫療意外,連藥害救濟都主動要救濟病人兩百萬了,關醫師何事?甚至疫苗過敏一針斃命,預防接種救濟都可給付六百萬了,關醫療行為何事?民眾為什麼非要用非理性的作法,追殺滅門抄家的方式來徹底毀掉這無辜的醫師當事人?其實這才是醫療糾紛最可怕的一面。

尤其媒體最喜歡補風捉影報導,製造聳動新聞,有些政治人物最喜歡搭便冒充正義使者,騙取選票,只會譁眾取寵根本搞不清來龍去脈,這些外圍分子,加上地痞流氓乘機來插花混水摸魚,醫師碰到醫療糾紛有如秀才遇到兵慘絕人寰,家努力「抄家」「滅族」,目的若是在斬草除根,以後沒有醫師敢看病了,最後是誰先毀滅,天曉得。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