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用抗生素的元兇在那裡?醫藥分業!

濫用抗生素的元兇在那裡 ?到底是誰在濫用抗生素?

美國基層醫療抗生素用得很凶

其實在美國的醫師處方,抗生素的比例高達七成以上,而且一用就是最強的抗生素如 Azithromycin絕不手軟。主要是因為美國人小感冒不會就去看醫生,大多就近買一些退燒止痛藥「泰利諾」(Tylenol)成藥,真的不行了才會去看醫師。因為都是經過篩選的病人,美國醫師也心知明亂世用重典,惡病當然就必須使用強力抗生素,自然馬上藥到病除。

在台灣,濫用抗生素的元兇在醫藥分業

在台灣醫藥分業之前,藥局早就在看病配藥,甚至打點滴,醫藥分業之後更是名正言順;從前在診所,醫師還可以診斷、處方、調劑自己來,現在醫藥分業之後醫師只能診斷處方,但偏偏不能調劑藥物,反之只有藥師可以診斷、處方、調劑一手包辦,病看不好時教病人再去找醫師收爛攤子,民眾也坦然接受,因為藥師又不是醫師。結果什麼病都用抗生素,甚至亂衛教病人不舒服時再吃一包,好了就不要吃,結果不但治療不全,而且濫用抗生素,努力在培養細菌的抗藥性。

生病,幹嘛找醫師看病?

鴨嘴大夫有一位瑜珈班同學,因為急性出血性膀胱炎而來就診,痛不欲生。鴨嘴大夫給她注射止血,消炎及長效抗生素,三天口服藥(五種藥),坐浴藥水,消炎藥膏,止癢藥膏,陰道塞劑,玲瓏滿目,馬上脫胎換骨,症狀全消,還囑她三天後回診,花了她千把元銀子。病人跑去上課時,不惜公開分享自己健康資訊,馬上有四位同學打臉她說,幹嘛去看醫生?去藥局買幾包藥吃尿尿就不會痛了,何必花錢打針?令人傻眼。

其實膀胱炎的治療療程至少要一個星期,婦女還要注意白帶是感染之源。尤其如果抗生素沒有時吃,不但無效而且會培養抗藥性,只吃二三天止痛藥或抗生素(消炎藥混淆使用),結果細菌感染發炎沒有痊癒,反而留下一個慢性膀胱炎的後遺症,要不天天頻尿不適,就是動不動一恩愛就尿尿出血送急診,反而要花更多的時間來治療慢性膀胱炎善後,得不償失。

病人診斷,藥師治療,何必醫師?

更悲哀的看病全憑患者自己旳診斷水準,在台灣醫師問病人主訴是什麼時?就是想瞭解病人的抱怨,才能解決她的問題,解除她的病痛。不過十有八九病人都是主動告訴醫師診斷:「我膀胱炎!」,「我感冒!」,「我黴菌感染!」,難怪在台灣診所醫師看沒給藥,病人就都不給錢。如今要醫藥分業,醫師負責診斷、處方、治療,醫師診查半天結果確診說她是膀胱炎,病人想我不就早知道了,還是我主訴時就告訴醫師了,憑什麼要像在美國診所看病一樣,還要付醫師診療費美金50100元?

結果是,有這樣的國民醫療常識,加上病人光憑自我診斷,以及藥師的自已處方調劑水準,抗生素想到就吃,睡太晚了或睡著了就少吃一次或二次,甚至有藥師還叮嚀肚子痛就吃,或是吃了兩三天不痛就不要吃了,根本就是共同培養細菌的抗藥性。所以不要說早期的Ampicillin抗生素,到今日的Keflex抗生素都早已無效了,臨床上醫師就都要使用第二線、第三線的強力抗生素,才能奏效。

李登輝宣布進入醫藥分業元年

在全民健保實施後兩年,開始實施醫藥分業制度。民國八十四年三月全民健保正式實施,然而,由於醫師與藥師針對藥劑權的歸屬爭論不休,再加上衛生署觀望與政策搖擺不定,一直到李登輝總統於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在藥師節慶祝大會上支持推動醫藥分業的致詞,政府才開始實施分區與分階段雙軌制醫藥分業。(http://bit.ly/2Rk1nIR)

這就是當初在匆促中,在拿了洗髮精公司一百萬的政治獻金之後,李登輝總統於1996(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在藥師節慶祝大會上,感恩圖報支持推動醫藥分業,不惜親自出席宣布台灣正式進入「醫藥分業元年」,導致如今台灣這種笑掉美國人大牙的藥師專屬的畸形醫藥分業才能混淆上巿。此壯舉,實在可比美延續1995年連戰要選台灣總統時,匆忙中推出的全民健保一樣,弄得醫界至今仍人仰馬翻遺害萬年。這兩把利刃,對於拖垮台灣醫界,貢獻良多功不可沒。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