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2月2日  

 

. 業務故意犯要加重,但過失犯應可不罰

台北市大直橋橋墩鋼筋弊案,發現業者使用的是不合格鋼筋,和原來應該使用的可焊接鋼筋不同,而這座橋樁深達76公尺,鋼筋焊接點一旦遇強震可能成為致命弱點,市政府養工處昨天進行鋼筋及混泥土取樣,六支鋼筋出爐確定有兩支不符合設計強度,據研判是供料的鋼筋公司當初蒙混其自行生產的不合規定鋼筋,所以才會有合格與不合格的夾雜在一起的情形。這種由專業人士所做的故意掉包的弊端,這種業務上的故意犯應該嚴加處置,不但其刑要加重二分之一,甚至將來如果發生橋斷出人命時,死刑侍從亦不足惜,甚至民事賠償方面,起碼要不惜讓這些黑心商人傾家蕩產,貧及五族。

由此更可以想到,業務上故意犯不但要加重,但對業務上的過失犯則不需加重刑罰趕盡殺絕。事實上人非聖賢,誰能無過,如果針對醫師這些專業人士都會犯的無心之過,再加以嚴罰,只是促使防衛醫療,對醫學的進步沒有一絲好處。當然醫療方面的故意犯如不該開刀亂開刀,不該洗腎亂洗腎,這些意圖營利的故意犯行為是絕不可饒恕的,但若對於無過失或不可抗力的個人體質過敏反應也都要論以結果責任的話(人死在你這裡,就要由你負全責),只是使醫療契約變成射倖契約而已,每個醫師執業時都要賭自己會不會發生不可抗力、不可預料的羊水栓塞、臂叢神經傷害等這些病危發生的百分率,如果像羊水栓塞症這種三萬分之一發生率的機會醫師都碰上了,只有傾家蕩產自認倒楣,甚至歇業改行了。今日醫師都要承擔醫療不滿意的後果責任,還要負擔自己的無心之過,在專業上飽受煎熬,這也是當前處理醫療糾紛最棘手的難題,也難怪現在所有大小醫院婦產科跟外科這些高風險科都找不到的住院醫師可以訓練。

我們不能太強調醫師在業務上的過失罪則,因為實質上有的民眾醫學常識很好,這些惡意的病家甚至會抱著「人死在醫院有錢拿」的心態,有可能把家人的病情拖到很嚴重的時候才送院就死,譬如說老人家生病小感冒時不給他好的西藥治療,隨便給他一些中藥補品應付應付,等到老人病得奄奄一息時才送院就醫,以加速死亡早日取得遺產,又可向醫院索賠充分發揮剩餘價值,這種凌虐老人的可能性,法學界從來沒有人加以探討,但目前這種送醫不久死亡的案例屢次發生,大家都著眼醫師救助不力,忘了家人延誤送醫是否暗藏凶機,這才是最可怕的黑幕,說該當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也不為過。(901020)

.別忘了您的訴訟權益

有下列情況應該鼓勵病人去控告下列人士:1、藥師跟你說這是事後藥,結果吃了沒有效,原來他錯拿一般避孕藥給您吃,因而吃錯了藥而懷孕了,對病人的損失將有多少?藥師至少需負民事責任或賠償人工流產費用。2、藥師說您發燒給了您感冒藥吃,結果病情加劇才知道根本是腸病毒,藥師亂給藥應可向他求償。3、藥師說賣您墮胎藥RU486,結果拿維他命給您騙您或沒有教導正確使用方法,結果導致墮胎不全,血崩發炎而不孕或子宮外孕差點一命鳴呼,不告藥師違反醫師法或優生保健法,至少也可以要求他們民事賠償。4、如果江湖術士說他的草藥可以治療癌症,結果沒有接受正統西醫治療因而延誤病情而加速死亡,如子宮頸癌零期變成第二期以上,連開刀都來不及了,這些密醫不但詐欺取財甚至因而延誤治療時機,病人就應該控告要他賠償,以免他繼續遺害社會草菅人命,或至少可以要求退錢。5、有很多人吃了腎臟病的草藥結果惡化成尿毒症,最後變成還要洗腎,受害病人只要肯提出證據就可以控告這些賣草藥的人。

現代人眼中只有醫師要負責任,許多違法藥師、藥商藥或是江湖術士,甚至電台廣播賣藥的藝人都權充醫師,濫賣藥物毒物,不但致人重傷,甚至有草菅人命之嫌,行密醫之實又不必承擔醫師責任,託大家之福遊走法律邊緣。所以應該鼓勵民眾多多以自身受害為例,檢舉控告這些只要賺錢而不負責任之不法行為。(901214)

.愛狗人士,芳蹤何處?

聽說政大有位女生每天都會定時去餵流浪狗,數年如一日,她還主動去政大附近飯館收集廚餘,來給流浪狗吃,真令人聞之肅然起敬,鴨嘴大夫真想和她見一見面,交付鉅款        托負重任給她。

一年前政大「關懷動物社」剛開始的時候,在蔡社長的領導下,活動如火如荼,但去年諸位熱愛動物的同學都已經相繼畢業了,後續同學則沒有人還有這種心境與意境再為政大狗儘一份心力去照顧,所以關懷動物社可能已自然解散無疾而終了。可嘆鴨嘴大夫每天身懷著二萬四千元捐款, 看到流浪狗實在不曉得要怎樣去幫忙牠們,連要捐款也不知道要捐給誰去換成熱騰騰的食物。觸目政大狗大多日漸老化凋零,不知這位天天餵狗的女生畢業否?不知後繼仍有人否?至少可以代鴨嘴大夫買一些狗罐頭給牠們吃,否則眼看政大狗,因為遇缺不補,都快要絕跡了,這實在是我政大愛狗人士心中最大的遺憾吧。 (91012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