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上志工醫師專案的應變之道

華航公司找上醫師公會全聯會要推動「機上志工醫師專案」,全聯會理事長、同時也是立法委員的邱泰源醫師,公開替專案做宣傳,號稱要打造更全面延伸的醫療服務(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80619/38047607),醫界人士議論紛紛,鴨嘴大夫倒也樂觀其成。

義工者就是代表採自願性質

基本上鴨嘴大夫支持邱泰源理事長推動的「機上志工醫師專案」,一樣是乘客的機上醫師,只要不事先綁約才能適用緊急醫療救護法第 14-2 條好撒瑪利亞人法旳免責保護,其他配套措施如制式免責同意書(應由家屬簽署,機長或座艙長副署),若家屬拒簽則由家屬負遺棄責任;義工醫師只要後謝,不要前金,如事後贈送不限何人使用的升等券,員工優惠券等等,總之許多細節仍應從長商議,接受會員及智庫集思廣意。

野人獻曝,鴨嘴大夫提出自己一些看法,作為醫師風險管理的藍圖,詳情亦可參考高添富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以及DRK達特高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第90~92期[風險管理講座],最重要的原則是志工醫師也要量力而為,拒絕參與超出負擔的加害給付,反而身陷法網。

日本航空公司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書

有次傳說健保署長在日航上緊急成功救人,獲得媒體表揚,日航還當場發給我國署長一紙「日本航空公司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書」內容譯文如下,其性質為賠償證明與「同意緊急醫療書」完全不同,與鴨嘴大夫的「同意緊急醫療免責書」內容迴異,不要以為有了靠山而有恃無恐。由日本航空公司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書,明顯可見無濟於事,只有醫師被告民事賠償輸了,航空公司將承擔與醫療相關的所有損害賠償,包括訴訟費用,可見根本沒有好撒瑪利亞人法旳免責保護:

「非常感謝您的合作,為我們的乘客提供醫療服務。由於飛機的醫療是在緊急情況下進行的,並且受限於空間,可用藥品和醫療設備等,因此在航空器中執行醫療的醫事人員的預期照護程度在一定程度上會減低。如果由於您在我們的飛機上進行的醫療治療,而導致任何損失賠償的索賠,日本航空原則上將承擔與醫療相關的所有損害賠償,包括訴訟費用。

(如果您受到一般責任保險的保障,並且如果保險金在日後支付,日航將承擔超過支付給您的保險金部分的損失賠償金。)   日本航空公司」

設計「同意緊急醫療免責書 」

原則上機上志工醫師探視病人後,必須簡短的先向病人或家屬分析可能的病情及危險性,並確實說明機上醫療資源不足,個人科別能力有限,最終可能導致的死亡率或後遺症,經說明且知情同意機上志工醫師照護後,需請病人或家屬簽一份「同意緊急醫療免責書」。「同意緊急醫療免責書」必須由病人或家屬簽名同意,並由機長或座艙長見證人,內容設計粗稿如下:

「同意緊急醫療免責書

本人或家屬同意OO科醫師,姓名OOO,臨時應要求照護機上急診病患OOO,本人或家屬瞭解因限於機上醫療資源不足,醫師個人能力有限,同意敦請急救醫師盡全力搶救,並依緊急醫療法第14條之22項,醫師對無法避免之傷亡後遺症,不負任何民刑責任。

病人姓名

家屬姓名,關係

見證人姓名,職務。

西元        日」

(版權所有 不準翻譯 限鴨嘴大夫電子報訂戶使用)

2013年我國通過好撒瑪利亞人法

基本上,如果是醫生機上聽到廣播,不起床來應徵ON CALL,在台灣機上是沒有法律責任,但相對的,台灣的醫療業務過失有刑民責任,無因管理也沒有免責規定,為了防衛醫療,醫師通常也都不敢輕舉妄動。直到2013年,我國才通過好撒瑪利亞人法,即緊急醫療救護法第 14-2 條第1項規定:「救護人員以外之人,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而緊急醫療救護法第 14-2 條第2項復規定:「救護人員於非值勤期間救護人員於非值勤期間,前項規定亦適用之。」

雖然有了緊急醫療法的免責之規定,但機上急診瞬息萬變,心肌梗塞可能還沒有開始量血壓病人就死掉了,即使醫師就是沒有法律責任,也要陪伴屍體去做筆錄,後續整個行程就報銷了。加上規定救護人員必須於「非值勤期間」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才能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所以若機上志工事先已跟華航綁約,就沒有此條好撒瑪利亞人法的免責保護,因為是在履約執行業務中,蓋華航給你升等坐上了商務艙,名正言順成了華航公司的隨機醫生,醫師就沒有逃避急救或相應不理的權利了。

德國法例規定:無視提供協助的責任違法

既然是志工,又沒有事先綁約,醫師聽到廣播不想起來見義勇為,有否法律責任?。如果是歐美各國的外國班機,則比照各國的民刑法律處理,歐美的緊急醫療法比台灣還完備,他們老早就有好撒瑪利亞人法的適用。在美國和加拿大是給自願向傷者、病人救助的救助者免除責任的法律,目的在使見義勇為者做好事時沒有後顧之憂,不用擔心因過失造成傷亡而遭到追究,從而鼓勵旁觀者對傷、病人施以幫助。

不過搭乘某些國家的飛機也有苦惱的時候,就是沒有不救的權利,例如義大利、日本、法國、西班牙,以及加拿大的魁北克,好撒馬利亞人法要求公民有義務幫助遭遇困難的人(如聯絡有關部門),除非這樣做會傷害到自身。德國甚至有法例規定「無視提供協助的責任」是違法的,在必要情況下,公民有義務提供急救,如果善意救助造成損害,則提供救助者可以免責。(維基百科https://goo.gl/UmMxdn )

機上廣播增加需求內容

其實機上廣播的時候,應該人性化一點,可以加一些病情的描述,增加志工的信心、勇氣及效率,譬如說廣播說:「現在有一位孕婦乘客下腹痛,可能快要生產了,機上有沒有醫生可以幫忙?」,鴨嘴大夫一定二話不說馬上跳起來幫忙因為駕輕就熟,何況如果有助產人員也可主動來幫忙,不是更圓滿嗎?另外若病人胸痛或昏迷不醒,只有等看有沒有急診科或心臟科的大醫生自告奮勇搶救,如果一再廣播表示找不到專科醫師,最後濫竽充數,鴨嘴大夫才勉強站出來做一些基本急救動作,或操作AED,好歹也比其他缺乏基本急救常識的熱心民眾,使用外行急救花招,反而進一步傷害到病人的好。

避免政治作秀還是勉為其難

尤其萬一機上有政治人物或達官顯要,為了做秀登上媒體版面,強不知以為知,專作一些違反急救常識的動作,雖然仍有好撒瑪利亞人法旳免責保護,缺乏急救常識的熱心民眾反而豁免,但站在保護病人的立場,就是婦產科醫生也好歹比這些外行人懂得急救,也不得不只好見義勇為了。

像路上看到車禍頭部外傷的病人,最忌諱把病人頭抬起來,或亂搬動病人搖晃頭部,萬一頸椎斷裂半身不隨,生不如死,何忍平白見一個病人死於政治手腕,選舉作秀,做了最壞的急救示範?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